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清棠很快发现了不对,按照道理来说,这么长时间,这男人怎么也该起来了。

然而,他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却是不敢动弹的样子。

白清棠的心中咯噔了一声,连忙蹲身下去,询问到:“先生,你还好吗?”

“可能……不太好……”男人声音带着几分隐忍,却依然可以听得出来,他很痛苦。

白清棠彻底懵了,她……

难道把这男人给压残了?

“能不能请你们先帮我叫个救护车?”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可以听得出来,他疼痛难忍。

白清棠立刻摸出手机,拨打了120。

救护车大概在十几分钟以后到达,男人被抬上了救护车,白清棠和宋若蓝也跟了过去。

宋若蓝小声在白清棠的边上嘀咕,“这人也太脆了吧,黄瓜做的吗?怎么一碰就折。”

白清棠没有说话,只是心底充满了歉疚。

的确,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将一个一米八的男人给撞断了腰。

男人趴在担架上面,声音低沉地响起:“我听得到。”

宋若蓝立刻怂了下来,挽住白清棠的手,往她的身后挪了挪。

救护车很快到了医院,男人被推进了手术室,白清棠难得有几分忐忑。

她坐在走廊上的长椅上面,目光落在自己粗了不是一星半点儿的腿上,说不失落是不可能的。

现在的腿,几乎比她住院之前粗了一倍。

她并没有来得及适应自己的新身材,就惹出这样的祸事来。

这对白清棠来说,不可谓不是一个打击。

手术室的门打开,医生从里面出来,直接告知她们,“腰椎骨骨折,好在不是太严重,修养个一个月就行。”

白清棠点了点头,此刻的心情有一些复杂。

她有一些不知道自己应该庆幸还是应该气馁,这个意外来的她措手不及。

病房。

白清棠站在病床边,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那个男人。

她说:“对不起,我会负责。”

男人此刻行动不便,只能够微微扭动脖子来看向白清棠。

女人的确胖得让他惊讶,只是,他并没有想到,她的威慑力竟然会有这么大,直接将他弄成这个样子。

不过,看到此时耷拉着脑袋对自己说着会负责的女人,他却是有一些不忍心说出什么严重的话来。

他清了清嗓子,说道:“那我住院的这段时间,你就来照顾我吧。”

白清棠猛地抬起头来,对上男人的眼神。

她原本只是想负责他的医药费,以及请个护工来照顾他。

似乎是看出来了白清棠的想法,男人说道:“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难道还想找人来照顾我?”

“没有,我会负责,”白清棠说,复而又补充了一句,道,“亲自负责。”

男人似乎很满意白清棠的这个反应,便说道:“那晚餐就麻烦了,我嘴巴比较挑,吃不惯外面的饭菜,有劳了。”

白清棠难得的有一种如鲠在喉的感觉。

她就不该一时嘴快就说对他负责,她已经能够想象的出来,这个男人之后会怎么来刁难她了。

2019-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