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知我因为做了噩梦,早上早早起来,准备来到院子里锻炼锻炼筋骨。顺便去看看莫容非回复的怎么样。

她依着记忆溜达到莫容非的院子,一路上能隐隐感觉到被许多双眼睛注视着。大概是保护莫容非的人吧。莫容非已经起床,正在用早饭。

林知我和他打了个招呼,就自顾自坐下了。她发现这桌子上刚好还有一副碗筷。

“给你用的。”莫容非看她有点疑惑,于是解答了这个问题。

“谢谢。”说着林知我就毫不客气地开始吃饭。估计是当乞丐当的久了,能吃饱饭的日子太少,林知我每顿饭都吃的很多,以至于她怀疑自己是个饭桶,但也只能安慰自己在长身体。

她看到桌子上的菜里,有昨天她给莫容非吃的那种青菜。

“光吃这菜叶可解不了毒。”林知我说着夹了一筷子到自己的碗里。

莫容非的筷子一顿,看了无病一眼。无病眼神瞟向别处,虽然他知道昨晚主子好了肯定和这菜叶无关,但是他不知道怎么的,觉得主子就是应该多吃点这种菜。

林知我眼珠一转,对莫容非说到“不如这样,我保你坐上武林盟主之位前,都百毒不侵。你在这段时间教我武功心法怎么样?”

林知我心想,反正这身子是个天生的练武的好苗子,而且放着这么一个武功高强的人不向他学习,实在是浪费了。

莫容非觉得这样倒是也很和合适,“那你能否告诉我,那天你是怎么解的我的毒?”

“如果我告诉你,你要替我保守秘密。不然下次你再中毒,我可不救你了。”林知我一脸神秘的对莫容非说,顺便示意他把其他人都退下。

莫容非示意无病,无病虽然好奇,但还是恭敬地退下了。

“还有暗中那几位呢?”莫容非有点惊讶,她如此敏锐。便挥挥手,几道风过后,林知我终于觉得没有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了。

“这是我的秘密,但是既然我们如此有缘,我也不讨厌你,还要向你学武。便告诉你吧......”林知我放下筷子,从椅子上蹦下来来到莫容非耳边,悄悄告诉他,“我天生百毒不侵,这一身血液便是解药。”

莫容非觉得耳边痒痒的,但是听到的内容更让他震惊。如果是这样,那天的菜叶上有她的血液吗?

林知我回到椅子上继续吃饭,“不过基本上眼泪皮脂什么的也是一样。”林知我突然想到,自己和唐僧倒是很像,吃一口她的肉,同样可以百毒不侵,长生不老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是多活十年八年倒是没问题。也因为如此,她才让莫容非退下了那些人,她现在手无寸铁,若是被别人知道这个秘密,她觉得自己会死的比莫容非还快。

前世,林知我因为这个天生的特异,并没有好好修习中医。虽然是中医世家,但是她还是走上了西医的道路。在医院里,她被称作冷面女神,百毒不侵。唯一让她流露温柔的便是那个男人,她的未婚夫,但也就是因为这个软肋,她彻底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如果你不信的话,下次你那个不知敌友的恋人再给你下毒的时候,可以试试。”林知我吃完了饭,坐在椅子上认真喝茶。随意地说出了这句话,丝毫不在意自己是在往莫容非的伤口上撒盐。

莫容非早就知道,蔓儿在给自己下毒,是慢性毒药,想是不希望他能够发觉。他想她大概有什么苦衷吧,他只是不愿意相信,她已经变了心。

林知我看着莫容非神色暗淡,没再说什么。莫容非抬起头来,”从明天开始我教你武功。”

林知我满意地点点头,准备出去回屋,顺便叫无病他们进来。而就在这时候,无病倒是来到门外,“禀告主子,柳公子来了。”

无病的话刚说完,林知我就闻到了一股药香随着一人飘来......

2019-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