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清棠坐在沙发上面,手上捏着一纸离婚协议。

卧室里面,男女苟合的声响不停地传出来,却丝毫没有叫白清棠有何反应。

终于,当房间内的声音停止,房门被打开,李宣杭从屋内走出来,看到白清棠坐在沙发上,鄙夷道:“白清棠,你可真是不要脸啊,居然听现场直播,怎么样?是不是有反应了?要不要我帮帮你啊?”

白清棠凤眸轻抬,看向这个只裹着一条浴巾的男人。

这是她的丈夫,在三个月前,他们结婚了。

然而,三个月,她躺在病床里三个月。

婚礼当天,她发生了车祸,被送进医院治疗,激素使得她的身体迅速的肥胖了起来,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她从原来的不过百斤,变成了现在一百五十斤。

就在昨天,她的丈夫李宣杭来到医院,将一纸离婚协议书交到她的手上,说是受不了她这副丑陋如猪的模样,要和她离婚。

“杭哥哥,你怎么能这样,人家刚刚没有满足你吗?你怎么还想碰那个油腻腻的女人。”女人娇嗲的声音响起,从屋内走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白清棠的表妹,卢新月。

“表姐,你和杭哥哥都离婚了,这么缠人,也太丢白家的脸了吧。”卢新月穿着一件浴袍,挺着她傲人的曲线,讥讽地对白清棠说道。

白清棠嘲弄地勾了一下嘴角,瞧瞧,她这都是招惹了什么样子的人?

她还没有说话呢,一个两个的,都来数落她的不是。

白清棠将手上的离婚协议书递过去,对李宣杭说道:“叫你失望了,我对你可没有半分妄想,我只是不方便打扰你们的兴致,毕竟,动物可以不要脸,人得要脸。”

“白清棠!你说什么!”李宣杭怒了,这个女人,自己肥胖如猪,却敢骂他不是人。

“李宣杭,我来这里,不是对你纠着不放的,而是为了告诉你,这里是我的房子,现在你和我已经离婚,你无权再住在这里,所以,带上你的东西,和你的姘头,从这里滚出去。”白清棠说。

她始终端坐在沙发上面,明明已经胖的成不人形,却偏偏带了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

一双凤眼就那么似有若无地盯着人看,偏偏叫人徒生几分畏惧。

李宣杭有那么一刻,是真的怂了。

倒是卢新月轻笑了起来,“表姐,你该不会还以为自己是白家的大小姐吧,白家都落败了,落败的凤凰不如鸡,你在这儿给谁脸色看呢?”

白清棠闻言,唇角微勾,看向卢新月。

“表妹这是承认了自己是鸡?”

“你!”卢新月气得浑身发抖,这个该死的女人,明明都已经输给她了,居然还敢和她呈口舌。

“我再说一遍,这里是我的房子,你们没有资格在这里,现在,我给你们时间带着你们的东西给我滚蛋,要是你们再胡搅蛮缠,我不介意报警。”白清棠浅笑道。

“我想,李先生应该不会想和自己的小女人去局里面喝杯茶吧?”

“好你个白清棠!你给我等着!”李宣杭气到不行,却也只能朝着白清棠怒吼一声,便带着卢新月灰溜溜的离开了。

2019-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