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以为我年龄大了,什么都不懂吗!我是看着乔安长大的,她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我还不清楚吗!反倒是你,不要被外面的狐狸精糊花了眼!”陆老爷子不客气的瞪着他。

见他不同意,陆斯南便隐忍的握起了拳头,“我只是来通知您一声,这婚,我是离定了。”

说罢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陆老爷子气得浑身发抖,指着他的背影怒吼,“陆斯南,乔安爷爷临死前我答应过他,一定会好好对待乔安,你要是敢离婚,就别想踏进这个家半步!”

陆斯南充耳不闻,很快就甩上了陆家的大门。

乔安被关进这漆黑的房间后开始了永无天日的生活,马上就是天天的葬礼,她不能再继续留在这!

于是她没日没夜的砸门,两只手都血肉模糊,可外面就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在她快虚脱的时候,大门却被人一脚给踹开了。

她还未习惯突然的光亮,就有一双冰冷的手紧的扼制住了她的脖子,“乔安!你好大的本事,竟然可以让所有人都替你说话!”

乔安不明白他的意思,只是觉得陆斯南真的要掐死自己,就在自己快要晕厥过去的时候,他才松开了手。

“咳咳……陆斯南,你放我出去!”乔安拽着他的衣服,眼里多了几丝乞求,“下午是天天的葬礼,你让我见他最后一眼好不好?”

“怎么?现在开始求饶了?”陆斯南来了兴致,可笑的望着她,“迟了乔安!我怎么知道你是出去害人还是参加葬礼的?”

“陆斯南!天天也叫过你姐夫的,你难道就这么无情吗!”乔安还想扑上去,却被他的人给拦了下来。

被乔安抓扯过了衣领都被沾染上了血迹,陆斯南迟疑了一下,但是一想到爷爷刚才的那一番逼迫,心中便又上升了一阵怒火,低吼道,“乔安,你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放你出去的!”

“陆斯南,你就不能相信我一回吗……”

随着大门的关上,乔安的声音也被隔绝,她绝望的跪倒在地,耳边似乎还回响着天天亲昵的喊着自己姐姐,毛茸茸的脑袋总喜欢往她怀里钻……

那日依旧是自己去接天天放学,可是到了学校才发现人已经走了,乔安本以为是保姆带走的,回到家后才发现并不是,便立刻出门寻找,没一会,就听说不远处的江河上漂浮着一个男孩,而且是乔家的……

当时乔安不相信是天天自己溺水身亡,便只身去调查,一位老农在江河边干活时,是亲眼看见过林念念推天天下去的!

老农当时不愿惹麻烦,便只告诉了她一人,但是现在,她必须让这个人出来,才能让所有人知道林念念的真面目!

大概到了第二天,守着乔安的几个男人就察觉到不对劲了,从大门的缝隙中竟然缓缓流出了殷红的鲜血!

“快去通知陆总!”男人也被吓了一跳,一边大叫着,一边开锁进去救人,乔安躺在地上毫无声息,只剩下手腕上的鲜血不断往外冒出……

乔安被抬到手术室抢救的时候才睁开了眼,就算冒着死的风险,她也要找出真相!

手下来通知陆斯南乔安自杀的消息时,他正陪着林念念在做修复训练,身子不禁顿了一下,随即调整好了状态,说了一声知道了就让人回去了。

“乔安姐姐没事吧……”林念念关心的问道。

“死不了。”陆斯南无所谓的说着,又陪她吃了晚饭才离开,路过乔安的病房时,还是忍不住进去看了一眼,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他也不好向家里交代。

可病房里空无一人!

他的几个手下这才匆忙的从餐厅里赶回来,谁知道虚弱得不能动弹的乔安竟然逃了。

“废物!连个女人都看管不住!赶紧给我找回来!”陆斯南火冒三丈,刚才自己竟然还在担心她的生死,谁知她已经生龙活虎的跑了!

乔安是跑去找江边的老农的,根据记忆好不容易找到了对方的住址,但是屋里却空无一人,桌子上甚至都积了灰,似乎有很长一段时间没人住了。

再问邻居,对方竟然摇着头说,“唉!他前段时间在田里被毒蛇给咬了,没抢救回来,已经走了,说来也奇怪,这都大冬天了,怎么好端端就跑出条毒蛇呢……”

乔安震惊在原地,前几天还活得好好的人,怎么突然就死了?这位老农,可是唯一的证人啊……

2019-2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