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珊珊下意识的想要扇牧南歌巴掌,却被对方给挡了下来,想要挣脱牧南歌的手,也挣脱不住。

李珊珊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牧南歌,你松手,你弄疼我!”

牧南歌手上慢慢加力,疼的李珊珊眼泪都快要出来了,才放开了桎梏住李珊珊的手,“在外面,你最好要有这个觉悟,那就是在你伸手要打别人的时候,就得有被别人反杀的觉悟。”

王海洋想起来之前被抽血支配的恐惧,心有余悸的看着牧南歌。也许是牧南歌之前塑造的形象太过深入,王海洋还是没有停止招惹牧南歌的行为,“牧南歌,我们只是想和你打个招呼,你这样对我们,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

韩木子拍了拍手,赞叹不已,“两位小姐姐,你们是在拍短视频吗?上来就是挑衅,打脸,反转,摄像机在哪里,是隐形的吗?”

李珊珊揉着自己的手腕,神奇的是,她的手腕强势的居然连一丝青紫的痕迹都没有,“牧南歌,你是属狗的吗?见人就咬,我不过说你两句,你就要动手,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就这么粗鲁呀?”

牧南歌有些疑惑的问道,“若我是一直见人就咬的疯狗,那身为继妹的你又该是什么东西呢?”

“你?!牧南歌,看不出来你还挺能说的嘛,就是不知道这份能说到底可以在郎旭尧那里持续多久了。”王海洋抢过了李珊珊的话茬,给了她十足的信息,让她再等一会。

牧南歌和韩木子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出了无奈和无语,一口气碰上两个极品苦苦纠缠,还听不懂人话就挺难的。

更难的是,对方并不是很想这么轻易的放过她们,麻烦的要死。

本着惹不起躲得起的原则,牧南歌和韩木子拿起行李就撒丫子跑路,反正钱都付过了。

跑了好一会,可算把两个人甩开了,牧南歌和韩木子气喘吁吁的叉着腰喘着气,尤其是韩木子,平时最大的活动量就是在网上为哥哥们打榜,这样一通小跑下来差点没喘过去来。

“不行了,不跑了,这回子她俩应该追不上来了吧?”韩木子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被迫加班的恐惧,想想将来牧南歌要进娱乐圈,架势肯定不会比今天的少。

算了不能想,一想就头皮发麻。

牧南歌摆摆手,“问题不大,她两穿高跟鞋要是能追上咱们平底鞋的,那咱两的腿也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了。”

手撑着墙,韩木子热的有些喘不过气,对着牧南歌说道,“我怎么感觉我出国的时间你过得不咋样呢,早知道把你提溜出去和我逍遥快活去了。”

“只是有些好奇,岳战这个家伙的底线在哪里。”牧南歌撇撇嘴,略微不自在的移开了视线,手无意识的攥住,“如今看来,是我高估了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

没有谁是离不开谁的,母亲如此,哥哥也如此。

察觉到牧南歌的心情有些低落,韩木子小心翼翼的问道,“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2020-1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