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沈夜寒都没碰过她,她怎么可能怀上?

这些年徐燕没少拿孩子的事情讽刺她。

如今姜媛怀孕了,徐燕知道了得迫不及待的把她赶出去。

陆星伶眸中不含感情,迅速拟好了离婚协议。

然而,接下来的一周,沈夜寒都没回过别墅。

手机上倒是收到了不少他的照片。

全是姜媛发过来的。

照片里,男人眉眼温柔的抱着姜媛,眼里的宠溺快溢出来了。

这样的他,陆星伶从未见过。

他在她面前,向来都冷着一张脸一副厌恶的样子,仿若她是他什么仇人一般。

真这么讨厌她,当初为何救她?

陆星伶嗤笑,也对,沈夜寒需要的是个乖巧的妻子罢了,而她,恰好合适。

只是,再柔顺的小绵羊,也有炸毛的一天。

最新一张照片的背景是在一个空中俱乐部。

姜媛一袭大红色吊带裙紧紧贴在沈夜寒的身上,周围围绕着无数男女,似乎是在起哄。

呵,还没离婚呢就这么明目张胆的给她戴绿帽?

陆星伶起身换了身衣服,黑色吊带抹胸裙,收腰的设计勾勒出纤细的小腰以及凹凸有致的身材。

她平日里不喜欢化妆,最多只着淡妆,这次却一反常态的化了个浓妆。

深色的眼影,大红的唇瓣,黑色细高跟鞋,气场全开。

陆星伶开着车直奔俱乐部。

刚到俱乐部,一眼就看到一抹修长高大的身影。

男人一身黑色西装领口微开,露出好看的锁骨,冷峻的面容即使是在人群中都能让人一眼看到。

这就是她的丈夫,她结婚三年的男人。

陆星伶暗暗篡紧拳头,心脏都在颤抖,直勾勾的望着沈夜寒。

男人低垂着头在看到怀里的女人之时才露出一抹温柔的笑。

很刺眼。

周围一片起哄声。

“亲一个!亲一个!”

姜媛抬头期待的看着沈夜寒,悄悄垫脚。

来之前就预料到这一幕了。

可真正看到,心里还是好难受。

陆星伶深呼吸一口气,手上的离婚协议被她握紧出了一片褶皱。

她眸中一片冷然,在两人亲上之前打断了他们。

“沈夜寒,我们离婚吧。”

全场寂静。

沈夜寒眯起眸子,眉眼间带着不耐。

在看到陆星伶那张熟悉却比往常都要艳丽的小脸之时,眸中划过诧色。

“你来做什么?”他眉头紧蹙,似乎对陆星伶坏了自己的好事感到不满。

姜媛抱着沈夜寒的腰靠在他怀里,紧紧篡着他的衣服,得意的勾起红唇。

她赢了。

突然,头顶上方传来的阴骘声音让姜媛僵住。

“陆星伶,你发什么神经?”沈夜寒推开姜媛朝陆星伶走去。

男人身材清瘦,有185公分,肩宽窄腰,栗色的碎发随意披散在头上,潇洒又清爽。

他眯起眼眸望着明显精心打扮过的陆星伶,冷眸不悦的眯起。

即使跟这男人已经结婚三年了,可每次站在他面前,陆星伶还是会心悸。

男人身上碾压的气势让她胸腔烦闷压抑。

陆星伶咬咬牙,将离婚协议塞到他怀里,冷漠道:“沈夜寒,我们离婚吧。”

2021-2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