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渐渐阴沉了下来,临近傍晚,天色更是昏暗,淅淅沥沥的雨滴从天空落下。

啪嗒——

雨滴打透了林清婉的睫毛,之后更多的雨水落到了她的脸上、她的身上。

林清婉睫毛轻轻颤抖了起来,她迷茫的看着四周,缓了好一会才想起来之前发生的事情。

林清婉垂头好一会,然后抬手轻轻触碰了一下面前的墓碑,坚定地说:“爸妈,你们放心,我不会认输的!”

然后林清婉站起来,往大路走去,偌大的墓园很寂静,马路上也没有一辆车经过,她只好顺着马路继续往前走。

淅沥的雨越下越大,林清婉感觉头晕沉沉的,衣服已经被雨水淋透了。

这时车辆驰骋在马路上的声音响起,车灯光照亮了漆黑的马路,林清婉无意识的回头,发现一辆车正向自己疾来,她一惊,下意识想要闪开,但是僵硬的身体无法迅速做出反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车冲过来。

马路上的路灯还没开,天很昏暗,等车上的司机看到林清婉的时候,已经晚了。

司机猛地踩下刹车,空旷的马路上响起尖锐刺耳的刹车声。

林清婉只觉得身子一轻,下一秒自己已经躺在了地上,身体又麻又疼。

她扯起嘴角苦笑了一下,来不及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了吗?

这样也好,就这样死去,跟天上的父母团聚,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脚步声响起,林清婉艰难地转头,一个挺拔欣长的身影背着光慢慢走来,她眨了眨眼睛,视线渐渐地模糊了,下一秒她感觉到自己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然后意识开始混沌起来。

贺天承轻轻皱着眉头,看着怀中的女孩,司机赵师傅撑着伞忐忑的看着他,最后开口小心说道:“少爷,我没有想到这个点了,这条路上还会有人走,又加上下雨视线模糊…”

“不必说了。”

贺天承抱着林清婉往车走去,然后小心的将她横放到后座上,自己又坐到了前面。

“赶快去医院。”

低沉磁性的声音穿过雨声进入林清婉的耳中,林清婉眼前闪过了无奈摇着头的医生、躺在病床上冰冷的父母。

“不…不要去医院…不要…”

林清婉无意识的呢喃着,身子因为雨水而变得冰冷,止不住的颤抖着。

贺天承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轻轻的搭在了她的身上,然后转头对赵师傅说:“回家,叫肖医生过来一趟。”

赵师傅惊讶的看了贺天承一眼,应了下来。

没有想到一直不近女色、冷冰冰的大少爷,会对这个女孩这般体贴温柔,赵师傅暗自想着,开车加速往家驶去。

一辆路虎驶进豪华别墅区,开进一户院子里,贺天承弯腰将林清婉抱起,问讯赶来的管家李叔急忙说:“少爷,我来吧。”

“无妨。”

贺天承稳稳地抱着林清婉往屋里走去,跨步走上二楼,进到第一个房间,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被褥上。

在家里等候多时的肖立轩跟着走过来,然后皱着眉头问:“这是怎么回事,突然把我叫过来,怀里还抱着个女孩。”

“车祸,先看看她的情况。”贺天承言简意赅。

肖立轩也没再多说,上前仔细的检查林清婉的情况。

2019-1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