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清棠关上房门,心中却并没有什么波澜。

她和李宣杭从大学便认识,那时候她还很瘦,说实话,的确是漂亮至极。

追求她的人不少,李宣杭也是其中一个。

她并不是觉得他有多么的特殊,只是觉得在众多追求她的人当中,他最为礼貌,不做逾距的事情。

坦白来说,白清棠选择和李宣杭在一起,也是为了挡去那些麻烦的桃花。

她性子如此,并不会有什么轰轰烈烈的情感,只是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情。

所以,在适合结婚的时候,她和李宣杭结婚了。

住院三个月,白清棠才幡然发现,原来李宣杭对自己克己守礼,不过是因为他在别处已经满足了需要,不用从她这里得到了。

而她,在尚未完全清醒的时候,还听到过他和卢新月在她的病房里苟且的声音。

所以,当李宣杭将一纸离婚协议拿给她的时候,白清棠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就签了下来。

只是这处房产,她不会让给李宣杭。

白清棠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蓝蓝,过来帮我一下吧。”

电话那头的人是白清棠的闺密,宋若蓝。

很快,她就敲响了门铃。

“要我说,你就这么将他赶出去,都是便宜他了,就李宣杭这个不要脸的货色,不从他的身上扒下一层皮,都是轻的,我跟你说,要不我就去找几个人,把他堵在巷子里面,给他点儿教训。”宋若蓝帮着白清棠搬着箱子,说道。

白清棠笑了笑,说:“你可别,我俩这刚离婚,要是他就被人打了,我就是第一嫌疑人。总归是无关紧要的人,为了他兴师动众,他还不配。”

“我说你人变圆了,怎么嘴巴也变厉害了,以前你可是不会说出这种话来的。”宋若蓝说。

白清棠耸了耸肩,她并不是一个软弱的包子,只不过,是懒得与人计较罢了。

电梯门打开,白清棠和宋若蓝手里都搬着箱子,并没有看清楚里面的情形。

她这一层,一直以来都只有她这一户住户,白清棠想当然地就认为电梯里面没有人,

她抬脚往里面走,却不想直接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小心!”

男人低沉感性的声音响起,奈何白清棠已经收不回脚了。

她的身体由于惯性直接朝前扑过去,下一秒,就连人带箱子砸在了男人的身上。

白清棠能够清晰的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以及来自于身体与地面的撞击声音。

“天呐。”宋若蓝惊呼了一声,连忙放下手上的箱子,将白清棠拉了起来。

“棠棠,你怎么样啊,有没有事啊?”宋若蓝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番白清棠,确认她没有异样才放下心来。

“我没事。”白清棠拉住宋若蓝的手,给了她一个眼神。

两人齐齐朝着电梯里面看过去,男人一身西装,却狼狈的躺在电梯里面,头顶是两个硕大的箱子。

宋若蓝终究是没有忍住,扑哧地笑出了声来。

2019-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