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狄以为她要放弃,眼神里掩饰不住的得意,放在她小臂上的手顺势移到了她的肩膀。

嘭!

然而就在他想要将云倾浅揽入怀的时候,包厢的门突然被一脚踢开!

云倾浅此刻的意识逐渐变模糊,只觉的恍惚中有一人将自己揽腰抱起。

想要挣扎的她却突然觉得此人莫名的让自己心安。

是谁呢?

云倾浅很想睁开眼睛看一看,却怎么也睁不开。

只是觉得这个人无比的熟悉,靠着他的胸膛又暖又舒适。

之后包厢内的吵杂声渐渐远离,四周变得安静起来。云倾浅像猫儿般的在那人怀里蹭了蹭自己疼痛的脑袋后终于放下所有防备陷入沉睡。

帝豪酒吧的顶层总统套房内,躺在床上沉睡中的云倾浅眉头微皱。

洛天郁脱下自己被她吐了一身的西装外套丢进洗手间。

看着她难受的表情,洛天郁只觉得自己怒气还未消散,拿了热毛巾仔细的擦拭着她的脸颊和手臂,打开了落地窗,这才坐在床边安静的看着她。

仲夏夜的风从云倾浅的脸上轻柔拂过,先前的浑身灼热感瞬间消散了一点儿。

大概是觉得舒服了些,她慵懒的蹭了蹭枕头后才眉头舒展继续沉睡。

见状,洛天郁抬起手轻轻将她脸颊旁的一缕发丝拂至耳后。

三年未见的容颜,再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出现在眼前,洛天郁莫名的有些心慌。

仿佛命运之轮无声的转动,终究逃不过对她的思念。

想起方才在走廊内无意间看到她在包厢里,洛天郁更是觉得冥冥之中都是定数。

她是他的劫,终究逃不过。

本来极少来酒吧的他今夜是过来和别人谈论重要事情的,却不曾想,会在这里遇见她。

时隔三年,再见她,一头墨色的长直发已经变成了性感随意的大/波浪卷。

发丝被她轻轻挽起,少有的几缕散落在耳畔,看起来颇为随性与撩人。

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衬得她气质独特即使随意站在人群中都会独揽芳华。

真的是,一点也没变。

和三年前的她一样,那样美,那样摄人心魄。

房间内还有另外三个人,其中为首的中年男子就坐在云倾浅旁边,洛天郁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帝都富益集团董事长。

传言他好色猥琐,商业上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其实单看他的长相也能辨别出来。

而云倾浅,就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她身前的台面上摆放了十几杯酒,看那艳丽色泽似乎也是多种酒混合而成。

饶是如此,她还是一杯接一杯的喝着。

就连喝酒的动作都极其潇洒,似乎让洛天郁错觉她是个很会喝酒的人。

实则,他了解她,一杯就足以跌跌撞撞的女人。

包厢内付狄猥琐的笑着,眼光不停地打量着云倾浅上下,似一头饿狼,想将人吞噬殆尽一般。

包厢门外,洛天郁的眉头微皱,在看到付狄不太安分的手时,心底怒气更甚一分。

他知道,云倾浅不会独自一人出现在酒吧这种场合,何况还如此豪饮。

2019-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