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人熙攘的步行街,忽然一道警笛声尖锐地划破长空。

马路上,两辆黑色的奔驰速度惊人,一前一后进行着激烈的角逐,引得人连连尖叫,后面则跟着排成一队的交通警车。

“怎么办,小姐?他们要追上来了!”

司机又用力踩了一脚油门,捏着方向盘的手已经暴起了青筋。

“别慌。”颜溪抿了抿唇,将鸭舌帽又拢低了些许,只露出精致白皙的下巴,望着后视镜里阴魂不散的跟踪者,语气讥讽,“看来二叔这次还真的想要我的命……”

那声音清脆好听,即使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也不失冷静。

她眯起眼睛望着前方,忽然拍了拍司机的肩膀,“阿正,看到前面那群人没?撞过去!但别伤着人!”

“什么?小姐——”阿正吓了一跳,颜溪已经不耐烦地侧过身来,狠狠地朝左方一掰方向盘——

车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人群袭去,所有人惊叫着四散开来。

与此同时,颜溪已经迅速打开车门,一个漂亮的翻滚落了地,又不着痕迹将门带上,“全速往前开!把他们引走!”

“是!”阿正马上明白了她的用意,将车驶上正常路线,风一边飚了出去。

颜溪随机应变,立刻装出惊慌躲避车子的样子,混进人群。

混乱的行人替她争取了时间,前后不过几分钟,那辆车已经追着阿正去了。

她从胸肺间吐出一口气来,却丝毫没有放松。敏锐的眼神四处逡巡一圈,立刻锁定了一辆白色的迈巴赫,想也没想地就冲上去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动作一气呵成。

那些保镖走了,不代表就不会回来。她必须早些离开这里。

颜溪砰地一声关上门,还没回过头,就听见一个属于男人的低沉声音在驾驶室响起,带着点高高在上的傲慢,“小姐,你似乎上错了车。”

废话,她当然知道自己上错了车!

颜溪没时间跟他多扯,明白有钱人一般怕死,,咬了咬牙,从腰间抽出从不离身的小匕首,手指颤抖却迅捷地抵在了对方的腰眼上,低声威胁,“别废话,开车!”

纪简转过头去,只能看见她小巧的下巴,但腰间那把匕首却明晃晃的亮眼,一看就是货真价实。

他眯了眯眼睛,识时务地没有反抗,慢慢发动车子。

“别磨蹭……你快点!”颜溪时刻都担心着二叔的人会找回来,性命攸关时,不禁催了一句,手里的刀捏的发白,硬着头皮往前送了送。

腰部传来一阵刺痛,接着便感觉有少量液体滑下,纪简条件反射地加快了速度。

他倒没想到她还真能下得去手——这身量娇小的女人还有这种力量,莫不是逃犯吧?

这样想着,心里不禁也冷了几分,脑子里立马盘算出了应对的法子。

纪简的车技一直傲人,白色的迈巴赫刚一开上车道,就漂亮的甩尾掉头,然后立刻挂上了五档,引擎发出呜的一声,风驰电掣地往前开去。

两人一路无话,各怀心思,一直开到十字路口,纪简才懒洋洋开口,“小姐——”

颜溪不耐烦地吼过去,“我不是叫你不要讲话吗?”

纪简被噎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耸耸肩,一只手揉了揉鼻梁,“我只是想问你去哪里。”

颜溪闻言朝他看过去,眼底有抹浓重的怀疑,“你送我去?”

目光所及之处是男人高大挺拔的身材,棱角分明的侧脸和高挺的鼻梁,尤为帅气逼人。他黑色的发梢在车窗吹进的风中扬起,显得十分落拓不羁。

她一时间有些晃神,总觉得这张脸在哪里见过。

在哪里呢?她思来想去也想不出个究竟来,索性就放弃了。

现在是在逃命,她可不想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思考这些无意义的事情上。

“当然。”纪简挑挑眉,微一颔首,也不多话。

“哦。”颜溪不动声色地应了,漆黑的眼珠转了转,纤细的手指伸出,指了一条路,“从这里上高速。”

虽然他表示好心要送她,但是……鬼才信!

颜溪从小到大的经验告诉她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

谁知道他是不是想查明她的秘密住址然后再带警察来抓人?只不过,让他把自己送到安全的地方打车也是不错的。

她心里打着自己的一套小九九,手上也没松懈,依然聚精会神地看着前面的路,时不时注意一下这捡来的“司机”有没有什么小动作。

做这种威胁别人的事情,她也是第一次,说不紧张那根本就是造假。只是,为了自己的小命,她也不得不当一次别人口中的“坏人”。

“哎,前面的匝道——对就是那个,从这里拐进去,我要去城南!”路过一个减速带,颜溪突然喊了一声。这段路她走过不止八百遍,闭着眼睛都能指路。

“唔。”纪简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慢慢拐进匝道,降下车速,探寻的目光一直在后视镜若有若无地带着她。

这女人,竟然真的傻到让他把她送到家?

不得不说,她的蠢这对他来讲算得上是一件好事。

迈巴赫进了城南,又行驶了两公里。

颜溪左右望望,终于确定自己已经安全了,于是有点脱力地把匕首从他腰上拿开,挥了挥手,“就这儿了,停车。”

“你就住这里?”纪简慢慢踩下刹车,四周看看,有些难以接受。

他从来没来过这边,竟不知道S市这样的高新大市,竟然还存在着这样破旧的居民区。那些掉了皮的白墙和纠结的爬山虎,无一不在昭示这里的地位。

“是啊。”颜溪刚刚逃出生天,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慢慢把匕首收回来放回原位,挑了挑眉,“不行吗?”

“行,你高兴就好。”纪简皱着眉按下车门开关,简略地记了一下附近的地形,想快点送走这尊大神。

“乖。”颜溪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瓷白的细牙,在阳光下像是在闪光。她迈下车门,忽然又想起什么,将身子凑进去,“谢了——”

一个“啊”字被哽在喉咙里,她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手里的手机。

屏幕上,显示着“110”正在拨号中。

没想到她会回转,纪简明显被一惊,不过神情还算淡定,甚至还想努力看清她的模样。

刚才的雀跃心情顿时烟消云散,颜溪心里一急,脑子里一片空白,来不及跟他多说,当机立断地手起刀落,一个手刀精准无误地劈在纪简的肩背处!

纪简毫无防备,后脑一疼,视野便陷入了黑暗。

眼看男人高大的身形软倒在座椅上,她捏了捏拳头,努力让自己不要慌乱,兀自挂了报警电话。

目光一瞥,意外看到他搁在抽屉里的皮质钱包。

颜溪犹豫了几秒,迅速将他钱包里的所有钱拿出来,顺带将钱包扔进了垃圾桶。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必须藏在自己的住处不能被找到,经济储备一定不能缺少。

“……抱歉。”

颜溪被藏在阴影中的小脸浮上一抹愧疚,最后看了车里的男人一眼,带上车门,急急离开。

2017-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