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打了,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

棍棒如雨点般,一下一下砸在被打倒在地上的女子身上。

旁边一个丫鬟模样的人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嘴里不住的祈求。

“哼,这个不安分的贱人,把她往死里打!”

太子刘徽眼神厌恶的看着躺在地上进气明显比出气少的女人,冷声道。

“不,不,太子殿下,奴婢求求你,让他们别打了!”

丫鬟觅尔听了刘徽的话脸色瞬间煞白,跪在地上挪到刘徽面前,想要伸手拉住他的衣摆,又瑟瑟的缩回手,撑在地上再次磕起头来。

刘徽面色一冷,抬起脚踹向觅尔的胸口,将她踢出一米多远。

“滚开,恶心的奴婢!你可知这个贱人做了那样的事,本宫把她打死都算仁慈!”

觅尔条件反射地咳嗽了两下,后又强撑着爬起跪向刘徽,磕头哭喊着:

“太子殿下,小姐真的没有做过对不起您的事,小姐是被冤枉的,求您饶了小姐吧!”

被打倒在地上的顾芊凡痛苦的缩着身子,她的下半身,血淌了一地,腹中的孩子,早已沦为棍棒下的亡魂。

没了,什么都没了。

顾芊凡眼中一片死寂,藏在眼底深处的恨意在胸中翻涌。

这就是她爱了一生的男人,为了把他送上太子的位置,她用尽了手段,结果得到的就是这样的下场。

她费劲心思,还比不得她那个好妹妹的三言两语。

就连她腹中的孩子,他竟然都愿意听信旁人的污蔑,信了这是别人的种。

“哈哈,哈哈哈哈......”顾芊凡疯狂地大笑出声。

她笑得绝望,一滴悔恨的泪水,顺着眼角流出。

“太子殿下,要不我们还是放了她吧,姐姐她......她不会出事吧?”

顾洛思被眼前的情况吓得小脸雪白,怯怯的往刘徽的身上缩了一缩,小声请求。

“思思,不要怕,想想她把你害得那么惨,现在她不过是罪有应得而已。”

刘徽低头看了看小鸟依人的顾洛思,将她拉进怀中,语气温柔。

顾洛思垂眸,眼中忽闪着得意与阴狠,一闪而过便被她掩藏起来。

她小心翼翼的开口,声音中还夹杂着一丝委屈:

“可是......可是我相信姐姐她已经知道错了,要是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会改的......”

刘徽冷笑了一声:“悔改?给她一次机会再让她给本宫出墙吗!”

顾洛思似乎是被刘徽的大声吓到了,弱弱的摇了摇头。

刘徽看着顾洛思柔弱的样子有些心疼,又将她往怀中拢了拢:

“何况她还伤害过你!思思,放心,只要是伤害你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顾芊凡看到这一幕更加心凉,怪只怪她错信了人,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大概是见顾芊凡还没有死去,刘徽阴狠的看着手执棍棒的人:“都没吃饭?”

“砰砰砰!”更大的声音在这个小院里响起,顾芊凡本已痛到麻木的身体又是一阵痛意袭来,她强忍着不发出一丝声音。

觅尔的头已经在地上磕出了片片血迹,见刘徽对自家小姐更是残暴,站起身扑在了顾芊凡身上。

她紧咬着牙,握紧双拳,默默承受着落在身上的棍棒。

“觅尔,觅尔,你做什么,你快走开!”顾芊凡正等待着生命的流逝,突然感受到身体上的重量,被觅尔的举动惊了一惊。

“小姐去哪,奴婢就去哪,奴婢要跟着小姐一起死。”觅尔因为痛苦,面容很是扭曲。

“好一对忠心的主仆,既然你自己找死……”

刘徽眼中泛起狠厉,顿了一下,又说:“去拿盐水来!”

在没人注意到的地方,顾洛思唇角微勾,顾芊凡,这就是你的下场!

两个侍卫抬来盐水,顾芊凡自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闭上眼睛,等待着那种难以想象的贯彻到骨髓的痛。

却听刘徽又说:“这个贱人,既然这么喜欢偷人,就给她洗洗身子,免得这肮脏的身躯玷污本宫的眼。对了,来人,先给本宫扒光这个丫鬟的衣服!”

什么?!

顾芊凡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刘徽。

一干侍卫也愣了,踌躇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办。

“听不到本宫的话?”刘徽阴森森的声音传来,侍卫的身子不禁抖了一下,立马将觅尔从顾芊凡身上拉起。

顾芊凡真的疯了,她没有表情的脸终于破裂,疯狂的大吼:“刘徽,你疯了!你要折磨冲着我来,欺负觅尔算什么!”

刘徽满意的欣赏着顾芊凡的表情,嘴里吐出的话让人感到恐惧:“你们几个,这个丫鬟就赏给你们了,用完杀掉便是,让他们主仆黄泉路上有个照应。”

“不!!”顾芊凡尖叫,随后,她一改早先的倔强,疯狂的祈求:“我认,你说什么我都认,不要,求求你们不要伤害她!”

刘徽不为所动,甚至嘴角还噙着笑意,顾芊凡她是不想的,毕竟曾经也是自己的女人,那就只能拿这个丫鬟开刀了。

觅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上布满绝望。

顾芊凡眼睁睁的看着觅尔在自己眼前被那几个侍卫轮番欺上,身上每个细胞都充斥着恨意。

终于,觅尔再也撑不住,一丝不挂的被扔在了地上,身体的惨状,让人不忍直视。

顾芊凡的身子抖了抖,死死的盯着刘徽,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里挤了出来:“你,你好狠的心!”

可是更狠的在后面,那为顾芊凡准备的盐水,也浇了下来......

刑房传来女人撕心裂肺的惨叫,闻之宛如森罗地狱。

顾芊凡瞪着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看着刘徽,用尽毕生力气,咬紧牙关一字一句道:

“若有来生,今日所受,我一定让你百倍偿还!”

说完这话,顾芊凡便感到眼皮越来越重,刘徽冷笑,令侍卫把尸体丢到乱葬岗。

一个偏远的小村庄,原本晴朗的天突然阴沉了下来,狂风大作。

村上小破屋子里,破烂的床上躺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趴在床边的一个小女孩年龄相仿,正哭哭啼啼的说着:“小姐,你快醒醒啊,你不能丢下奴婢一个人啊!”

顾芊凡秀美紧蹙,床上的手指动了动,感觉大脑格外的沉闷。

“小姐,小姐你醒了?”觅尔惊喜的开口,用衣袖随意摸了摸脸上的泪水水。

顾芊凡长长的睫毛扇动着,用尽全力睁开了美眸,眼中的滔天恨意迸射而出!

2019-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