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的第一缕阳光拉开了清晨的帷幕,斜斜的的映照在海面上,波光粼粼,海风袭来,泛起一片片波澜。

苏洛璃坐在海滩上,托着腮目不转睛的看着日出。以前在警校,天还未蒙蒙亮,她就起床去训练,偶尔也会在闲暇时候,瞥一眼日出美景,慰藉自己奋斗的心。饶是看了这么多年的日出,她也从来没有觉得有哪一次比这一次的日出更加美丽。

因为她的视线里忽然出现了两艘游艇,她转头去看了看身旁那个高大挺拔的男子,即使是已经在这荒岛上生活了一天一夜,他也未显疲惫神色,黑色西装上不曾沾染一丝的灰尘,整个人散发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高贵气息。他只是简简单单的站在那里,却有种逼人的气势袭来。

苏洛璃站起来身,朝着那两艘游艇的方向,使劲的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大声呼喊:“喂,我在这里呢!”

海面上,其中一艘游艇上有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正拿着望远镜四处观望,视线在触及到苏洛璃的面容之时,露出一抹欣喜,只是在看到她身旁那男人的长相时,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住了。

方若澄顿了顿,还是随手扔掉了手中的望远镜,对着旁边一个长相机灵,脸如满月的女生欣喜的说道:“雨桐,我找到你姐了!”话音刚落,船身一阵晃荡,他就猛地趴在栏杆上狂吐了起来。

苏雨桐同情的看了方若澄一眼,感慨道:“若澄哥,我终于知道这么多年,你为什么总是追不到我姐了,因为你实在是太弱了!”

苏洛璃看着那两艘游艇正向着她们所在的方向行驶过来,这才安了心,对着旁边的纪溪扬问道:“你就一点都不担心我们回去之后,你的未婚妻会跟你解除婚约!”

“正和我意!”纪溪扬看着海平面的方向,眉心紧皱,如刀削般的薄唇紧抿着。

“我回去可以帮你解释的,毕竟这误会是因我而起的!”苏洛璃继续坚持着,如果不是昨日她错把面前这个男人当成了自己妹妹劈腿的男朋友,也不会被他的未婚妻当做是小三给一棍子敲晕,和着他一起扔到这座荒岛上。

“我的事不需要别人插手!”纪溪扬神情冷漠,随即别开脸去,不再说话,空气中只剩下沉默蔓延。

苏洛璃的话语一下子哽在了那里,这个男人到底什么意思嘛,她只是好心想弥补自己的过失而已,他竟然还给她脸色看。别以为他昨天把自己从沼泽地里救出来,她就得对他一辈子感恩戴德,出了这荒岛,他们就什么关系都没有了。可不知道为何,心底竟隐隐有些失落。

两艘游艇行驶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开到了岸边,方若澄虽然早已吐得昏天黑地,脸色苍白,但还是坚持着下了游艇,直奔苏洛璃而去。

他一把将苏洛璃的头紧紧的按在自己的胸膛上,力道之大,似乎要把她永远的刻进自己的骨血里,永远也不分开。

“洛璃,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知不知道你失踪的这一天里,我都快担心死了!”

纪溪扬忽然回过头,凌厉的双眸紧紧的定格在方若澄搭在苏洛璃腰间的手,眼神凛冽。

苏洛璃感觉到来自身旁的灼热视线,不由自主的推开了方若澄,这还是她第一次在一个男人身上感受到压制的气息。

方若澄察觉到苏洛璃不同寻常的情绪,顺着她的目光望了过去,却在对上纪溪扬如刀刃般的眼神之后,大脑深处在极度颤抖着。虽然他早已不插足初云市商场上的事情,可也知道这个男人的手段是如何的残忍。

他与洛璃并不相识,可怎么感觉好像很在乎的样子,况且一同被那慕家大小姐扔到这座荒岛上的事情,绝对不是一场误会,因为时间段实在是太凑巧了。看来这背后一定有人在操控着这一切的发生,如果不是面前这个男人,就一定是他的仇家,他只祈祷千万不要牵扯到苏洛璃,不然,他绝对不会放过那个幕后主使者。

方若澄的眼底顿时闪出一抹凶狠的光芒,却被他很快敛下眼底,面上一派云淡风轻。

苏雨桐硬是挤进了苏洛璃和方若澄的中间,将他们俩硬生生的拉开了一段距离,然后戏谑道:“哎呀,若澄哥,你难道不知道我姐是个警察吗?身手那么好,怎么会出意外呢?况且昨天的新闻也说了,我姐是跟美男私奔了!”说着,还朝苏洛璃和纪溪扬暧昧的眨了眨眼睛,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苏洛璃却伸手重重的揪住了苏雨桐的耳朵,“你这个死丫头,你说,你昨天是不是又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然后诓我来着!”

苏雨桐拼命的护住自己的耳朵,痛呼着:“姐,你轻点,疼,我错了还不行吗?”

这时候,另外一艘游艇上也下来了一个男人,灰色西装,五官深邃,碧蓝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剑眉斜飞入鬓,紧抿的薄唇,无一在宣扬着高贵气息,和着这海天一色,看起来格外的如梦似幻。

苏洛璃拧着苏雨桐的手垂了下来,苏雨桐的痛呼声也哽在了喉咙里,全都屏息看着那男人的动作,原来混血儿竟是这般的好看。

希恩诺缓缓走到纪溪扬的身旁,恭敬的说道:“总裁,抱歉,来晚了!”

纪溪扬看了苏洛璃一眼,随即神情冷漠的跟着希恩诺踏上了游艇,对于这个女人,来日方才。

苏洛璃紧盯着纪溪扬离去的背影,心里竟微微有些不舍,这些百转千回的的思绪都被苏雨桐凑在她耳旁的一句话给打断了:“姐,那个人好帅啊!”

苏洛璃的嘴角直抽动,再一回头之时,纪溪扬已经上了游艇,消失在她的视线里了。

游艇上,晨曦在船身上洒下一大片光芒,淡淡光晕映照在纪溪扬的身上,整个人似是不染尘俗,海风从他的俊美的面庞上拂过,柔和细腻,如三月春水。

“总裁,您是先回纪氏集团还是去慕小姐那里?”希恩诺恭敬的问道。

纪溪扬往苏洛璃所在的游艇上瞥了一眼,这才冷漠回道:“那个人已然迫不及待要出手了,我不回家一趟怎么能行?”

希恩诺点点头,立刻会意,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问道:“既然他们已经打草惊蛇,那我们的计划是否需要提前实施?”

“静观其变吧!”

2017-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