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盈盈眼眶渐渐猩红,双眼好似要吃人般瞪着女子,嘶吼道:“好你个林溪月!你这祸害人的妖精,你把我宫羽哥哥还来!”

上次她准备陷害林溪月被人玷污毁了她时,宫羽出现了,他滔天的怒火险些将她吞灭,不顾兄妹情让她中了自己的招,被那几个被自己喂了药的下等人毁了身,她把他们杀了,分尸,大卸八块。

她哭了很久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哥哥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她修炼了至阴至毒的武功,走火入魔导致现在一旦情绪失控便会失去理智,双眼通红的吓人。

现在的宫盈盈早已不是以前柔弱的模样,修炼至阴至毒的功法时,虽然折寿,却是实力大增。

宫羽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劲,拥着林溪月远离这个突然发疯的宫盈盈,他看见她眼睛里出现了杀意,和恨。

面对眼前这对佳人,宫盈盈满眼都是忿恨,这个女人到底哪里好!

“宫羽哥哥,我真的好痛,这里。”宫盈盈指着心口的位置,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淌,落入脚底。

林溪月发现了,她……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

这是禁忌的。

宫羽露出一脸厌恶,冷冰冰道:“就算你练了邪功,再动了不该有的念头,我也会杀了你。”他唯一的弱点就是林溪月。

曾经的他对任何人都是冷漠的,在地狱般的炼狱进行磨砺进行残酷的训练,只是为了从上千个人里厮杀活下去,他的师父告诉他无心无欲无求才能在这个世界站住脚步,这是个残酷的世界。

他无心,他冷情,他的母亲为了保护年幼的他,活活被逼死。

直到遇见她,暖了他的心,他的世界从灰色到彩色。

林溪月紧紧抓住他的袖子,有那么点不安。

她只是个医者,不会武功的医者,她不会毒,没有傍身的本领,可是她妙手回春,一双纤纤细手救了无数人,如果动物也算的话她救了无数生灵。

她从来只救人,不会害人,她的心善良又单纯。

宫盈盈红着眼,双手曲成爪子朝林溪月袭来,长发飞扬中带着一股黑气,仿佛黑暗的勾魂使,狰狞可怖。

这股力量宫盈盈是用了全力,执意要一击将林溪月毙命,速度之快在宫羽意料之外。

这个女人疯了!可恶!

来不及了,迅速将林溪月推出去,闪身往后退,但还是被击到了,一口鲜血随即从他口出吐出。

红眼宫盈盈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刺痛,看着宫羽胸前血透过衣裳湿了一片,红色的血液刺了她的眼。

滚落在地的林溪月疯了般冲到宫羽身边,泪水不停的流,心疼的快炸裂:“羽哥哥!!”

好多好多血,快,止血,林溪月掏出止血的药丸喂他吃下。

宫羽笑着对她说:“月儿,别哭,我还要娶你的,不是吗?”他笑的风华,俊美无双,可是说着说着血从嘴角溢出。

宫盈盈呆呆的看着,直到听到那句他说要娶她!呵呵……

她眼神渐渐恢复清明,杀了他做不到,自己真的那么碍事吗?真的所有人都容不下她吗?最爱的哥哥,可是他们不能在一起,不能。

她忽然发现自己没那么执着了,下辈子,不想在做你的妹妹。

她伸手,将自己的心击碎。

林溪月抱着宫羽的身体浑身颤抖,眼泪肆意的流,她捧着他的脸,哽咽着:“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你不能食言呢,羽哥哥。”

他真的不舍得,好不容易走到今天,他真的很想牵着她的手到白头。

可是好像不行了,他好像要食言了,呵呵……

“月儿,对不起,让你流泪了,不哭了,来世我们再做夫妻好不好?”他紧紧握着她的手渐渐无力。

“好,羽哥哥,你等我……”话未说完宫羽便合上了眼,那么安静,就像只是睡着了而已。

林溪月再也压抑不住,放声大哭,哭累了转头看见宫盈盈也躺在地上成了尸体,仿佛说给她听似的喃喃道:“我不恨你,因为你也只是个可怜人。”

抱着宫羽渐渐冰冷的身体,林溪月微笑着拿起匕首,上面的花纹繁琐,这是宫羽送给她的防身之物。

将匕首对着自己的心脏,结束了今生。

…………

2017-1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