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氏夫妇葬礼结束后,林家别墅内。

林清婉难以置信的看着对面的一家人。

林清依走到她面前,嚣张的笑着:“林清婉,我们没有开玩笑!二十二年前,你是被我表叔收养的!”

林清婉像是遭受了晴天霹雳一般,巴掌大的小脸惨白,红润的嘴唇也没有一丝血色,她倒退了几步摔倒在地。

林清依的妈妈李雅茹满意的打量着这豪宅,走到林清婉面前,扶起她说:“婉儿啊,你别怪表婶,主要是我看你被埋在鼓里二十多年了,现在你爸妈走了,我不忍心再看到你失去跟亲生父母见面的机会啊!”

恍惚中的林清婉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她推开李雅茹的手,稳了稳心神说:“你们别开玩笑了,我跟我母亲长得很像,眉眼跟我父亲也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怎么可能不是父母亲生的!”

林清婉冷冷的依次看向表叔他们一家,痛心道:“我父母才刚下葬!现在仍然尸骨未寒,你们就在我面前说这种话,造这种谣!你们就不怕遭报应吗?!”

这时一直坐在沙发上未出声的林冠正开口道:“林清婉,别没大没小的!我大哥去世,难道我们心里就好受吗?你婶子告诉你事实也是为了你好!”

林清依得意的冲门口招了招手,一个带着眼镜文质彬彬的男人走过来,递给她一张纸,林清依接过那张纸狠狠的拍在林清婉的身上。

“林清婉,你好好看看,这是医院给你和大伯做的亲子鉴定书。”

林清婉将纸翻开,看着上面的字,揪着纸的手慢慢的颤抖了起来。

鉴定结论:林清婉样本和林冠宇样本不具有生物学亲子关系,样本位点非相似率达到99.999%,即林清婉和林冠宇无血缘关系。

林清婉猛地将手握紧,她抬起头镇定的说:“这是假的,我不信!”

林清依将亲子鉴定书扯过来,笑着说:“这是我拿着你的头发去做的亲子鉴定,怎么可能是假的,接受现实吧!”

这时,递出亲自鉴定书的男人开口说:“林清婉小姐,你好,我是林家聘请的律师,我姓李。根据法律规定,你跟家主林冠宇并无血缘关系,所以林家所有的财产都将归他的兄弟林冠正,包括这栋别墅和清风集团。”

林清婉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摇着头绝望的说:“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你们这么可以这样!!仅仅是为了钱,就要让我成为一个孤儿吗?仅仅是为了钱,就要让我无家可归吗?”

李雅茹抬了抬手,一个佣人低着头递过行李箱,林清婉看着那个低头不肯看她的佣人,喃喃道:“王婶…你怎么也…”

王婶抬起头看了林清婉一眼,又迅速低下头:“小姐…林小姐,这里已经不属于你了,我…我只听从夫人的吩咐。”

李雅茹将行李箱放到林清婉的手上笑吟吟道:“你就别怪王婶了,现在她是我的佣人。”

然后李雅茹拉着林清婉往门走去,边走边说:“婉儿,既然你不是林家的人,倒也不好再住在这里了,你就去找你的亲生父母吧。”

李雅茹拉扯着林清婉,柔弱的身体就这么踉踉跄跄的被拽着到了门口。

不过是一夕之间,林清婉从林家大小姐,变成了什么都不是的普通人。

2019-1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