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边密切注意着顾芊凡的觅尔被这眼神吓了一跳,“小,小姐?”

听到熟悉的声音,顾芊凡心尖一颤,将恨意收敛了一点,扭头看去。

之后,顾芊凡猛地翻身坐起,紧张的将觅尔上下摸了一遍。

“觅尔,你没事?”

她不是被那群侍卫给......

想到那恐惧的一幕,顾芊凡猛地止住,不敢再往下想。

觅尔被顾芊凡弄得不知所措,以为是顾芊凡掉在水中落下的后遗症,刚缩回去的泪水眼看又要掉下来。

觅尔用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问:“小姐,你怎么了?”

顾芊凡却是松了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小姐,都怪奴婢没钱请大夫,让您落下了后遗症,是奴婢的错,都是奴婢的错。”

觅尔越发害怕,眼泪夺眶而出,小姐好好的人,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罪。

没钱?大夫?

顾芊凡抓住了觅尔口中的关键字眼。

她们虽然生活的不好,而且拮据,但皇家的太医若是真的去请,还是可以请的来的。

直至此时,顾芊凡才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

破旧的门窗,唯一的一个家具也就是正中间的一个四方桌了,有一条腿还是瘸的,屋子里寒酸的连一个凳子都没有,她身上盖着的被子,也不过是连棉絮都没有了两个薄片。

顾芊凡大脑有一瞬间的迟钝。

这不是她十三岁以前寄居的地方吗,怎么会到了这里。

她猛然惊奇的发现,觅尔的脸庞明显还是稚嫩的模样,抬起手来看,是一双布满厚茧的小手。

倏地,她抓住觅尔的手,急切的问:“觅尔,我现在是多少岁了。”

“小姐,你连自己的年岁都记不住了。”觅尔更加害怕,小姐不会是傻了吧。

“告诉我。”顾芊凡沉声道。

觅尔缩了缩脑袋,老老实实的回答:“小姐年芳十三。”

十三,十三。

顾芊凡怔怔的看着觅尔。

她现在重新回到了十三岁。

是了,记得这次生病还是被这家的两个小姐给害得,让她以后好几年身体都没有恢复过来,直到后来跟刘徽学了一些功夫,才得以好转。

“小姐,奴婢这就去求一个大夫过来。”觅尔越看顾芊凡的样子越害怕,提起衣摆下方站起身就跌跌撞撞朝着门口跑去。

意外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觅尔刚到门口,柳雨沁和柳雨彤同时走了进来。

尽管觅尔及时刹住了脚,还是不小心碰到了柳雨沁的衣摆。

“不长眼睛的奴才,滚开!”柳雨沁抬脚一踢,将觅尔踢飞了出去,好巧不巧的,刚好将脑袋磕在了那四方桌的棱上。

顾芊凡被这闹声惊醒,面色一寒。

柳雨沁显然还不解气,走上前两步,抬手正要甩一记耳光过去,胳膊被一股力气抓住。

她扭头看向根源,顾芊凡眼睛一闪而过的阴冷让她心惊。

再看过去,已是一如既往的柔弱,一股怒火突然从胸口窜了上来,她费力一挣脱,顾芊凡快她一步松开了手,让柳雨沁踉跄的后退了两步。

“你,你大胆!”柳雨沁稳住身子,气得鼻翼发颤。

顾芊凡好整以暇的看着柳雨沁:“姐姐,那你的意思是,不让我松手?”

这话把柳雨沁给问愣住了,一旁看了半天好戏的柳雨彤眼瞅着竟被顾芊凡占了上风,忙开口添柴:“姐姐管教奴才,哪轮得到你插手。”

“对!你竟敢阻拦我,看我不打死你!”柳雨沁思维活络过来,抬手又去挥顾芊凡一巴掌。

顾芊凡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步躲开,垂眸敛下眼中的阴寒,再抬起头,又恢复了软弱。

“姐姐,我知道错了,只是觅尔从小跟我一起长大,她也已经受了教训,我想着姐姐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便擅自拦了下来,还请姐姐教训吧。”

顾芊凡将头扬起,一脸等待审判的样子,外加上她方才的话,就好像柳雨沁这一巴掌要是落了下来就是一个蛮横无理的人。

柳雨彤将视线投到顾芊凡身上,多看了两眼,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这个人有这样的伶牙俐齿。

但看顾芊凡一脸坦然,还是以往的柔弱,不禁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大概是被欺负多了,学会保护自己的吧。

“好,既然你知道错了,那就暂且放过你。”柳雨沁没有那么多弯弯肠子,被顾芊凡夸得有些飘飘然。

顾芊凡松了口气,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觅尔,眼中透露着让她站起来的讯息。

“姐姐今天来有什么事?”顾芊凡已经收回视线,将目光转到柳雨沁身上。

提起这事,柳雨沁的脸色又差了起来,她紧盯着顾芊凡的眼睛,问:“你和夏行是什么关系?”

夏行,顾芊凡慢慢在回忆里搜寻起来这个名字。

他是这个村另一家大户的嫡亲儿子,长得仪表堂堂,对谁都是一副如沐春风的样子。

这样的好男儿,自然是得到村里不少女孩的青睐,尤以柳雨沁为主,巴不得上赶着嫁过去,看不得夏行和其他任何异性有任何接触,都快要到了癫狂的地步。

她不过是在一次做粗活往外丢垃圾的时候正巧碰到了夏行,他对自己笑了一下,也不知道旁边这个柳雨彤在她耳边煽风点火了什么,她就让人把自己推下了水。

但也不知道是命运的捉弄,还是她天生霉运当头,就在她在水中扑棱的时候,又被路过的夏行救了上来。

为此,上一世在她醒过来之后柳雨沁便一直明里暗里对自己百般折磨。

想到上一世后面所遭受的,顾芊凡袖口中的手紧了紧,抬头用一种别样的眼神看着柳雨沁:“我跟夏公子,当然是姐夫关系了,姐姐以后难道不是要嫁给夏公子的吗?”

这话让质问的两人皆是一愣,任谁也没想到顾芊凡给出这样一个答案。

柳雨彤眸底波光流转,看着一脸茫然的顾芊凡眼神中多了几层深意。

柳雨沁嘴角微扯着,强按下心中的喜意,继续问:“那你明知道他将是你姐夫,为什么还要跟他那么亲密相处?”

2019-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