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了?”

姜媛愣了下。

她费尽心思的说了这么多,陆星伶就……这么的平静?

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一般,让她深感无力。

陆星伶抿了口红茶,热腾腾的水雾让她的面容有些模糊,却依旧能看出水雾下清丽的容颜。

未施粉黛仍美得不可方物。

就是这张脸,让姜媛嫉妒的眼红。

心脏好似被一双大手狠狠撕裂,痛的陆星伶呼吸都疼。

她面上不显露分毫,神色淡淡的看向姜媛,轻飘飘的几句话却让姜媛气的面容狰狞。

“姜小姐,这孩子也是一条生命,我不会劝你打掉,不过还是请你想清楚要不要生下来,毕竟我是夜寒明媒正娶在民政局领了结婚证的,而姜小姐……”

她淡然一笑,声调转冷。

“无论从道德层面还是法律层面来说,你都只是小三,你肚子里的孩子,是私生子!”

在沈家再如何卑微,但在外边,陆星伶有属于她的自尊。

话落,无视姜媛狰狞丑陋的嘴脸,陆星伶起身拿包离开。

“陆星伶!你个贱人!”姜媛拿起面前还冒着热气的咖啡杯就朝陆星伶扔了过去。

清脆的响声在安静的咖啡馆尤其响亮,黑色的浓咖啡洒了一地。

姜媛呼吸急促,胸腔上下起伏,尖细的美甲深深陷入掌心的肉中,一双淬了毒的眼死死的盯着陆星伶离开的方向。

陆星伶,我不会放过你的!

只有她姜媛,才配成为陆家的太太!

姜媛调整了下,拿出手机快速拨了个电话过去。

“夜寒哥,我想你了,你今晚来陪我嘛……”

……

出了咖啡馆,陆星伶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心中的弦终于断了。

姜媛怀孕了。

她和沈夜寒结婚三年他都没看过她一眼,就连回别墅的次数都寥寥无几。

外界多番传言沈夜寒有了新欢她都假装不在意,因为她知道,沈夜寒是没有心的人,如今,姜媛竟然怀上了沈夜寒的孩子。

双腿灌了铅般的沉重,大脑一片混乱,她跌跌撞撞的上了车,抱着膝盖蜷缩着,心里的苦涩蔓延开,眼眶酸涩的厉害,却没有一滴眼泪。

姜媛在外边呆呆的不知坐了多久,才拿出手机拨通了沈夜寒的电话。

她要亲口确认。

那边似乎在忙,久久未曾接通。

就在姜媛要挂断的时候,电话忽然接通,好似只是不小心触到般。

“夜寒,我……”

电话那边忽然传来刺耳又熟悉的声音。

“嗯……夜寒哥,你轻点……”

身体一僵,全身的血液都在逆流。

她只感觉身体不断下坠,最终坠入一片深渊寒潭,浑身冻得瑟瑟发抖。

陆星伶脸色苍白,最终不知是怎么回到别墅的。

刚到别墅,头顶就传来沈夜寒母亲尖锐的声音。

“做什么亏心事了大白天的脸跟个死人似的?去把热水端过来,给我泡脚。”

陆星伶眸子暗了暗。

在沈家的这些年,她就像是个下人。

不,还不如下人。

徐燕永远都有干不完的活给她。

在她看来,陆星伶能嫁给沈夜寒,是走了狗屎运。

“还傻愣着干什么?你聋了?”

陆星伶抬头对上徐燕那张涂抹了高昂化妆品精致却挡不住尖酸的面容,冷哼一声,“你没手还是四肢残废?”

她径直朝楼上走去,下边传来徐燕刻薄的声音。

“你敢骂我?!”

“不过是个下不出蛋的母鸡罢了,等夜寒有时间了真得让他带你去检查一下……”

2021-2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