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贤仁诚宪恭懿至德圣太后。

这是苏云岚残魂在史书上看到的自己的谥号。

想她苏云岚聪明一世,却输在一个庶女的身份上,不得不被嫡母当做礼物送出。

不得已十四岁被迫为皇子侍妾,不得已十七岁只能屈居宝林之位,不得已去迎合根本就不爱的男人,在二十一岁养育一子,坐上九嫔之一的昭仪之位,不得已做曾经自己最不屑做的事,又伏低做小隐忍十年弄死了所有的敌人,三十一岁荣升三夫人之一的贵妃,代皇后掌管凤印。

待到皇帝病故,新帝登基后,尊她为母后皇太后,从此之后不仅权掌后宫,更是权倾朝野。

只可惜新帝早年在宫廷斗争中伤了根本,二十岁撒手人寰,她看着五岁的幼帝被背上皇位,从此悉心教导,教他他从一个稚龄孩童长成威名远扬,众国朝拜的天可汗。

可再回首,她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剩。

心动的男人娶了别人,美满一生,她却只能在深宫之中小心筹谋,不断的去杀人,去谋害,让鲜血染红双手,到头来,只能看着他说出最狠毒的话:苏云岚,我恨你!

苏云岚不甘心啊,就算是太后,就算权倾朝野又如何。

她只是想像个普通女人那样,有丈夫疼爱,子女绕膝,就因为庶出,就必须一辈子都过得不得已吗!

苏云岚不甘心!

不成想,带着一口怨气魂归天际之后再次睁开眼,看到的却是镜中十二岁的自己。

黑发如云,梳成堕马髻,珍珠和红宝石攒成的珠花缀在发间,留下两段赤金流苏垂在小巧的耳边,和脖子上镶着红宝石的赤金项圈正好成一套,压在海棠色绣着飞蝶的衣衫上,更显得活泼娇艳。

那是含苞待放的年纪,早有睥睨众女的风姿。

苏云岚暗叹老天眷顾,侧着头看向窗外,阳光比当年宫中的要更暖上几分。

只可惜良辰美景,总有人不让她好好观赏,跟在嫡母赵夫人身边的刘姑姑板着一张脸推门而入,连行礼都懒得做,冷冰冰的说:“二姑娘,夫人请你过去一趟。”

苏云岚藏住心里的小心思,像是往常一样笑靥如花的应了下来,就像是做一个庶女的本分,恭恭敬敬的送走了嫡母身边得宠的奴才,稍稍收拾自己后,带着不相熟的丫鬟,小心谨慎的踏进嫡母所在的正房,盯着烈日受着下马威,直到头晕目眩才得以进门。

刘夫人是侯府的女主人,穿着锦衣华服,吃着山珍海味,享受着身处高位的一切,虽说年过三十,却依旧似二八年华,若不是高高挽起的妇人发髻,真会叫人认错。

她对谁都是一副笑眯眯的脸,当初的苏云岚,也以为她是个慈祥的母亲,只可惜不是自己肚里爬出来的,谁又会用心?苏云岚当初傻得可以,真以为嫡母就是亲娘,忘了,没有女人会容忍能威胁到自己孩子的存在。

苏云岚稍微心疼了一下当初的自己,骂了一声蠢,跪在地上向着刘夫人磕了头。

“母亲安好,拜见母亲。”

她不似往常那般谄媚的自称女儿,反让刘夫人惊异的看了一眼。

“坐。”仅仅只有一个字,可口气却不同寻常,有眼色的丫鬟早已搬来了软凳子让苏云岚坐下。

苏云岚不卑不亢,坐姿得体,就是向来古板严厉的刘姑姑也挑不出毛病,不禁让人感叹,江姨娘那扶不上墙的烂泥是怎么生出这么得体的闺秀来的。

若是往日的苏云岚,此刻已经叽叽喳喳的絮叨起来,一直等刘夫人不耐烦的叫她闭嘴才作罢,只是今日的她意外的沉默,就那么静静的坐在凳子上,一直到刘夫人都忍不住开口。

“云岚,今日找你来,是有一件事和你商量,你们都下去,刘姑姑留下。”

