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洛璃吃痛一声,揉了揉额头,却在抬眼看见那人的面容之时有那么一刻的震惊。

“苏小姐,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纪溪扬眉梢轻挑,唇角荡漾出一抹微不可察的笑容。

苏洛璃几乎是本能的就推开了纪溪扬,因为动作幅度过大,脚踝一崴,在差点又要摔倒之时,纪溪扬眼疾手快,长臂一伸,又将她揽了过去。

看着她脸上精致的妆容,一身银白的长裙,还有脚上那么高的高跟鞋,一定是经过精心的打扮,只是参加个宴会而已,还打扮的这么美艳?纪溪扬眉心紧皱,透露出浓浓的不悦。

“请放开我好吗?”苏洛璃闷声开口,这男人身上所散发的丝丝寒气,要是再多呆一秒,恐怕会结成冰霜,况且他还是李队点名在此次任务中要她注意的人。

刚才那个撞了苏洛璃的男人站在不远处,看着眼前的场景,嘴角勾勒出一抹诡谲的笑容,但很快又被他敛了下去,轻声开口:“哥,你们认识?”

纪溪扬这才放开禁锢着苏洛璃的手臂,恢复成一脸冷漠,眼底的寒光直射向纪涵清,缓缓点头。

苏洛璃很客气的朝纪涵清微笑,说道:“谈不上认识,只是一起在一个地方呆过一天而已!”

谈不上认识?纪溪扬眼神忽的凛冽投在苏洛璃的脸上,似要把她戳出一个窟窿来,让她不由的打了个寒噤。

纪涵清露出温和的微笑,回道:“原来你就是报纸上那个说和我哥私奔的苏家大小姐苏洛璃?”

苏洛璃嘴角直抽动,这让她怎么回答?

正无可奈何间,远处来了一个黑衣保镖,覆在纪涵清耳旁轻声说了几句话,纪涵清面露凝重的瞥了眼苏洛璃,方才温和笑道:“哥,苏小姐,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们慢慢聊!”

苏洛璃在纪涵清走后,方才松了一口气,真不愧是纪溪扬的弟弟,刚才临走时那一眼神,果真是可怕的紧,直觉告诉她,这又是一个不好对付的男人。

正思绪间,耳畔忽然传来低沉的嗓音:“苏小姐,别怪我没提醒你,今天这个宴会上可谓是危机重重,你若想要达到目的,还是先练练身手吧!”

自己不就是上次在荒岛格斗输给他了吗?竟然就一直说她身手不行,还有,他怎么知道自己参加这个宴会是另有目的?难不成他真是李队口中的……

苏洛璃的眼神顿时变得凶狠起来,身形一个翻转,片刻就将原本放在手包里的瑞士军刀抵上了纪溪扬的咽喉处,美艳的红唇里吐出的却是凉薄的话语:“纪溪扬,你猜,我的手要是抖了一下,你会不会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纪溪扬朝着苏洛璃的脸上吹了口温热的气息,看着她的发丝在空中飞扬起来,眼底浸满笑意:“苏洛璃,一级警督,雷霆警队队长。”

话音刚落,纪溪扬身形一动,左手将苏洛璃狠狠的钳制住,右手猛地从她的手中将瑞士军刀夺了过来,抵在她白皙的脖颈上。

“苏小姐,你说我说的没错吧!”纪溪扬低沉的磁音伴随着他身上雄浑的男性气息缓缓吹进苏洛璃的耳畔,她小巧的耳垂上立刻漫了一层薄薄的粉色,煞是可爱。

“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苏洛璃微皱眉心,眼神凌厉。

纪溪扬冷笑一声:“苏小姐不早就调查过了吗?纪溪扬,纪氏集团的总裁,除了这个身份还有其它的吗?”

“就是因为调查不出来才更值得怀疑,纪溪扬,我希望你能珍惜现在的生活,不要试图去做一些触犯法律的事情!”苏洛璃眼神直逼纪溪扬。

纪溪扬眼尾一扬,很无所谓的对上苏洛璃凌厉的视线,戏谑道:“苏小姐这么关心我的身份,莫不是爱上我了?”这个女人竟然不相信他,他会慢慢给她惩罚。

“我……我才没有!”苏洛璃脸一红,飞快的别了过去。

纪溪扬冷笑一声,忽然凑了过去,在她小巧的耳垂上轻咬了一口,在看见她的整个脸颊都因为他的动作而染上火红的颜色,这才心满意足的放开了对她的桎梏,然后将手中的瑞士军刀重新放进她的手包里。

等到苏洛璃反应过来之时,纪溪扬已经离开她几步远的距离,只剩最后一句冷漠话语回荡在她的耳边:“谢谢苏小姐的劝告了,只是我纪溪扬,不需要!”

苏洛璃站在原地暴跳如雷,这个男人,总是将她压制的死死的,下一次她一定要讨教回来!

然而,在她不知道的背后,有一个高贵优雅的中年女人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她举起手中的红酒杯,轻轻摇晃,看着里面液体像是血液一般起舞,眼底布满笑意。

苏洛璃定了定心神,才继续往大厅里面走,却被方若澄一眼就瞧见了,然后径直走了过来,准备从背后偷偷拥住她。

多年以来在警队练成的条件反射性,苏洛璃的第一直觉就是有敌人靠近,直接毫不留情的使出了个反擒拿的姿势,一把将方若澄摔倒在地。

“哎呦!”方若澄躺在地上痛呼出声。

这个声音怎么那么熟悉?苏洛璃回过头来,在看见刚才被她摔在地上的是方若澄之后,立马就将他扶了起来。

“洛璃,你的力气可真大!”即使疼得呲牙咧嘴,方若澄还是假装调侃的语气。

“谁叫你没事在我背后鬼鬼祟祟的!”苏洛璃撇了撇嘴。

在场宾客的视线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过来,虽然大家都知道苏氏集团的大小姐苏洛璃是西点中央警校毕业的,且还是国家级跆拳道黑带六段的荣获者,但是这样近距离的亲眼见证她的身手,不免有些为与她订婚的方氏集团的二少爷方若澄担心。

这时候,方家父母和苏洛璃的父母也快步赶了过来。

方母直接就一把将方若澄从苏洛璃的手中拉离了开来,确认他并没有受伤之后,才厉声对苏洛璃说道:“洛璃,你这身手,我们若澄可不敢恭维,况且近日你和纪氏集团总裁私奔的事也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了,我看你和若澄的婚事就这样算了吧!”

“什么叫就这样算了吧!”苏母本就是个脾气火爆的人,如今见到方母这样诋毁自己的女儿,还说出要悔婚的事情,也大声回应她:“你们方家看不上我们洛璃,我们洛璃还看不上你们方家,就你们若澄这样的长相和家世,初云市一抓一大把!”

……

两位母亲就这样为自己的孩子大吵了起来,苏父和方父一头冷汗的赶紧走过去劝架。

就在两家正闹得不可开交之时,却忽然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苏洛璃这个儿媳妇,我们纪家要了!”

2017-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