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的人穿了一身白衣,唇红齿白,长了一双桃花眼。他见到林知我并没在意,以为她就是莫容非府上新来的下人。

“你身体可还好?”来的人也不见外,进来就去搭上了莫容非的脉,他听江湖上传言莫容非受了重伤,不会参加一个月后争夺武林盟主的比赛。他和莫容非是很好的朋友,听了这个消息,立刻马不停蹄的从药谷赶了过来。然而来的路上他十分纳闷,为何莫容非受了重伤,却没派人去药谷找他。

他摸着莫容非的脉,十分疑惑。莫容非脉象平稳,身子并无大碍。甚至常年旧疾都有所改善。

“哈哈,卿弟不必担心。我是曾受了重伤,还被奸人下了毒,然而现在已经没事了。”莫容非说着,眼神看向了本来欲走,现在却坐在一旁继续喝茶的林知我。

柳沐卿本以为林知我就是个下人,这时才发现她竟坐在一旁自顾自地喝茶。

“莫非,是这位姑娘救了你?”柳沐卿看着林知我,竟然还确认了一下她是男是女。林知我不禁汗颜,看来她还是得多吃点饭才行。

林知我抬头笑意盈盈地看着柳沐卿,竟然看得柳沐卿有点脸红。他自幼跟着师傅在药谷学医制药,很少与女人接触。以至于他现在和女孩或者女人说话都会有点不自在。之后和莫容非成为朋友,也只和蔓儿说过话。

“这位姑娘是林知我,也是她救了我的命。”莫容非主动给二人介绍对方,“这位是药谷的神医柳沐卿,卿弟也是医学奇才,今年十六岁便已经是名满江湖了。”

“没有没有,做大夫的救人为重,名声到没什么所谓的。”柳沐卿连忙摆手,被莫容非夸得有些不好意思。

林知我听他的这句话倒是对他有点好感,医生在世最重要的便是治病救人,不该对名声看的过重。

“挺可爱的。”林知我边喝茶边笑着说了这么句话,她是以原本的年纪看柳沐卿,觉得这个小弟弟挺可爱。但是却让听到的柳沐卿更加不好意思了。一时间不知道和林知我说些什么好。

倒是林知我听说他是药谷神医之后,倒是很想知道他的医学水平究竟到了什么造诣。但是不免太过唐突,于是也没说什么。

柳沐卿告诉莫容非自己要在他这里呆一段时间,好不容易从药王谷那与世隔绝的地方出来。他准备在镇上呆一段时间,顺便给别人看看病。

“你要在哪里给人看病?”林知我听到了自己感兴趣的问题,于是插话问道。

“镇子上有家医馆,掌柜和我有些交情,我会在那里坐堂看诊。”柳沐卿说到,“林姑娘也对医道有所研究?”

“嗯,你看诊的时候,我可以在旁边观摩一下吗?”林知我觉得若是能看到药谷神医看诊,应该也会对这个世界的医疗情况有更多的了解。

“林姑娘真是好学啊。”莫容非不由感叹,又要和自己学武功,又想去看柳沐卿治病救人。“卿弟,不如我们和林姑娘一起去医馆看看?我也顺便活动一下筋骨。”

“可以吗?”林知我兴奋不已,她终于要上街看看了。

莫容非点点头,“嗯,顺便给你买几件女孩子的衣服。”

林知我尴尬不已,她都忘了此刻穿着的还是不合身的男装,

“不用不好意思,这是对你的报答。”莫容非怕林知我不好意思,赶快补充了一句。

“我才没不好意思。”林知我皱了下鼻子,这是她不好意思时下意识的动作。但是看着莫容非眼里,却觉得十分可爱。

林知我大步走在前面,推开府门。在内心大喊着:新世界,我来啦!

2019-1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