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看到对方脸上的笑意,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说错了点什么。

她抬手打了打自己的嘴,刚想把话收回去,纪简已经大手一指定下了乾坤,“这小子还蛮有趣的,就让他跟我进去吧。”

既然纪大明星已经亲自发话,谁还敢说个不字?

门口的保全立刻齐齐往后退了一步,甚至还鞠了一躬,“请。”

颜溪深深觉得这前后待遇差别巨大,对自己抱大腿的行为很是赞同,为了面子上过得去,又冲纪简感激地笑笑,“真是太谢谢您了前辈。”说完就想自己往里面溜。

还没走出两步,衣袖就被人拽住,她刹车不及,差点摔了个跟头。

颜溪低头看去,只见对方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不偏不倚地捏在她的袖扣处,看起来力道不大,却让她动弹不得。

“想走?才带你进来,就翻脸不认人?”纪简还在讲着电话,懒洋洋地抽空看着她,眉眼间闪过一丝轻蔑的了然,一副‘早就知道你是个骗子’的神情。

他比她高出不少,气势也很足。颜溪被他盯得有些心虚,急忙后退了一步,往他后方靠了靠,干笑了两声,“我这不是帮你探探路嘛。”

其实她平日里并不是这样唯唯诺诺,只是本来就害怕被他认出,再加上欠了人情,言行举止之间自然就老实了不少。

纪简这才遂了意,微不可闻地从鼻腔里‘哼’了一声,自顾自越过她走在前面。

颜溪咬了下唇,像个小跟班似的跟在他后面,时不时好奇地四处张望。

由于位置的原因,她只能看到他的后脑勺,以及听到他讲电话的内容,“监控拍到她的样子了?那你一会儿把视频给我送过来——唔,对,鸭舌帽那个。”

鸭舌帽?!

颜溪脚下不由自主地打了个跌。听纪简的形容,他们在讨论的人必然是她无疑。

那么他刚才说什么?拍到她的样子了?如果被他看到模样,她根本无法继续待在本市。

颜溪指尖泛出些冷意来,还有点冒汗。她将拳头握紧,心惊胆战地跟在他后面,脑海里已经飞快地开始想法子。

既然已经被录到视频,那么为今之计,不能硬碰硬。她只能等他拿到视频还没来得及看这段时间,将之偷走或者替换掉!

这样虽然太过冒险,但目前看来,要想保住自己不被发现,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途径。

只是,要怎样将视频偷出来呢?

颜溪不由得犯了难,绞尽脑汁地想着对策,不知不觉已经跟着他走到了片场,一个戴眼镜的男人熟络地迎上来,对纪简打了一声招呼,“我的大明星,你可算来了,都在等你呢。”

然后他又惊奇地转头看向颜溪,像是发现了什么珍宝,双眼都在放光,“这是……?”

能和纪简这么亲昵,对方必定也是个得罪不起的人物。

颜溪急忙识时务地摆出鹌鹑状,双手交叠放在腹部,想了想又拿下来,礼貌地对对方伸出手去,“你好,我叫颜溪,纪简前辈带我来试镜的。”

她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真尴尬,刚才竟然差点习惯性地行了作为淑女的礼。虽然这礼在名媛之中很常见,但她现在毕竟是男人的身份,做出来肯定很奇怪。

戴眼镜的男人态度分外殷勤,用力握住她的手,“来试镜的?有没有兴趣让我来带你?”

颜溪懵懵懂懂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脸上保持着微笑已经快要僵住,也没有想明白到底该怎样回答。

倒是纪简发现了她的窘迫,一巴掌把男人的手拍了下来,挑了挑眉,“岑殊,不要吓到新人。再说,这是我带来的人,你又想撬墙角?”

岑殊被对他漫不经心的态度表示很不赞同,“我才是你的正牌经纪人好不好?你想转行做经纪人,我手下那么多练习生随你挑,这个外形资质不错,就让给我不行?免得让你没经验给败了。”

颜溪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一时间根本消化不了这么多信息。

这位岑殊看样子是纪简的经纪人,而大明星的经纪人竟然主动要求要带她入行?

天上掉馅饼也无异于这么回事,她心里一阵欢呼,面上不动声色地打算站到岑殊那一边去,算是默认了他做自己经纪人的事实。

然而还没等她将想法实施,纪简带着危险气息的声音便凉凉地传过来,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岑殊,“不行,总之这人是我的。刚才他还说愿意为我做任何事,不信你问他——嗯?”

说着他似笑非笑地朝这边看过来,竟是要和她当面对质。

颜溪被他那双狭长的眸子看得呼吸一窒,刚刚生出的勇气瞬间就化作了云烟,生硬地扯了扯嘴角,“纪简前辈说得对。”

他刚刚的话,是打算亲自做他的经纪人带她吗?可是听岑殊的说法,他根本就没有带过新人。自己被他领着,天知道会不会跳进火坑?

颜溪这边盘算着自己的未来,那头纪简却对她的回答满意极了,装作无可奈何的模样对岑殊摊了摊手,“承让了。”

岑殊气得翻了个白眼,不甘心地继续和颜溪套近乎,“你是来试镜的?我带你去吧。”

颜溪这才从天马行空的思绪中抽出身来,客客气气地对着他点了点头,又有点踟蹰起来,“可是,我没带剧本……”

“没带剧本?”岑殊似乎有些讶异,不过也只是一闪即逝,“我去给你拿一本。”

“好的,谢谢你。”颜溪有些赧然,这次倒是认认真真道了谢。

目送岑殊的身影消失在回廊处,她从胸腔里深深呼出一口气。毕竟没有做过这一行,还是忍不住有些紧张,鼻尖也冒起汗来。

“我看你不止是剧本没带,连演什么都不知道吧。”

纪简看她不经意地抚了抚自己的胸口,联想起和她相遇的前因后果,立刻就明白了原委。他耸了耸肩,戏谑的睇着她。

这小子应该是偶然闲逛到这里,一时兴起想来开个运,没想到还真能让他进来了。

自己的秘密被一语道破,颜溪脸色倏地爬上一抹可疑的绯红,但身在片场,依然免不了嘴硬一番,“你胡说!我、我才没有!”

“没有?”纪简脸上一副看好戏的神情,劈手拿过了岑殊手里的剧本,悠闲地裹成一卷敲了敲手掌,“既然这样,那你就和我对一场戏吧。”

2017-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