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姑娘你没事吧!”邻居见她摇晃着身子,立马上前扶住了她,“姑娘啊,世事难料啊,你还是节哀顺变吧。”

林念念,你可真是做得太绝了!

乔安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走到天天的墓碑前,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声泪俱下的说着对不起,如果当时自己再早一些去接他,或许就不会被林念念得逞了,而他的生命,却只能因此永远停留在了十岁……

“安安?”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乔安回头,来人是自己的小叔。

乔志申见她孤身一人跪在这,不禁叹了口气,搀扶着她起来,“安安,天冷,还是先回去吧。”

乔安一边擦着眼泪,一边问他,“小叔,我爸还好吗?醒过来了吗?”

乔志申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现在不仅大哥的身子不行,乔氏也……”

“公司怎么了?”乔安紧张起来,乔氏是父母一手创造的,千万不能就这么倒了!

“趁着大哥的倒下,现在林家联合了陆家,一直在针对我们,我怕再这么继续下去,乔氏会支撑不住啊……”这也是乔志申最焦头烂额的事情,现在以他一个人的能力,根本就顾及不过来。

“那要怎么办啊小叔……”乔安从来没有感到如此的绝望,她现在还能再依靠谁呢?

乔志申也不想增加孩子的压力,只能安慰道,“没事的安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乔志申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侄女的身上。

另一边病房中的林念念正翘着二郎腿在吃零食,现在陆斯南不在,她总算不用再装病,可以在地上行走自如了。

“喂?”林念念看了眼手机,来电的应该是父亲的手下。

“小姐,我听说乔安去找当时的老农了!”对方的声音有些紧张。

林念念却忍不住冷笑一声,“你紧张什么?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她早就料到乔安肯定不会罢休,但如今,乔安还是慢了一步。

“也是也是,我就是害怕会被人知道……”对方呼出一口气来。

“这件事你知我知,还有谁知道?你能不能别这么怂?亏你还是个男人。”林念念在这边翻了个白眼,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她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得完美,就是这次失误,把自己给摔了,不过也好,自己不受伤,陆斯南又怎么会来照顾自己呢?

想到这,她不禁又给陆斯南打去了电话,“南哥哥,你明天有空吗?我一个人呆在屋子里好闷,你到时候陪我去散散步好吗?”

“好啊,但是你的腿可以下地吗?”只有在面对林念念时,陆斯南才会变得温柔。

“那你推我嘛。”林念念撒着娇,两人又说了几句,林念念才挂了电话,虽然自己和乔安一起长大,可自己却什么都不如她!家世比不过,就连自己喜欢的学长,也都要一心爱着她!

自己在她身边,完全就是一片陪衬的绿叶!她不甘心,凭什么她就可以做高高在上的公主?自己就只能被压着抬不了头?如今她也是时候让乔安尝尝所爱之人不爱自己是什么滋味了!

林念念恶狠狠的想着,黑白分明的眼中散发着与她外表不符的阴森目光。

第二日陆斯南果然准时出现在自己的病房,怕她行动不便,特意找了辆轮椅,将她抱了上去。

楼下草坪,陆斯南推着她散步,看到周遭人羡慕的目光,林念念不禁甜甜的说道,“南哥哥,你真好。”

陆斯南只是淡淡笑了笑,撩拨了一下她有些糟乱的头发,“我还记得当时我们小的时候,我因为贪玩上街,正巧遇上醉驾的司机,你竟然第一时间冲过把我推了出去,你的额头上从此留下了一条疤……”

随着陆斯南之间的触碰,林念念一下惊慌起来,立马就捂住了自己的脑袋,“南哥哥!伤疤很丑,你还是不要看了!”

陆斯南只好停住了动作,将她的头发重新梳好,“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自尊心强,我不看了。”

要是被他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那条伤疤可就解释不清了,林念念缓了口气,指了指其他地方,“南哥哥,你带我去那边的小湖看看吧!”

就在陆斯南打算推她过去的时候,身后却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陆斯南,我们有必要谈一谈。”

找了她这么多日,乔安却是自己出现了。

“南哥哥……”林念念小心的捏住了他的衣角,眼里还有些怯弱。

2019-2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