大街上车流往来,颜溪刻意将自己卷长的头发全部收进帽子,压低了帽檐,左右瞧瞧,确定没人跟踪之后,快步迈进了一家男装店。

趁着销售小姐还没有过来,她随意拿了几件适合自己身量的衣服,猫腰钻进试衣间。

试衣间有一面很大的镜子,颜溪手里握着刚刚买来的剪刀,看着镜子里皮肤白皙的自己,心跳忍不住砰砰地加快。

整个a市,她已经没有藏身之所了,要想躲过二叔的追杀,必须从改变自己的外形入手。

她将手里的男装在自己身前比划一下,女扮男装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颜溪取下帽子,柔软的天然棕色长发有些凌乱地披散在肩上,显得清纯美丽至极。对着自己发了一会儿呆,她终于狠了狠心,执起一缕发丝,手起刀落,剪了下去。

要想活命,管不了那么多了!

接着,咔嚓咔嚓的声音不停地在小小的试衣间响起,不一会儿,地上就落了满地的情丝。

发型很快理好,颜溪拨了拨自己俏丽的短发,试着对镜子摆了两个表情——还真像是男孩子那么回事儿。

她心里挺满意,因此失去长发的难过之情也被冲淡了不少,匆匆将地上的头发收拾干净,换上她刚刚拿进来的衣服。

颜溪本就身材高挑,此刻穿着男装也不嫌肥大,倒有种干净纯真的感觉,十分养眼。

这下,二叔的人肯定认不出来了!

她拿着刚才从纪简处得来的钱买了单,售货小姐还一度觉得她是哪个明星,想要她签名。

颜溪笑着推脱,走出服装店之后脑子却飞快地转起来。

明星?刚才那位小姐的话倒是给了她灵感。她现在势单力薄,但如果真的成为明星,那么作为公众人物,不就有了影响力,可以揭穿二叔的阴谋了吗?

自己这张脸长得……应该还行吧?

心里模糊地掠过这样的想法,她脚步也忍不住往市中心迈过去。那里有一条商业街,a市最大的影视公司——‘盛笙’就位于那里。

像‘盛笙’这样的大公司,几乎每天都会举行一些试镜活动,颜溪向来都是说做就做的人,既然下了决定,马上就想去碰碰运气。

十分钟后,颜溪意气风发地站在了‘盛笙’金光闪闪的写字楼前,深吸一口气准备进去,然而——

“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

门口的保全分别伸出一只手,直接将她的去路给挡住,没什么表情,公式化的询问。

颜溪足足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这个“先生”是指她,有些懵懂地指着自己的鼻子,疑惑不解,“试镜还需要预约吗?”

保全明显见多了她这样想蒙混的人,不想多说,只是挡在半空中的手却没有移动半分。

颜溪吃了个闭门羹,心里有些气恼,但在别人的地盘也并无他法。

正当她急的团团转时,后面传来了一个带着点疏离和高傲的男音,“麻烦让一让。”

保全立刻撤了手,齐齐鞠躬,脸上的神情恭敬极了,“纪先生好。”

这么大的排场?颜溪撇撇嘴,有点不满地转过头去,结果一看清对方的脸,吓得她几乎把舌头咬掉!

——这,这不就是刚才她用刀挟持的那个男人?!

此刻他右手执着手机,表情肃然,一身白色的西装挺拔俊逸,比起之前更加风度翩然,却也更加拒人于千里之外。

她条件反射地想躲,但对方却只是不经意地睨了她一眼,神情没有半分波动,直直地往大厅里面去了。

他是什么人?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地进出‘盛笙’?

颜溪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愣住,紧接着灵光一现,脑子里像是炸开了一片烟花。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之前会觉得这个男人眼熟了!

将‘盛笙’和这张俊美无匹的脸联系起来,她立刻就明白了前因后果。

这个男人,竟然是纪简!首席影帝,公司王牌,地位极其稳固。三年前因一部偶像剧出道,因为俊朗的外形和绝佳的演技一炮而红,从此全国上下对他的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颜溪几乎眼前一黑。不明白自己到底是造了什么孽,竟然当时没有认出他来。

只是现在却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情况紧急,而眼前的男人是唯一可以帮助她进入公司内部的存在。

颜溪咬了咬牙,不顾旁人的眼光,冲上去就拉住了他的衣袖,“纪简前辈!”

纪简的身形一顿,转过头,有些莫名。

四下里一片寂静,要知道,平日里哪有人敢在纪简面前这样放肆?

颜溪却顾不得这许多,扬起一张小脸努力攒出一抹崇拜的笑容来,“前辈,是这样的,我一直都很崇拜您,所以也特别想要进入‘盛笙’和您共事。今天我终于打听到公司试镜的机会,可是却因为预约问题进不去……请问您能带我进去吗?”

颜溪心里被自己这段话恶心的不行,但为了达到目的,她也没有办法。跟陌生人赚取同情分是她玩得最好的一手牌,从来没有失效过。

她满面期待地看着他,就差挤出两滴激动的泪水。

自己还说是他的忠实粉丝呢,他应该不会刻意为难她吧?

颜溪有些紧张地盯着他的神情,然而纪简的目光只是由初时的困惑慢慢转为了清明,一针见血地将两件事拆分开来,“你崇拜我是你的事,我为什么要带你进去?”

被自己这样胡乱糅合一通,他竟然没被绕进去?

颜溪有点傻眼,眼看他的电话已经接通,他应答了两声就继续往里面走去,她心里一急,用力拖住了他的衣袖,不死心道,“作为前辈,带一带小辈对你又没有什么坏处。”

“没坏处?”纪简被她的神逻辑打败,捂住话筒转过身来,“带你对我也没什么好处吧?”

“有的!”颜溪立刻抓住了机会,真挚地看进他漆黑的眸子里,右手举起三根手指头发誓,“明星也要互相照应的是吧?我保证,只要你带我进去,不管我是否过关,我都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她发誓,她从来没有这样低声下气地发过誓!

然而面前这个男人,一看就是不给好处不可能上钩的人,不这样的话,她实在搞不定他。

果然,听到她的话之后,纪简脸上勾起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来,饶有兴趣地拍了拍她的柔滑的脸,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任何事?”

2017-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