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的海滩上,夕阳斜斜洒下一大片的余晖,淡黄的光晕投映在沙泥里的扇贝上,泛起鎏金般的光芒。

而在不远处的浅水滩里,正一排跪着十几个年轻的男人,他们身上统一着黑色特警服,皮肤黝黑,双手都被绑在身后,看着前方,目光坚定。

他们已经在这海边顶着烈日暴晒了一整天,好不容易熬到下午,又要经受更加残酷的训练。身后的浪潮每几秒钟就要从他们的头顶翻过一次,眼耳口鼻都被淹没在海水里,这要是普通人,可能早就承受不住这种强力的训练了。

苏洛璃同样着一身黑色的特警服,站在海滩上,眼眸犀利的观察着这几个学员的忍耐力。身旁站着她的搭档白修琦,饶是一脸温和现在也变得有些诚毅,偶尔抬手看看计时表,训练的时间又过了几分几秒。

“时间到了!”白修琦收起计时表,轻声提醒着苏洛璃。

苏洛璃只是淡淡点头,并没有任何结束训练的意思。

听见白修琦的话,其他学员都无动于衷,在他们眼里,只要苏洛璃不发话,就表示他们就还要继续训练,他们早已习惯这位女教官这几天没日没夜的魔鬼训练方式。

但是有一个学员的眼眸却微微颤动了一下,被苏洛璃敏锐的觉察到了,她走了过去,抬脚就将那个学员的身躯重重的踢在浅滩上。浪潮一波波的袭来,将她的全身都淋透了,湿哒哒的黏在她的身上,将她原本琳珑有致的身材给突显了出来,她牵引着一帮学员的目光而不自知。

“你要记住,身为一名特警,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懈怠的,要是将来让你和真正的贩毒团伙真枪实弹的干,你要是犹豫了一分一秒,错失的可是人质的生命安全,你怎么对得起这份职业,对的起自己的良心。”

“是,教官,我知道了!”那位学员大声的说着。

苏洛璃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走回了沙滩上,漠然说道:“继续训练半个小时!”

十几个学员又开始了几秒钟一次的海浪侵袭的训练。

苏洛璃站在他们面前,面无表情地继续盯着她的学员遭受着非人的折磨。

片刻,从远处跑来了一个俊美的男警员,他将原本紧握在手中的手机递给了苏洛璃,沉声说道:“李队的电话!”

苏洛璃挥手示意白修琦继续看着他们训练,便径直走到一旁接电话。

“明晚七点半,纪氏集团宴会,小苏你想办法混进去,尽量在最短的时间内排查出最新型毒品的原料在谁身上,纪氏集团的总裁纪溪扬你是要密切注意的对象!”

纪溪扬?苏洛璃的眉心微微皱起,随即又舒展开来,沉默了半晌,回道:“保证完成任务。”

回到训练场,白修琦看见苏洛璃的脸色有些凝重,便朝她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明天有任务!”

“又是近日让我们头疼的那起新型毒品案件吗?需不需要我跟你一起去?”白修琦柔声问道。

苏洛璃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心中思绪流转,才淡淡说道:“继续训练吧!”

白修琦知道苏洛璃不喜欢他过问太多关于她的事情,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了,只是视线在触及到不远处一抹白色身影时,方才开口:“洛璃,雨桐来了!”

苏洛璃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刚还在想着该怎么混进去,这不,她要的机会已经送到她眼前了。对着白修琦吩咐了几句,她就径直去往了苏雨桐所在的方向。

“雨桐,你怎么来了?”苏洛璃轻启薄唇。

“姐,爸妈回国了,他们已经知道了你那天和纪氏集团的纪总裁在荒岛上共处一夜的事情了,虽然他们并没有说什么,但是慕氏集团那边一直在跟纪家闹着要解除婚约,我有时候真的很怀疑那个慕舒缨是不是学表演的,明明那天是她把你和纪溪扬先扔到荒岛上,怎么现在反而还反咬一口。”

“雨桐你是知道的,我对这些事并不是很在意!”

“姐,你不在意,我在意啊,若澄哥哥的父母肯定也知道了这件事,本来对于你这个儿媳妇他们本来就是不很满意,现在肯定会趁着这件事情大做文章,解除你和若澄哥哥的婚约,姐,你都二十好几了,也该结婚了吧!”

“可我并不喜欢若澄啊!”

“姐,你怎么还不明白,现在所有的事情明摆着都对你不利,你怎么还有空在这里训练啊,我不管,明晚纪氏集团的宴会,你一定要给我打扮的漂漂亮亮,把那什么慕家大小姐给比下来,也让他们方家看看我姐也是有魅力的。”一口气说完这些话,苏雨桐就气呼呼的走了。

苏洛璃自从那日从荒岛上回到初云市之后,多多少少也知道她和纪溪扬在荒岛上共度一夜的事情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更有甚者还添油加醋说成了私奔,而且还是在她先勾引,而他有未婚妻的前提下发生的,她虽然也怀疑这背后是不是那些贩毒团伙的阴谋,可想着她的身份在警队档案里从未被公开过,谁又能这么有本事入侵公安系统调查到她的资料呢?

晚上,苏洛璃回了家,一个人躺在温馨的大床上,想起今天李队的话,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纪溪扬他真的跟贩毒集团有关系吗?

窗外月光皎洁,满天星辰闪耀,微风吹动枝桠,树影婆娑,窗帘拂开一个小角,淡黄的光芒投射了进来,晕在墙壁上,一片迷蒙。

苏洛璃纠结了半响,最终还是打开了床头灯,从柜子里拿出一把瑞士军刀来,细细的抚摸着,脑海里又浮现出纪溪扬修长的身影。在荒岛那日,他就是用这把刀把那条正欲袭击他们的蟒蛇给一刀割喉的。和他在荒岛上度过的那一天一夜,虽然很短暂,却美的惊心。

第二天下午,苏洛璃正准备随便从衣柜里找一件衣服换上,就被苏雨桐硬拖着去买了一件晚礼服,还做了个发型,简直是要把她盛装打扮。

苏洛璃出发之前,还是将纪溪扬送给她的那把瑞士军刀揣进了手包里,万一执行任务遇到危险,这刀也许还有用处。

今晚的宴会是纪氏集团董事长纪封严专门为他的小儿子纪涵清,担任其公司总经理所举办的。听说纪封严打小就宠爱这个小儿子,此次宴会自然是要办的盛大而恢宏。宴会在初云市最大的五星级酒店——海蓝酒店里举行,能到此的不是商界精英,就是名流政客,极尽奢华之态。

苏洛璃身着一袭银白色的长裙,脚上一双五厘米的水晶高跟鞋,摇摇晃晃的走着,这么高的高跟鞋,她还真是不习惯。正努力适应着这个步伐,小心翼翼的向酒店内走去,却被一个行色匆匆的男人给撞了个趔殂。

就在苏洛璃即将要倒地之时,却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给搂住了,接着,一阵天旋地转,她的额头重重的撞在那人的胸膛上。

2017-1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