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眼下,大概是云氏的事情让她不得以才来找付狄。

包厢隔音效果不错,洛天郁听不到他们在谈论什么,但是在看到付狄过分的举动时,他无论如何也忍不住冲了进去。

富益虽说比不上洛家这样的商业巨头,但在帝都,也是响当当的人物。

洛天郁刚刚接手洛家全部企业,根基未稳,如此贸然去得罪对方,免不了以后在帝都会遇到些麻烦。

可是,他来不及想,也顾不得那么多。

“没想到时隔多年,再次相见竟是这样的场景。”

“你还好么……不……是他对你好么?”

似乎是喃喃自语,洛天郁望着床上的人儿拳心不自觉紧握。

“若是对你好,又何至于让你发生这种事。”

嘴角一抹自嘲的笑,洛天郁眼神里闪过一丝落寞。

“咚咚咚”

轻轻响起的叩门声打断了洛天郁凝视的动作,给云倾浅掖好被角后才站起身走到房门外。

“洛少。”

贴身保镖洛奇压低声音站在外面,未敢向房间内瞥上一眼。

“说。”

洛天郁轻轻关上房门,眼神瞬间变凌厉。

“都查清楚了。晚上八点云星逸在包厢内打了付狄一拳,随后被关到了隔壁包厢,紧接着云小姐就被叫过来‘善了’。”

“打人?”

洛天郁不可置信的眼神微眯,认识云星逸七年之久,即使冲动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动手。

难得碰上少爷感兴趣的事情,洛奇恨不得全部交代个清清楚楚。

“云氏最近资金链断裂再加上严重的亏空,正在寻找合作伙伴入股,三天前他们去了富益集团,不知为何本来想要入股的付狄却突然改变了主意。”

见少爷没有打断他的意思,洛奇赶忙继续说道;“今晚他们约在这里再次商议入股的事情,结果一言不合云星逸就大打出手……”

“等等。”

洛奇正欲说下去,洛天郁突然冷声道。

“什么是一言不合。”

“就是……付狄说,你姐姐是个尤物,只要你愿意让她陪我一段时间,入股什么的都是小意思……”

洛奇小心翼翼的原话重复着,突然感觉周身的气温都下降了三度。

“走。”

洛天郁眼里闪过一丝冷漠,拿过洛奇准备的外套穿在身上冷声道。

“去哪?”身后洛奇不解的跟着。

“善了。”

中午,炽热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落在床上,照到了云倾浅的侧脸时,云倾浅才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坐起身。

记不得昨夜最后发生了什么,现在只觉得头疼欲裂。

“叮铃铃……叮铃铃……”

耳畔传来了手机的内置铃声,云倾浅下意识的摸了摸枕头旁按下接听键。

“浅浅,你在哪!”

突如其来的吼叫声吓得云倾浅险些丢掉手机。

也正是因为这一惊吓,思绪也瞬间清晰了起来。

“巧雯?”

一边接听电话一边下床站起身,只是潦草的看了下四周,云倾浅就知道了自己的所在地,再看向自己身上衣衫整齐完好无损,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2019-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