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的一声后,乔安只觉得自己的车子被人狠狠的撞了屁股,紧接着陆斯南便怒气冲冲从车身后大步走了过来。

“给我下车!”陆斯南怒吼着,头上青筋暴起,他来的比乔安想象中的还要快一些。

可就当乔安刚踏出车门,就被陆斯南扯住手臂狠狠的甩到了地上。

“是不是你把念念从自动扶梯上推下去的?你知不知道她伤得有多严重,乔安,你还是人吗!”

面对陆斯南的指控,乔安捂着脸索性就承担了,声音从胸腔中嘶吼出来,“对!就是我推的!那你知不知道,她林念念活生生淹死我弟的时候,有多么的心狠手辣!”

天天捞上来的时候已经彻底断了气,母亲当场崩溃,直接朝着落水的江河跳了下去,而乔安的父亲也经受不住打击,直接病倒,到现在还在昏迷。

即便如此,眼前的丈夫依旧选择站在林念念那一边。

“够了乔安,你要是想要陷害念念,用得着找这么多的借口吗!你是什么人,难道我还不清楚吗!”

结婚这么些年来,陆斯南一直视自己为眼中钉肉中刺,他喜欢的明明是林念念,可却在家族的压迫之下娶了自己,乔安知道他一直隐忍着,今天总算是爆发了。

陆斯南一把扣住她的手腕,眼里的威严不容抗拒,“你给我回去向她谢罪!”

“不可能!”

“这可由不得你!”

陆斯南一路上连拖带拽将她带去了医院,林念念躺在病床上,楚楚可怜的说,“南哥哥,你来了啊……”

陆斯南点头应了一声,然后用力的把乔安往前一推,“向她道歉!”

“你不是摔得很严重吗?你怎么还没死!”乔安一字一句的逼近她,当时乔安找她对峙,林念念自然不承认,两人便起了冲突,林念念分明是想把她给推下去,反而失手把自己给摔了。

“南哥哥,我害怕……你快来救我!”林念念突然害怕的尖叫,陆斯南几步跨过来,丝毫不留余地的给了她一巴掌。

“乔安!你难道还想在我的眼皮底下伤害她吗!”陆斯南趾高气扬的瞪着她,严重的怒火仿佛要将她燃为灰烬。

脸颊是火辣辣的疼,却不及她心中的痛!她爱了他这么多年,讨好了他这么多年,可是陆斯南的心依旧如磐石一般坚硬,对于他的冷漠,乔安应该早就习惯了的……可是今天的这一巴掌,彻底打碎了她所有的期待。

而她身后的林念念不忘讽刺,用着嘴型说,“我就是要让你家破人亡,陆斯南,我要定了。”

那得意的眼神彻底让乔安崩溃了,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乔安年长一些,从来都是把她当做亲生妹妹爱护着,林家家世不如乔家,乔安便处处帮着她,而她现在竟然还联合了陆家,至自己于死地……

“林念念——”乔安尖叫着,眼前不禁浮现母亲纵身跳入江海之中,父亲颤抖说着造孽的模样……

陆斯南当然没有让她发泄,立刻叫人制止了。

“南哥哥,天天的死跟我真的没有关系,当时我也只是路过,还好心的报了警……”林念念蜷缩在陆斯南的怀里,不禁啜泣起来,“我知道是乔安姐姐太伤心了,所以才推我下去的,你不要怪她,其实乔安姐姐也很难过的。”

“这不是她伤害你的借口!要是继续放任她在外面,指不定还会做出些什么!”陆斯南冰冷的目光落在绝望的乔安身上,对着手下吩咐,“把她给我关起来,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她踏出去半步!”

乔安被几个高大的男人架着身子,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离开病房所看到的最后一幕,便是陆斯南温柔的安慰着受到惊吓的林念念。

“南哥哥,毕竟乔安姐姐是你的妻子,你这么做要是被家里人知道了,肯定又会来怪我了,陆爷爷上次还警告我离你远一点……”林念念红了眼圈,委屈的低下了脑袋。

“你不用担心,我会尽快和她离婚的,这样的女人,我们陆家可承受不起!”陆斯南下定了决心,他一直希望娶一个像林念念乖巧懂事的女人,至于乔安,他根本就不在乎。

陆家大厅内。

陆老爷子正喝着茶,陆斯南一回来便说了与乔安的事,气得陆老不禁恼火的摔了手上的茶杯,“放肆!陆斯南,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你休想擅自主张的离婚!”

“我受够她了爷爷!这样一个阴险歹毒的女人,怎么配当陆家的孙媳妇!”陆斯南铿锵有力的回答。

2019-2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