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应所学生而且是得意的博士生,我最明显的巨变就是找我的人不但与日俱增且阶层也显著提高。刚毕业那会儿,直接认识我的亦或七拐八弯曲线救国般打听到的,不管自己是鱼儿小虾,谁都能斗胆的来求助与我。识相的,手提一两件见面礼,事毕,再约个饭局。不知礼节的,两手空空不说,连个谢字也不曾听到,更甭指望饭局了。当然,后者对我来说,这辈子也就尘埃落定了!

2002年左右的博士在社会上还是新名词,一二线的城市人听而不闻,闻而不怪!但县城以下的民众一听博士大都一头雾水,不明就里,性急的直接就问:博士是什么?他是什么职位?

大学生知道吧?点头:那当然。博士就相当于大学生的爷爷。众人皆醍醐灌耳,对我直竖拇指。哦,那你就是大学生们的爷爷?牛!来,为咱老家出了位大学生们的爷爷敬一杯!

说这番话时,是在我老家一个饭局上。这是我考上博士第一次回家,人刚到县城就被严启河同学拦截。然后,他就组织他能网罗到的一些乡镇诸侯,各大局一把手以及乡镇或民营企业家们。已经三天了,老父近在咫尺我却不能相见,天天被这些头头脑脑团团围住,宾馆酒店歌舞升平的腐败着。

就和我的家乡是日喀则一样,我的家乡在渤海湾海岸线上,属改革开放初期第一批发展乡镇企业较早的区县。当年,乡镇企业迅猛发展到勃勃生机一片繁荣昌盛时候,不但引来全国各地络绎不绝的参观者也引得党和国家相关领导人的视察和点赞。经过这十几二十多年的打拼沉淀,当年的暴发户如今都成了名副其实且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企业家。企业家们兜里自然不缺钱,他们缺的是健康,和官员一样,这些有钱有势的财神爷,整日纸醉金迷,声色车马。生命本身在于运动,而不是在于不动。而这些一日两餐被鲍鱼海参海鲜果腹的贵族们除了办公室和回家的台阶不得不亲自走上去,其他的只要是抬腿的,统统被四个圆轱辘一包到底,于是个个成为一只只白胖胖的蚕宝宝是在所难免。要是划开他们的肚腩,一准是厚得如同肥猪厚板油一样的脂肪,然后见到的依然是漂浮着厚厚油花的血液,舀掉这一层厚的油花,看到的才是稀释的鲜血。还是实习期间,当第一次看到主刀的主任熟练地划开一富翁患者的肚皮看到这一情形时,我和围观的小伙伴都惊呆了!世上竟有如此皮厚肉厚血厚之人!此后,只要看到孕妇一样的男同胞,我都一视同仁把他们当成那位患者,不敢说他们个个如此,准确率也绝对在百分之九十往上。

近几年随着养生的诞生,穷人都知道失去健康等于雪上加霜,这些“贵族”自然更晓得富翁失去健康等于一辈子白忙。于是,我这个出自本乡本土近似太医院里的博士大夫就和日出东方一样自然的受到老家权贵们的追捧!

2017-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