苏云岚垂下头,低声称了一声:“是”

紧接着又是沉默,安静的就像是一尊雕像。

这样好的耐性,自然是在深宫之中搓磨出来的。那一座吃人的宫殿里,若学不会忍,只会成为别人的口中食盘中餐。

在摔了第一次大跟头后,苏云岚学会了隐忍。

这一忍,就是十几年。

从入宫第一天,被皇后罚跪,她顶着烈日在凤仪宫外跪了五个时辰后,她就学会了用忍耐面对一切。

此刻只是和刘夫人比拼耐心,不过尔尔。

刘夫人只当是江姨娘叮嘱过苏云岚,并未把她的改变放在心上,只轻轻地说了一句:“你可知道再过半月,宫中就要举办群臣大宴了?”

苏云岚怎么不知道?就是这一场群臣大宴,改变了自己的一生,刘夫人李代桃僵,让她在台上献艺,等到换场的功夫,强行把她扯了下来,把自己那个草包女儿苏云月塞了上去。

皇帝的赞赏,皇子的倾心,从此全都归了苏云月,她苏云岚辛苦一生,都给苏云月做了嫁衣裳。

苏云岚看到刘夫人那张伪善的笑脸,心中忍不住掀起波澜,当初她贵为贵妃之时,刘夫人就因病去世,她甚至连报复都做不到!如今再见仇人,几十年堆积起来的恨意都爆发了出来。

在辅佐小皇帝,深居浅出在后宫的佛系岁月里,苏云岚学会了看淡一切,可唯有刘夫人,只淡淡站在哪儿就能破了她的淡然。

“云岚并不知晓,多谢母亲告知。”苏云岚的嘴巴略微一张,道明了自己不过是个养在深闺中的庶女。

今天刘夫人找她是来干什么的,一如从前。

再凉薄无情的人,也有柔软的一面。

刘夫人身为定远侯府的女主人,自小天资聪颖,美貌不凡,定远侯苏文瑞也是当初的青年俊杰,如今的朝中重臣,二人相结合,原本生出来的孩子就算不是举世无双,也该是人中俊杰。

可偏偏他们只生了唯一的嫡出女儿苏云月,这个女儿一没有继承刘夫人的美貌聪明,二没有继承苏文睿的读书天赋,是个结结实实的草包,白占了一个嫡女的位子,却没有半分拿得出手的东西。

苏文睿因这个女儿,对刘夫人凉薄了好多,家里的妾室也多了几位,刘夫人因这个女儿受了天大的委屈,可却没有恨,反而把所有的爱都给了这个女儿。

为了能让这个草包女儿前途似锦,牺牲的就只有苏云岚这个庶出女儿了,不对,在刘夫人看来,她只有一个女儿,庶出的存在,就是一条让她差遣的狗,仅此而已!

庶出的儿子,也许可以稍作培养,早早的养在自己身边,分离开儿子和母亲,日后这些儿子尊敬的就只有她这个嫡母,但庶出的女儿,那只不过是一件可以送出去的物件罢了。

当年的刘夫人也是这样做的,苏云岚屈服于刘夫人的淫威之下,收敛尽全身的光华,甘心给苏云月做一个影子,从替她献舞开始,一直到替她考试,替她缝嫁衣,甚至替她去皇子府铺路。

以至于养虎为患,待到苏云月身为嫔妃之时,多次暗害她腹中胎儿,只有老天知道她花了多大的心思才从苏云月的围杀之下诞下一子,成功的养育成皇帝。

苏云月不过是命好,从正房夫人的肚子里爬出来,才有了一切,而她这般优秀,这辈子断不会再这般折辱自己!

这仇,可谓不死不休。

2019-1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