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正浓,宁静的夜晚寒露深重,一对佳人静静的席枕而睡,男子拥着怀中的女子,在额头落下深情一吻。

女子像是心事重重般眉头紧锁,对着男子呢喃:“羽,我们真的可以脱离那里吗?他们会不会追过来?”

男子墨色眼眸温柔的注视怀中女子,安慰着她:“该解决的人已经被我清干净了,不会有人发现的。”为了她,舍弃有血缘关系却冷血的家族又如何?那些人城府太深了,那么单纯的她真的会被吃的一干二净。

他为了保护她,两人隐居山林,建了一座竹屋,相安无事的过了几天和平的生活。

然而打破这和平生活的一天很快到来了。

这天,女子踏着欢快的步伐,手揽小竹篮,在男子深情的注视下走向树林中采草药,女子学医十载,采草药制药是她的乐趣,是为了救人也是因为林中经常有小动物受伤,同情心泛滥的她着实不忍心。

今天有一只小鹿腿受伤了,是女子发现的,碍于前阵子药草用的差不多了,女子再三要求下不用男子作陪独自进树林采药,男子悄悄隐在后面保护她,树林中虽说没有凶猛的野兽可是也有蛇的,他非常不放心。

女子采药中不小心被一锋利的叶子割破手指,葱白的手指瞬间划出一道血痕,男子一见顿时心疼不已,匆忙从树上飘落到她面前,捧着她受伤的手说道:“怎么这么不小心,以后我替你采草药,别再自己亲自动手了。”完全命令的语气,不容她辩驳。

女子低吟浅笑,黑亮的眼睛似璀璨的星星般纯净看着男子:“无事,这只是普通的叶子,只是比较锋利,我刚刚闪神了才破了手,羽你不要这么担心。”

男子皱着眉头瞥了一眼那个肇事的叶子,上面沾着她的血液红的刺眼,一怒之下将叶子一一清除,所有看似有危险的他都替她清理了个干净。

女子在一旁笑的纯净美好,将手指敷着药草包扎了起来,娇嗔道:“羽,一点小伤,你干嘛残害这些无辜的小草。”还好只是毁了些锋利的草,这些草无害但容易伤人。

可是,这样美好的时光总是特别短暂,这老天说变就变,刚才还晴空万里,现在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慢慢到倾盆大雨,只一刻钟的时间,男子拥着女子快速离开朝竹屋而去。

男子淋了一身的雨水浑身湿透,而女子身上却只沾了几滴,可见他将她保护的很好,女子满眼担心的替他宽衣,将湿的外衣褪下便顿了一下,羞涩道:“羽,我先去给小鹿医治,你自己去温泉洗洗去,免得感染伤寒到时还得照顾你这个病患。”虽然两人很是恩爱,可是他们还未成婚,到现在也只限制在拥抱亲吻,并未行夫妻之实。

好羞涩,刚刚给羽脱衣时心里竟然跳动的厉害。

男子勾唇一笑,声音拂过女子的心田,荡漾不已:“月儿,待一切事情结束后,我娶你,做我的妻。”

女子脸上火烧火燎,烫的脸蛋红扑扑的,转身出了屋子,奔向后院。

女子手脚麻利的将小鹿受伤的腿上伤口处理好,包扎一气呵成。想起深爱的男人刚刚说的承诺,不由得嘴角扬起一抹极浅的笑,并在脑海里脑补以后幸福美满的生活。

当你以为生活就这样平静的美好时,总有人会看不下去。

当这对眷侣在晚膳时,来了个不速之客,带着愤怒的质问:“好一对神仙眷侣啊!呵呵呵,宫羽哥哥,这就是你要的吗?”一身蓝色裙衫的女子突兀的出现了,语气中透着受伤,她喜欢了十年的男人,像谪仙一样的宫羽哥哥,竟然爱上一个平凡又蠢的丫头,还为了她背离家族,那个女人只是个女医,他们家族御用的医者,凭什么!

“宫盈盈,我只说一遍,离开这里,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一个靠着卑鄙手段爬上他爹床上并占了后院一席之地的侍女所出的女儿,他还不放在心上。

“你不怕我告诉父亲你们在这儿吗?呵呵……”宫盈盈笑中带泪,是的,她十年前三岁时爱上了这个大她五岁的同父异母的哥哥,很可笑,可是她得不到,也不允许别的女人窥觊她的宫羽哥哥!

女子在一旁默默的站着不出声,她知道在那里她的身份很卑微,却何其有幸得到他的爱,要不是他们用了各种手段为了铲除她,她也不会伤心离开,毕竟她的祖父开始就一直在那里为宫家效忠,她不像沦为政治的牺牲品,不想代替宫家小姐出嫁给别人!

这个男人心疼了,带着她逃得远远的,说:“那个家不要了,有你在便是家。”

他,如谪仙一般俊美的男人,却说爱上她这个平淡的女子,他总是暖着她的心,真好。

2017-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