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姐,只要你喝完这十杯酒,我就原谅云星逸刚才的粗鲁行为……否则……”

帝豪酒吧VIP包厢内,昏暗的灯光照射在云倾浅身上,让本来眼睛就有些不舒服的她不自觉的眯了眯眼。

耳畔传来的声音掺杂着些许猥琐与刁难,再看向说话的那人,不过一米六的身高满身肥膘,光秃的头顶被灯光折射出令人反胃的油光。

另外还有两个男人,恭敬的站在一旁,一副保镖模样。

就在十分钟之前,云倾浅接到电话,说云星逸在帝豪发酒疯,竟然对帝都著名的富益企业董事长付狄大打出手!

眼下正是云氏集团的关键时刻,云星逸作为集团继承人,一举一动都处在风口浪尖,尽管他年纪尚轻随性惯了,也不可能这么胡闹。

电话是付狄的秘书打来的,用脑子想也知道他的目的不只是云星逸。自己回国才短短一个星期,期间也只和云星逸一起去拜访过想要入股云氏的富益集团。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电话?还恰巧在帝豪被打?打了又不声张,只是叫自己过来解决?

“付总,您说话算话。”

轻叹一口气,云倾浅端起桌面上一杯酒一饮而尽。

灼热的刺痛感瞬间席卷了她整个胃腔。

“哟哟哟,云小姐真是好酒量,看不出啊,你还是个烈性子!”

付狄一边拍手叫好一边走到云倾浅身边坐下,眼里掩饰不住的贪婪与好色。

云倾浅强忍住不让自己咳出声,雪白的小脸瞬间涨的微红,倒是更添了几分迷人。

第二杯。

第三杯。

第四杯……

几乎是一气呵成,云倾浅一杯接一杯的将烈酒喝下,生怕手上的动作停顿后就再难拿起下一杯酒。

“云小姐,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不如你以后就跟着我……”

付狄显然也没有想到云倾浅竟然这么能喝,好不容易设下今天的局,要是真让她喝完这酒,岂不是功亏一篑?

说着便抬手去搭云倾浅的肩膀,却被她一个闪身避了过去。

“还有六杯。”

淡漠的语气和冷傲的眼神,让付狄浑身一哆嗦,背后突然觉得一道冷芒闪过。

这女人,看似柔弱,却有种难以言喻的气场。分明是她在祈求自己放过她弟弟,怎么变得好像在施舍自己一样?

喝酒的同时云倾浅脑子快速的运转,十杯喝完估计自己是没有能力走出这包厢的,云星逸还被关在隔壁,若是不想个两全之策,只怕自己都很难脱身。

第八杯。

云倾浅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真不知道这杯子里都掺杂了哪些烈酒混合而成,放在往常,一口就足以让自己晕眩。

不能倒下,这是她脑海里唯一的念头。

付狄眼看着云倾浅伸手去拿第九杯,赶忙搭上她纤细的小臂阻拦住。

“云小姐,不要逞强啊!只要你愿意跟着我,整个帝都以后没人敢再说你们姐弟半句!”

被阻拦住的云倾浅身子一个不稳就要倾倒在一旁,赶忙用尽全身力气一手撑在面前的玻璃桌上。

2019-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