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汀兰刚回到公寓,还没来得及锁门,就接到林筱含的电话。

“汀兰,我出事了。我和陈白约会被狗仔拍到了。”

林筱含的一句话,彻底让她从遇见顾宁城的恍惚中回过神来。

夏汀兰觉得头疼,她用手揉了揉太阳穴,说道:“不是让你和陈白断了吗?你怎么又去见他了?”

“陈白要出国了,我忍不住想去见他一面。谁知道,就被狗仔拍到了……”林筱含哽咽着说道。

夏汀兰长叹一口气,看来今天晚上又是一个不眠夜了。

“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来想办法。你今天晚上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睡一觉。”夏汀兰柔声安慰道。

挂了电话,夏汀兰的唇角溢出一丝苦笑。

今天还真是不同寻常的一天,先是在酒局上被人灌酒还没谈下合同,后又遇到三年没见的顾宁城,现在又摊上这么一个事儿。

真真是糟糕透顶。

她摇了摇混乱的头,头发上还挂着的水珠落了两颗下来,溅在她的眼睛里。她这才想起,自己现在最该做的,是把事情都放下,去浴室洗澡。

顾宁城还是那么粗暴,她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他从头顶浇冷水了。好像每一次喝醉,她都会被他用这种方式“醍醐灌顶”。

想到顾宁城,夏汀兰心底一酸,这种酸涩的感觉渐渐蔓延开来,最后席卷了她的全身。

洗完澡出来,夏汀兰便坐到电脑前,开始思考怎样应对明天的新闻。

夏汀兰做了林筱含三年的经纪人,把她从名不见经传的十八线的小明星带到现在的三线位置,她付出了很多心血。

这个时候的林筱含正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绝对绝对不能有任何绯闻,更何况,还是这种女明星和有妇之夫纠缠的丑闻。

她想都不敢想,这样的新闻被爆出之后,林筱含刚刚有所起色的事业会经历怎样的打击。

她强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开始准备公关文案。

刚写到一半,放在桌面上的手机铃声响了一下,有一条短信进来。

夏汀兰淡淡地瞟了一眼,然后愣住了。

那是一个陌生号码,短信的内容是:林筱含的照片在我手里,要想不被曝光,明天早上来酒店找我。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夏汀兰皱起了眉头。

她迅速将电话回拨过去,结果那边的电话关机。

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那个人是想要挟她?

有意思了,她不过是个小小的经纪人,有什么可要挟的?

放下手机,她也没把这当回事,还是继续写她的公关文案。

凌晨两点,夏汀兰才关上电脑,她实在太困,眼睛一闭,直接倒在沙发上面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夏汀兰是被人给摇醒的。

夏汀兰一睁眼,便看到林筱含那张放大的脸。

“汀兰,你想好办法了吗?这件事情要怎么处理?有没有办法可以阻止曝光……”林筱含焦急地抛出一长串的问题。

夏汀兰迷蒙着眼睛看着她:“小含,你先安静会儿,让我再打个盹儿。”

“汀兰……”林筱含还想再说些什么,夏汀兰那边已经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林筱含饶是再怎么着急,看到她现在这副模样,也不好意思再叫醒她。

夏汀兰又睡了二十分钟,这才从沙发上坐起来。

林筱含在客厅里来回踱步,一张小脸皱成一团。她现在和热锅上的蚂蚁没什么两样。

顾欣然瞟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手机。

有一条未读短信,她眼尖地认出这个号码就是昨天晚上的那个。

她迫不及待地点开。

埃斯顿尔酒店,1021号房。穿sexy点儿,我等你。

夏汀兰挑了挑眉,轻呵了一声,她倒要去看看,是谁在等她。

她起身,准备去房间换件衣服。

林筱含一个箭步跑过来拽住她的手腕:“汀兰,你想出办法了吗?”

“暂时没有。”夏汀兰说道。

“我们现在怎么办?”林筱含心里真的很着急。

夏汀兰将她推到沙发上坐好:“你现在,该吃吃,该喝喝,要是闲得慌就去研究一下新拿到的剧本。这件事情,我会给你解决好的。”

林筱含对夏汀兰一向非常信任。她既然说自己能解决好,那就一定不会让她失望。

林筱含的心稍稍安定了些。

夏汀兰按照短信的内容,换了一条裙子,外搭一件卡其色风衣。她拿了包就要出门。

“汀兰,你去哪里?”林筱含问道。

夏汀兰红唇轻启:“出去找人解决问题。”

林筱含赶紧起身,她也想跟去。

夏汀兰制止她:“你就别跟去了。”

夏汀兰开车去了埃斯顿尔大酒店。在1021的门口,她敲了敲门。

门没锁,她便径直走了进去。

入眼之处并没有人。

她眉头一皱,正准备转身离开,浴室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原来,那个人在里面洗澡。

夏汀兰的瞳孔骤然收紧,直到现在,她才感觉到了紧张。

她想走,可是没有见到那个人就走,她又有些不甘心。

2019-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