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流产了!”

人群一片混乱。

姜媛迅速被送去了医院。

医院走廊外,陆星伶麻木的坐在椅子上,拳头紧紧握紧。

沈夜寒,会相信她吗?

即使早已知道答案,陆星伶还是会忍不住这样问自己。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陆星伶抬头就见徐燕和沈夜寒快步过来。

陆星伶眼眶瞬间就热了,起身朝沈夜寒走去。

“夜寒,我……”

她刚走两步一道黑影就挡住了她,紧接着徐燕一巴掌扇到了陆星伶脸上,破口大骂。

“陆星伶,你可真是狠!自己不能生就要去害媛媛的孩子?我告诉你,要是我们沈家的孙子出了什么问题我打断你腿!”

沈夜寒冷眼旁观。

耳边传来徐燕尖锐的嗓音,让她耳朵嗡嗡作响,快聋了似的。

她咬着牙憋着身体的难受,红着眼眶看向沈夜寒。

“你……相信我吗?”

嗓子干涩的难受,每说一句话都好像有刀子在刮一般。

救护室的门蓦地打开,徐燕快步冲了过去。

沈夜寒看都没看她看一眼,抬脚朝救护室走去,冰冷的声音从后边传来。

“周一上午九点,民政局。”

民政局。

呵,他终于是为了姜媛要跟她离婚了啊。

心脏似乎被一双巨大的黑手紧紧握住一般,痛的她喘不过气来。

陆星伶蓦地想起前几天姜媛约她在咖啡馆见面的事情。

现在想来,怕是预谋已久。

……

窗外寒雪飘飘,只有三两的人行迹匆匆。

咖啡馆里的人比往常多了些,都是来避雪的。

深冬里连空气都是凉的,陆星伶身上套了好几件衣服,显得有些臃肿。

她对面坐着个光鲜亮丽的女人。

身材窈窕,只穿一件打底外搭白色皮草,艳丽的妆容中带着鄙夷。

“识相点就离开夜寒哥,你配不上她。”

姜媛高傲的抬着头不屑的打量着打扮及长相只能用普通来形容的陆星伶,嗤笑。

这扮相和长相不是村姑吗?

真不知道沈夜寒怎么会跟这种人结婚。

沈家在海市是百年企业了,沈夜寒更是心狠手辣雷厉风行。

他接手沈氏集团后企业份额便不断增长。

沈夜寒身边的女伴换了无数,但她姜媛却是留在他身边时间最长的人。

她自信沈夜寒心里是有自己的。

今天来,姜媛是要让陆星伶退位让贤的。

想到自己的目的,姜媛头颅扬了扬,保养的白皙光滑的手拿出一张银行卡推到陆星伶前边。

“离开夜寒哥。”

她抿了口咖啡,红唇在咖啡的润泽下越发鲜艳欲滴。

“你不过是个孤儿,夜寒哥好心收留你,你还真以为她会看上你这种村姑?”

“只有我才配得上夜寒哥,我和夜寒哥青梅竹马门当户对,你算什么东西?”

尖锐的话刺耳的很,让一直脸色平静的陆星伶眉头微蹙。

她还是没有说话,平淡的看着姜媛,放在桌下的双手暗暗篡紧。

咖啡馆里人声嘈杂,姜媛的声音很快融合其中。

“陆星伶,夜寒哥没碰过你吧?”姜媛上下打量着陆星伶,烈焰红唇勾起,每一句话都让陆星伶如坠寒潭。

“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长什么鬼样,夜寒哥怎么能下得去嘴?”

“实话告诉你吧,我怀孕了,夜寒哥的孩子。”姜媛一辆幸福的摸着还平坦的肚皮,抬眸冷眼看向陆星伶,宛若正室一般下了命令。

“我劝你主动离开,省的夜寒哥让你难堪。”

2021-2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