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闹的声音一下子停了下来,众人都循着声音的方向望了过去,不远处站着一个中年女人,一袭黑色的套装裙,身材玲珑,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姿色秀美,皮肤皎好,眉间隐隐有股掩不住的英气,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已近四十岁的人。

苏母狠狠的瞪了方母一眼,眼底有胜利的神情:“我就说就凭我们洛璃这美貌,初云市哪个富家公子不会心动!”

方母气的身体都颤抖了,指着苏母却骂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方若澄瞅着自己母亲这副模样,也知道再闹下去,他和苏洛璃的婚事绝对会被母亲推掉。他好不容易才放下过去的一切,用着完美的姿态走进她的生活,怎么能就此放弃,况且失去了她,可能也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能让他如此动心了吧!

方若澄走上前去,扶住自己的母亲,劝慰道:“妈,你先消消气,想来洛璃她也不是故意的,您就原谅她吧,况且今天还是人家纪氏集团的宴会,把这件事情闹大也不好!”

方母虽然早已气的七窍生烟,但想着方若澄的话也有一番道理,便被他拉扯着走了。

方若澄走之时,还是忧伤的看了苏洛璃一眼,若是她能知晓自己一直以来的心意就好了。

苏洛璃对上他的眼神,却不敢认真去瞧。这么多年,方若澄对她的好,她都看在眼底,但毕竟自己干的是那么危险的一行,和贩毒份子做斗争随时随地都会牺牲,怎么能够轻易许诺爱。

方若澄走后,中年女人才走了过来,美艳的红唇对着苏母苏父轻启:“你们好,我是纪氏集团总裁纪溪扬的母亲,若你们苏家愿意,溪扬他会娶了你们的女儿!”

然后她又看向苏洛璃,眼尾上扬,“不知道苏小姐可愿意嫁给我们溪扬?”

还未等苏洛璃回绝,苏母就抢先替她答话了:“像纪少爷他这么优秀的一个人,我们洛璃自然是愿意的!”

苏洛璃的嘴角直抽动,她早就知道自己的母亲急切想把她嫁出去的心思了,可未想到的却是如此的迫不及待。

随即,苏母又说了一句:“洛璃,你和纪夫人好好聊,我和你爸就先到处逛逛咯!”说完,便拉着苏父走了,苏洛璃不禁扶额,她怎么会有这种父母,竟然这么着急的想把自己的女儿嫁出去!

苏父苏母走后,沈清欢的嘴角忽然勾起一抹令人为之心惊的笑容,慢慢的逼近苏洛璃的身前。

苏洛璃本能的察觉到危险,这个女人身上所散发出的冰冷气息竟比纪溪扬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她的手指紧握住手包,只要面前这个女人一动手,她就立马把那把瑞士军刀掏出来,以求自保。

沈清欢笑了笑,右手猛地探过去,将苏洛璃抓住手包的手给紧紧的按住,速度快的连她这个警队精英都拦不住。

“苏小姐,别这么害怕,我并没有想对你出手的意思,我只是对我儿子看上的人有那么一点的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人才能让他心动,现在我看到了,我很满意!”沈清欢嘴角笑意更深。

苏洛璃赶紧辩解道:“纪夫人,你误会了,我……”

话还未说完,沈清欢便打断了她:“苏小姐,整个初云市能让我开口赞扬一句的人并不多,你要学会接受!溪扬这孩子因为我的原因,从小就拒人于千里之外,自从我送他上了警校之后,才变得开朗许多,但也因为我的原因,他又不得不离开警校去了国外攻读商业,回来接手他父亲的公司!”

沈清欢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苏洛璃说这么多的话,或许是潜意思里觉得她值得信任,况且刚才她头一次看见自己的儿子竟然会对一个女人如此关注,眼底闪烁的笑意是她从未见过的,直觉告诉她,那个女人身上一定有她独特的美好。

那个慕家大小姐慕舒缨她也见过,长相家世都可以,就是那身上那一股刁蛮任性的劲让她嗤之以鼻,但是在苏洛璃的身上她却看见了曾经的自己,敏锐的眼神,与生俱来的傲气,不由得让她生出几分唏嘘之感,原来,青葱的岁月竟也离她这么远了么?

“苏小姐,希望你是那个可以陪溪扬走到最后的人!”沈清欢轻轻的拍上苏洛璃的肩膀,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凝重,而后抬起精致的高跟鞋缓缓向前走去,整个人如同骄傲的女王一般。

而此时的苏洛璃还在为沈清欢口中的“警校”两字所纠结,连她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原来纪溪扬也曾经在警校待过一段时间,难怪身手那么好。如果是这样说的话,他应该不会跟贩毒集团扯上关系啊,苏洛璃的心里忽然有丝丝的欣喜。

而此时的沈清欢还没走出几步路,就被一个中年男人给拦住了脚步。

过了半响,宴会终于算是真正的开始了,纪氏集团的董事长纪封严在众人瞩目下缓缓走上舞台致辞:“非常感谢各位能在百忙之中抽空出来参加我的小儿子涵清,担任纪氏集团总经理一职……”他的声音洪亮而沉稳,有力的回荡在大厅的上方。

苏洛璃却无心听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一边端着手中的红酒杯默默喝着,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去偷偷查看四周的动静,却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人物,难道李队的消息有误?

殊不知,她的这一系列动作都被不远处的纪溪扬尽数收入眼底,他拿着红酒杯,俊颜冷冽,邪魅一笑,魅惑人心。

这时,沈清欢也走了过来,看着纪溪扬嘴角的笑意有那么一刻的出神,许久才轻声开口:“你看上的人很不错!”

纪溪扬敛下嘴角的笑容,沉声回复道:“母亲大人是如何知道的?”

他是她的儿子,是她十月怀胎生出来的,她怎么会不懂他的心思,沈清欢瞥了不远处的苏洛璃一眼,从手包里拿出一根烟,捻在指尖,轻轻点燃,缓缓送与唇边,吸了一口,又吐了出来,缭绕的烟雾在空中飘飘扬扬,最终消散而去。

她看着那些白雾渐渐消逝在她眼前,就像握不住的时光,留不住的人,都会逐一离开,眼底忽的漫上一层灰白的哀伤。

纪溪扬看着眼前萦绕的白雾,眉心皱起,一把将沈清欢手中的烟夺了过去,扔在地上,抬脚重重的碾了上去,沉声说道:“你还要这样伤心到什么时候?”

2017-1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