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中,水声停止,浴室的门开了,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夏汀兰抬起头,展露出一个灿烂的笑颜,极尽妩媚地看向那个人。

“顾少。”她招呼道,用的自然是撒娇的语气。

早在来之前,她就猜到是他。

毕竟她和他在一起多年,早就习惯了他的说话方式。

尤其是那句“穿好看点儿”,在他们的对话里经常出现。

顾宁城站在浴室门口,全身上下只披了件过膝的白色浴袍。

他轻蔑地勾起唇角,眼睛里面折射出一道讽刺的光:“没想到夏小姐还真的来了?看来这几年,夏小姐常做这种事。”

夏汀兰娇笑着坐在床沿,手肘撑在床头柜上,手掌托着腮,一双漂亮的眼眸里眼珠滴溜溜地转:“常做算不上,一年也就两三次吧!”

顾宁城的脸瞬间冷下来。

夏汀兰能感受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凭着她对他的了解,她知道这是他动怒的前兆。

果不其然,顾宁城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夏汀兰的身边,一把揪起她的衣领。

“顾少今天约我来,应该不是单纯的聊天吧?”

顾宁城冰冷的脸上温度又低了几分,他睐了她一眼,手上一用力,提起她就往地上摔去。

他的力气很大,夏汀兰被摔得眼冒金星,过了好一会儿,她的眼前才清明起来。

“顾少,你一点儿都不怜香惜玉。”她转过脸来看着顾宁城,软软地说道。

说话间,夏汀兰已经将风衣换了下来,露出里面的吊带裙。

顾宁城便迅速地抓住她的手:“夏汀兰,你已经毫无自尊到这种地步了吗?”

夏汀兰的心狠狠地痛了一下,不过很快,她脸上又虚浮起一丝媚笑:“顾少这是嫌弃我了?”

顾宁城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霾,他嫌弃她吗?或许是吧!

“你可以滚了。”

顾宁城是真的怒了,一张俊脸紧绷,眸光也变得越来越阴鸷。

“顾少,我们事还没有谈,你怎么能让我滚呢?”

她说着,仰起一张美艳的小脸,嘟起唇凑到他的耳边,“要滚,我也是在这里滚,是吧,顾少?”

她话音刚落,顾宁城便一把拽过夏汀兰,粗暴地将她拖去了浴室,他打开开关,根本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就拿起花洒,从她的头顶浇了下去。

夏汀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冷水,又是冷水!

冰冷的水花溅在她的身上,她不住的哆嗦。

可是面上,她还是灿烂地笑着。

顾宁城折腾了她很久,在她快要失去意识之前,她对着他的耳朵,说道:“顾少,林筱含的照片……”

“照片我会让人删了的。”身上的男人冷冷地说道。

夏汀兰这才放心地闭上了眼睛。

夏汀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身边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顾欣然伸了一个懒腰,发现自己像散架之后又被重新组装过一样,浑身都疼。

她双眼眯起,在在心里腹诽了一句:下手真TM狠。

她拿出手机,准备找人带件衣服上来,眼光随意一瞥,看到茶几上面放着一个香奈儿的纸袋。

她自嘲地勾起唇角,三年过去了,没想到顾宁城还保留着以前的习惯。

每撕碎她一件衣服,就会赔她一件全新的。

她忍着下面的疼痛走过去,将纸袋拿起来。

衣服是香奈儿的春夏限量款,价格昂贵。今天这一趟,她来得挺值。

换好衣服,她开车回了公寓。

林筱含还在公寓里等她。

“汀兰,事情是不是已经解决了?今天一天都没有新闻爆出来。”林筱含问道。

夏汀兰点点头:“嗯,解决了。以后这种事情,不要再发生了,好吗?”

“我知道了,没有下次了。”林筱含低垂着脑袋歉意地说道。

从昨天晚上到刚才,她一直都提着一颗心。现在她听到夏汀兰说自己已经将事情解决了,她心里的石头这才落了地。

“汀兰,你刚刚去哪里了?”她很好奇,夏汀兰是去找了谁,最后解决的这个问题。

“一个熟人,顾宁城。”夏汀兰平静地回答。

林筱含神色一凛:“你去找了顾宁城?他有没有欺负你?”

夏汀兰微微一笑:“什么欺负不欺负的。只要事情解决了就好。”

林筱含的目光情不自禁地落在她的身上,她的心蓦然一疼。

“对不起,汀兰,要不是因为我……”

夏汀兰上挑起眉:“小含,你别说了,这件事请就这么过了。晚上还有酒会,我去给你联系化妆师。”

她说完,就去忙碌了。

林筱含看着她的背影,心里非常自责和愧疚。

要不是因为她控制不住自己,私自去见了陈白,事情也不会发展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夏汀兰也不会为了她去找那个人。

那可是把她伤得体无完肤的人啊!

2019-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