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婉知道,无依无靠的自己终究是无法对抗这心灵肮脏的一家人了,身为林氏的千金大小姐,她不能再这样落魄下去,这样只会让这一家人看笑话!

林清婉猛地甩开李雅茹的手,李雅茹猝不及防,一个踉跄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被赶来的林清依扶住了身子。

“你——”

林清依愤怒的冲了过来,扬起手想要给林清婉一个耳光。

林清婉抬手平静的握住了林清依的手腕,苦笑着说:“原来直到今天,我才看透你们这家人的嘴脸。”

她退后几步,环视了一圈自己住了二十二年的家,美观简洁的花园、气派豪华的二层洋楼、露天的泳池,还有树下父亲林冠宇亲手扎的秋千。

林清婉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眼时,眼睛里闪烁着冰冷的光芒,她说:“总有一天,我会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说完,林清婉转身离开了这个曾经属于她的温暖的家。

一切美好幸福的画面恍如隔世,爸爸妈妈亲切的笑容还分明还在眼前晃动,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呢。

离开了林家的林清婉再也无力支撑伪装的冷酷,她明媚的眼睛里涌出泪花,顺着脸颊滑落,她伸手打了一辆出租车,小声说去墓园。

出租车司机不断地从后视镜大量着她,然后好心开口:“小姐,看开点,人总有生死,早一天晚一天都是早晚的事儿,咱们活着的人要好好生活,才能让离开的人放心啊。”

林清婉没有想到,自父母出事离开以来,得到的第一个安慰居然是一个与自己无关的陌生人,当下心里一暖,紧接着就是一股凄凉从心底涌出。

“谢谢你,大叔。”

林清婉摸了摸眼角的泪痕,挺直腰板,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坚强,自己是林家大小姐,属于林家的骄傲和自信,不允许她在外人面前放肆大哭。

到了墓园,林清婉来到父母的墓碑前,看着照片里的父母,林清婉失声痛哭起来,她趴在墓碑前哭的不能自已。

林清婉的爷爷白手起家建立了清风集团,身为老大的林冠宇向来优秀,在爷爷去世后就接管了清风集团,而老二林冠正从从小就不学无术,虽然难成大器,但是林冠宇看在兄弟的情分上,还是让林冠正在公司任职,做一个部门的部门经理。

三天前,林冠宇带着妻子去z市出差,傍晚就接到电话说两人出了车祸,等林清婉慌乱的到达医院时,换来的是医生一句节哀。

事故原因是两人在高速路上刹车失灵,落到了悬崖下面,当场死亡。

林清婉恍恍惚惚在表叔林冠正的帮助下,举行了葬礼,今日才刚刚下葬,回到家中就被他们一家人告知自己不是林冠宇的女儿。

紧接着就被赶出了家门。

一直佯装坚强的林清婉终于忍不住自己的情绪,忘我的在父母墓前哭了起来。

亲人的去世、被亲人陷害、无家可归,一桩桩一件件都落在了这个瘦小的女孩子身上。

这个落魄的千金小姐,再也没有了归属。

林清婉哭累后不知不觉睡着了,她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梦里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父母坐在餐桌边温柔的跟自己说话,自己仍然睡在公主一般的房间里。

可是终究只是梦而已。

2019-1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