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凉如水。

喝得醉醺醺的夏汀兰从的士上下来,往公寓的方向没走几步,就被一个黑色的人影拉入了怀里。

“你谁啊?”夏汀兰嘟哝着嘴,一双小手拼命地推他。

来人直接抓住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打横抱起,不给她反抗的机会,便径直往停在路边的黑色卡宴走去。

夏汀兰的大脑有一瞬间的恍惚。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人扔在了汽车后座。

夏汀兰被他禁锢着无法动弹,心里十分不满,她迷蒙着双眼说道:“你……你到底是谁?不说话我就……就报警了!”

“睁大你的眼睛看看,不就知道我是谁了?”

低沉磁性的嗓音传入她的耳中,带着一种特殊的魔力,很快,她便像被蛊惑了一般,听话地睁大了双眸。

借着车顶发出的昏暗光亮,顾欣然看出,面前的这个人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很帅的男人。

“哟,长得挺帅的嘛!”她的手在男人脸颊上拍了几下,花痴地说道,“帅哥,多少钱,你开个价吧!”

“口气不小!”男人冷哼一声,径直俯下了身,将自己的唇贴在她的唇上面。

他的吻来得突然,夏汀兰本就混沌的大脑瞬间就懵掉了,整个身体也跟着僵硬下来。

感觉女人渐渐软下来的身体,男人嘲讽一笑,猛地一下放开她的唇。

夏汀兰嘤咛了一声,不情不愿地张开眼睛,她皱起两道好看的秀眉,不解地道。

“帅哥,你怎么了?是嫌我没给钱吗?我这就给你。”

夏汀兰说着,就在自己的衣兜里摸索起来,她掏出一大把零钱递到男人的手上。

“帅哥,我们继续。”

男人轻蔑地勾起唇角,嫌弃地将钱扔到地上。

他啐骂了一句,打开车窗,将夏汀兰一把从座位上提了起来。

冷风从窗外灌进来,吹在夏汀兰的身上,将她的酒意吹散了些。

“你再仔细看看,我到底是谁!”

男人的身上散发着冷意,连同声音也冰冷了许多。

“帅哥,你不要凶人家嘛。”

夏汀兰瘪着嘴,十足的委屈模样。

她的掌心贴在他的身上,带着热烈的暖意。

男人的眸光沉了又沉,他一把推开她,从座位旁边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将水一咕噜地从她的头顶浇了下去。

夏汀兰头顶一凉,整个人终于彻底清醒过来。

“你现在给我看清楚了。”男人将脸凑到她的面前,一双深邃的眼眸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看看我到底是谁。”

夏汀兰看着面前那张放大的脸,瞳孔骤然睁大。

怎么会是他?

他怎么来北城了?

巨大的震惊之后,夏汀兰不动声色地将身子往后面挪了挪,拉大与男人之间的距离。

她摸索着将手伸到车门的门把上,往下压了压,想要逃离这片狭小的空间。

男人的手却在这时紧紧地拽住了她的手臂,将她用力地往自己面前一带,她就准确无误地跌进了他的怀抱。

夏汀兰的后背渗出了一层薄汗,一张小脸也开始紧张起来。

男人伸出长臂,抬起她优美的下颌,他开口,声音像被红酒浸润过般甘醇:“夏汀兰,你终于认出我了?”

夏汀兰敛了敛心神,唇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好久不见,顾少。”

“三年不见,夏小姐真是越来越轻浮了。”

顾宁城抬高她的下巴,深邃的眸子定定地看着她,里面的嘲讽之意快要漫溢出来。

她拍掉顾宁城的手,上挑起一双媚眼:“三年前我也这么轻浮,顾少难道不知道吗?”

狭长的眼眸眯起,顾宁城冷着脸往她面前逼近了几分,呵呵笑道:“我忘了,你本性如此,和你那位母亲一样。”

夏汀兰浑身一凛,转瞬之后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

“顾少有洁癖,我这种女人,您还是少沾惹好。”

她说完,径直打开车门,潇洒地走了出去。

2019-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