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南歌扬起下巴,“知道就好,所以接下来你可得好好安慰我受伤的小心灵,不然我可和你没完。”

韩木子踢了一下脚边的箱子,“行,那先跟我回家把这个东西放下,回头哥哥给你安排几个小帅哥好好抚慰一下您这易碎的玻璃心。”

说到回家,牧南歌有些不大自在,她现在还借住在郎旭尧的家里,郎旭尧那个家伙还拿着岳战的安危威胁她留下,尽管郎旭尧不可能会对岳战下手,可要是万一呢。

如非必要,她不想赌这个万一。

察觉到牧南歌的失神,韩木子用手捂住嘴,一脸促狭的说道,“你之前说让我和你住,但我听我哥说你拒绝了他给你分配的别墅,可以啊牧南歌,你不会打算让我插入你和郎旭尧的二人世界吧,郎旭尧他能同意吗?”

“我倒是希望他不同意,这样我就能顺理成章的搬出去,可问题是他同意了。”牧南歌到现在都看不透郎旭尧这个人,明明不是什么好说话的性子,可是对她的容忍度竟然可以这么高。

天上是不可能会掉馅饼的,可她也想不出郎旭尧这个家伙这么做到底图什么。

韩木子眉眼含笑,用手肘捣了一下牧南歌,“你手机亮屏半天了,你真不打算搭理你家大佬了?”

下意识的看向手机,上面又是郎旭尧这个神奇物种的夺命连环call,察觉到好友不明真相的八卦之魂在燃烧,牧南歌只觉得余生黑暗,前路暗淡,生平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决定是不是出现了错误。

她实在很难想象郎旭尧和不找调的韩木子在一块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在外面和韩木子玩了好大一会,拖无可拖的情况下,终于还是和韩木子回到了郎旭尧的别墅。

欧式简约风的独栋别墅很合韩木子的心意。

牧南歌拖着行李箱到了玄关,给韩木子拿出备好的情侣拖鞋,不出意外的听到了这个家伙的尖叫声,“我的天哪,牧南歌!你还说你没有情况,拖鞋都穿情侣的了还叫没有情况,您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渣女吧,穿上裤子不认人的那种?那郎旭尧也太菜了吧,不会是那方面不行?”

郎旭尧在客厅的吧台桌上办公,听到玄关处有声音就走了过去,刚好听到韩木子说他不行的话。

牧南歌所处的位置可以清楚地察觉到郎旭尧的到来,此时此刻她恨不得自己是个高度近视,至少这样可以因为看不清郎旭尧的面部变化而不用憋笑憋的如此辛苦。

“阿姨做了饭,还在厨房热着,如果饿了你还可以吃一些,我还有事要忙,等你安排完你朋友之后来我书房一趟,我有事情和你交代。”郎旭尧面无表情的样子看上去有些唬人,说完事就转身离开了,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韩木子。

也许是因为郎旭尧无形中散发的气场太过于强大,以至于一直处于一个疯疯癫癫状态下的韩木子也自动开启闭麦模式了。

不过也仅限于和大佬共处的公共场合。

等到了牧南歌的房间里,韩木子这才把自己嘴巴的封条解禁,一脸委屈巴巴的模样看的牧南歌有些想笑。事实上后者还真的没有刻意的抑制住自己上扬的嘴角。

随手抓起一个玩偶扔到了牧南歌的身上,韩木子往后一倒,侧着身子倒在了软塌塌的床上,生无可恋的说道,“我完蛋了,我当着郎旭尧的面说他不行,你说他以后趁着你不在给我亲自演示一下他行不行我是欲拒还迎的从了他还是半推半就的从了他?”

牧南歌只觉得牙酸,毫不客气的打击道,“只要郎旭尧没瞎,应该就不会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这一点你还是可以放心的。”

韩木子摇摇头,一脸过来人的架势给牧南歌分析着,“一般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开始,尤其是这种天凉王破的霸道总裁,基本上就是一个套路:女人,你成功的吸引到了我。或者是,小东西长得还真别致,再不济就是我这种,直接当着面说不行的,唉,就我这种的最惨,一般没个几天是下不了床的。”

一想到自己以后可能和郎旭尧那个家伙度过一段美好时光,韩木子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一脸怅然的说道,“本来以为这次遇见真爱了,分手后怎么着也得有个几天的缓冲期,没想到就连老天都不想让我一个人单着。”

牧南歌从床上拿了个枕头拍到了韩木子的身上,“我看你还是清醒一点比较好,毕竟人贵有自知之明,郎旭尧那种人可不是咱俩这种等级就可以驾驭的,小心哪天被他吃的骨头都不剩。”

和韩木子并排躺了一会,牧南歌这才不情不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幽灵一般游荡到郎旭尧的书房外,敲了敲门。

“进来。”郎旭尧清冷的声音添了几分磁性,让牧南歌有些恍神。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郎旭尧已经把她拖到书房里了,背被墙壁倚靠着,牧南歌微微侧头选择离郎旭尧的脸远一点,“有话好好说,你别靠这么近。”

闻言,郎旭尧又靠近了几分牧南歌,热气在牧南歌的耳边吹来,让她的脸色立马就红了起来,“小南歌,听说你最近又让人欺负了?”

牧南歌撇撇嘴,不是很在意的说道,“你消息倒是蛮灵通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动用了私家侦探。”

推开郎旭尧的禁锢,牧南歌拖着椅子坐到了办公桌前,“谈一下吧,不再约束我的条件。我不可能为了一个生死未明的岳战被你管一辈子。”

骤然面对这个话题,郎旭尧还是有些不自在。

毕竟岳战是他的兄弟,哪怕名义上已经没了,也不好反复拖出来鞭尸。

只是小家伙老是想跑,也是个问题。

这个时候,也许是时候一劳永逸的解决了。死道友不死贫道,岳战你日后要是知道真相,可千万不要怪我不讲义气。

郎旭尧想的很开,索性摊牌,“其实我也不是非你不可。”

2020-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