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夫人打量着苏云岚,她低着头没说话,也不知作何感想。

黑油油的秀发略微盖住了苏云岚的眼睛,只能依稀看见羽毛呼扇似的美睫,谁也看不清她的表情,更不可能明白她的心思。

刘夫人等了半天,也没见苏云岚接话,咳了一声,像是在提醒。

可苏云岚就像是聋子没听见一样,还是低着头,像是整颗脑袋都被焊住了一样。

刘夫人无奈,只得自己开口问:“这样的宴会,你只怕是没去过的吧。”

苏云岚悄悄勾起嘴角,眼中闪过一丝嘲弄,身为庶女的苏云岚当然没见过大场面,做梦都想出一出风头,可身为太后的苏云岚见多了这样的场面,早就腻了,也明白了什么叫枪打出头鸟。

若是能拒绝刘夫人的要求自然最好,只可惜现在,苏云岚没有拒绝的资本。

刘夫人的手指在桌上有节奏的轻轻敲动,苏云岚知道,这是在等自己表态。

她抬起头,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向往:“母亲,这样大的场面,云岚没见过。”

刘夫人这才却松了一口气,像是慈母一样笑着说:“如今你年岁大了,也该去见见大场面,这场宴会你也跟着去吧。”她说着,脸上浮现出温柔之意。

上一世,苏云岚就被这份虚假的温柔哄骗的不知东南西北。

现在再来看,刘夫人就如同施舍一般,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宛如看着蝼蚁。

苏云岚经过了上一世的磨练,早已明白刘夫人向来就是这样趾高气扬,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就算是利用她,也是施舍似的利用,好似自己能被利用是天大的恩赐。

她不动声色,露出一个恬静又带着兴奋的微笑:“多谢母亲。”说完这话时,眼神都亮了起来。

刘夫人看她是真的向往,才算松了一口气。

苏云岚的才情有多优秀她最清楚不过了,只可惜她是个庶女,再优秀,这辈子也只能躲在云月的背后做一个影子,心甘情愿的做云月的踏脚石。

她叫人给苏云岚又摆上了一盏茶,这是庶女不可能拥有的珍贵之物。

似是赏赐,但更多的是震慑,刘夫人要苏云岚清楚,她只是一个庶女,任何珍贵的东西都只能仰仗嫡母的施舍,唯有把嫡母伺候的舒心,她才能活的安心。

苏云岚也不矫情,如今她是庶女,分不到什么好东西。

前生在深宫之中,她是太后,用的自然都是最好的,如今回到这儿来后,庶女的份例不同嫡女,导致她一切都不大习惯,就是饭食也都味同嚼蜡,一样也吃不惯。

现在有好东西,她自然却之不恭。

只可惜,现在定远侯府上的东西,她依旧看不上。

茶水只是轻轻抿了一口,整杯清茗就被放在了桌上。

刘夫人没发现她的变化,接着道:“带你去也可以,只不过,你也得做些事,不然带你去也无用。”

苏云岚的手一僵,终于还是到了这一步吗。

她不动声色,安静的等着刘夫人的下一句话。

2019-1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