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容非惊讶地看了一眼林知我,他想的是,这么小的小屁孩哪懂人情世故,但是又一想,她是个小乞丐,早熟也是正常。并且,她说自己中的毒能解,本身就不寻常。

林知我拿起一片菜叶,给莫容非放到了嘴里,“吃了。”

莫容非刚要说我不饿,就见林知我眼里却都是不容拒绝的神色。莫容非吃了那片绿油油的菜叶,然后渐渐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他发现菜叶一吃下去,浑身的不适都渐渐减轻了,而气色也渐渐变好了。

站在一旁的无病当然也看出了他家主人的变化,不由得有点震惊。这真的是个九岁的小乞丐吗?莫非是个来人间体验疾苦的神仙,一定是了,话本里都是这么演的。

“毒解了。”林知我又把了把莫容非的脉,“你一直忧思过度,我再给你开方药。”

说着林知我走到书桌前,提笔沾墨,洋洋洒洒写了一张药方交给无病。无病拿给莫容非,示意他看一眼。

“我信她,去抓药吧。”无病点了点头,转身出了屋子。现在屋子里就剩下林知我和莫容非。

林知我又喝了口茶,“说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这么多人要加害于你。”

“你怎么知道我会告诉你?”莫容非看着林知我,“而且我更好奇你的身份。”

“我救了你两回,难道还不能换句实话来听听。而我,就是街边的小乞丐而已。”林知我用一双水汪汪地大眼睛看着莫容非,眼里仿若有星辰。

“要说你只有九岁,我真的是不信。”莫容非别过头,开始给林知我介绍他自己。

莫容非,他是如今最炙手可热的武林盟主候选人,然而也正因如此,成了众矢之的。毕竟如果没了他这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剩下的几人还能争上一争,而只要有他在,别人断不可能有机会。于是剩下的几人就联合起来对付他,单挑虽然打不过,但是群殴就不一样了。莫容非也正是因此渐渐败下阵来,还被人下了毒。

林知我觉得很有趣,心里更是攒了不少问题。她端了杯茶给莫容非,全然没在意那是她用过的杯子。莫容非迟疑了一下也就着杯子喝了口水。男女授受不清,这小乞丐不知道吗。

说着林知我还搬了个凳子坐在他床旁边,“你有这么厉害吗?我倒是没看出来。而且才十八岁而已。”

“十八岁而已吗?敌人有九人,自古皆是如此,盟主之位又哪是那么好得的。”莫容非突然若有所思。

“是吗?恐怕你的敌人不止九个,其中一味毒药,可不是敌人能下的。”林知我看着莫容非的眼睛,他的眼神很平静,悲伤转瞬即逝,但还是被林知我看到了。

“你深爱她,她可不一定深爱你,何况人心易变,今日爱人明日仇人也很正常。”林知我对莫容非说,也是对自己说。如此来看,他们还真是同病相连。

无病此时抓了药回来,推门进来。林知我嘱咐莫容非药要连续吃七天,七天之后,身子就无碍了。

这晚,林知我在莫容非的府里睡下了。她实在太累了,沾了枕头就睡着了。只是睡得不太好,梦里又梦到了死的时候,她深爱的人将刀子插在她的心脏之上,那张脸上的快意,比疼痛更让她难过一万倍。

2019-1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