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鬼门关前。

一排排长队蜿蜒没有尽头,排队的鬼魂们各个面无血色,苍白的吓人,每个鬼魂生前死状不同,吊死的鬼则双目血红,脖子比大多数的长,舌头拉的老长。淹死的则浑身湿透,衣衫不断的滴水,眼睛全白可怖。

在这长长的队伍里,有一仿若谪仙的男子站在队伍前,仿佛与周围格格不入,周围的女鬼犯着花痴围在他身边叽叽喳喳个不停。

“公子好俊俏啊,你是怎么死的呢?”女鬼甲盯着宫羽花痴道,伸长的舌头与血红的眼睛搭上那副满是麻子的脸让人作呕。

“哎呀,你别说话,把公子吓着了,公子如此俊美,看样子应该是仇杀吧。”女鬼乙满脸青紫色,说话时还口吐白沫。

“我看也像,哎哟,别挤我,你们这些丑八怪那副死样也不收收,没见公子皱着眉吗?!”女鬼丙气呼呼的推搡着围观者,奈何人太多。

有几个女鬼会意,赶紧将死相收起,继续围着宫羽叽叽喳喳。

“你们在干什么?”一声低沉的声音响起,众女鬼转头看去,一个身形倾长身着白衣头带白帽的白面小生站在身后。

“这是白无常大人。”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众女鬼立刻归位,好似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

“你们胆子大了,敢无视地府规矩,再生事端我便让你们尝尝地府的酷刑。”白无常冷哼一声,从众鬼哆嗦畏惧的目光下,走到宫羽面前。

“你可是宫羽公子?”白无常血红的薄唇轻启,白面凤眼自带威严。

“恩。”只一字,不在多语,墨色的眸里有一丝哀伤挥之不去。

“你倒是走了好运,随我走吧,不必排队了。”白无常将宫羽拷着手腕粗的脚链断开,后面的人脚链立刻与前面的人连在一起。

“不走。”宫羽微怒,却又什么也做不了,“我要在这儿等我的月儿。”

“呵呵,你说的是林溪月?”白无常不以为意,拽着宫羽往前走,边走边说:“你等不到了,她也死了,马上要投胎了。”

“你……你说什么?月儿死了?她不可能……怎么这么傻,你休要骗我,我死在她之前怎么一直没看见她?”宫羽愣了愣,随即摇了摇头。

白无常说起慌来自己都信了,继续忽悠道:“林溪月有特权,所以提前安排她投胎转世。”

宫羽甩不开这个拥有异于常人力量的白无常,冰冷的双眼直视白无常:“你要带我去哪里!”

白无常冷哼一声:“废话那么多,去了就知道。”

一座华丽宫殿前,白无常将宫羽带到殿内,毕恭毕敬道:“七公主,人已带到。”

宫羽一头青丝披散而下,盖住了那俊美的脸庞,浑身散发着冰冷的寒意。

“劳烦你了,先退下吧。”一声宛如泉水叮咚的嗓音响起,异常好听。

“是。”白无常躬身退下,却在宫羽耳边留下一句:别答应公主。

宫羽低垂着头,双拳紧握。

“羽公子,请坐。”七公主罗云裳款款落坐首位,并请宫羽入座。

“公主请宫羽来是为何?”宫羽的声音透着冰冷。

罗云裳玉面染上桃红,轻柔道:“我要你娶我。”

她看上他了,从他出现那一刻开始,她的眼里都是他的模样。

“公主请自重!”宫羽想要起身,却发现无法动弹。

“呵呵,是吗?”罗云裳不急不躁,举着酒杯走到宫羽面前,“如果让你喝下孟婆汤呢?”

一碗孟婆汤,能够忘却前尘往事,记忆灰飞烟灭。

“公主让我想起一个人,令我恶心不已。”这种女人手段卑劣,让他恨不得掐死。

“对了,我想让你看一个人,让你心甘情愿的喝下这碗孟婆汤。”

不安开始在心里乱串,直到看到被鬼差压上来的林溪月,宫羽的心隐隐作痛。

他细心呵护,捧在心里宠爱的女子,此刻黑发凌乱,胸口血红的口子仿佛要割裂他的心。

“月儿!”原本动弹不了的他硬生生挣脱了束缚,狼狈的奔到林溪月身边,心疼的快要不能呼吸,轻抚她的脸庞。

“她只是睡着了而已。”罗云裳一挥手,便见林溪月悠悠转醒。

“月儿,我的月儿真傻……”宫羽推开鬼差,紧紧抱着林溪月。

林溪月双目清明,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不敢置信他真的在她眼前,那个谪仙般的男子满是狼狈的样子。

“羽哥哥……”声音沙哑,一开口自己都吓一跳。

“够了,宫羽,你不喝我就让她喝吧。”罗云裳勾唇一笑,宛如冰冷的毒蛇,令人心惊。

2017-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