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我没有跟夏公子亲密接触啊?我连夏公子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怎么会跟他亲密接触呢?”

顾芊凡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里面写满了疑惑。

看顾芊凡样子不似作假,柳雨沁突然想到她根本没见过夏行。

“若是见到夏公子,我一定当姐夫一样尊敬,一定不会跟他有任何接触的。”顾芊凡说的肯定,就差立誓了。

“哼,那天落水救你上来的就是夏行。”柳雨沁语气软了一点,刚来小破屋时的气势骤减。

顾芊凡脸色一白,惶恐的瞪大眼睛:“姐,姐姐,我不知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是知道那位公子就是夏公子,我一定淹死在水里也不让夏公子救!”

这幅样子让柳雨沁这几天心里的不平彻底洗刷干净,施舍似的摆摆手,同时也不忘警告:“看你也不是故意的,以后让我再知道你跟夏行有任何动作,小心我真的要了你的命!”

顾芊凡怯怯的点头,诚惶诚恐的道谢:“知道了,谢谢姐姐开恩。”

顿了一下,她又一脸崇拜的看着柳雨沁:“姐姐,这次是我的错,但可以看出夏公子有一颗善心,跟姐姐很配呢!”

柳雨沁斜了顾芊凡一眼,嗔怪:“这还需要你说!”

顾芊凡谄媚笑了一声,“姐姐,你看我这里也没有啥能招待你的,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柳雨沁收起笑容,在这屋子里扫了一圈,略带嫌弃道:“真寒酸,我还有事,先走了。”

“姐姐慢走。”

送走两人,顾芊凡周身气质一变,眼睛眯了眯,上一世的错,她不会再犯,今生,她要让那些犯她之人生不如死!

闭上眼睛调整了一会情绪,想到方才在后来一句话都不说的柳雨彤,她大概看出来自己跟以前有所不同了,自己真正要小心的人,还是她。

不过她记得,两个月后,她就要被叫回去了,要是柳雨彤不搞事情就让她再逍遥一段时间,等将京城的事情处理完再来收拾她,但若是她自己找死,就怪不得她了!

“小姐。”微弱的声音自旁边传来,顾芊凡霎时恢复正常,看向觅尔:“觅尔,你没事吧?”

她走近,伸手摸向觅尔已经渗出血的伤口,幸好是嗑在发际线那块。

“疼吗?”顾芊凡有些心疼,在心中又给柳雨沁记上了一笔。

“小姐,奴婢不疼,小姐今天好厉害啊,大小姐竟然没有打小姐,二小姐说话了大小姐也没有打到小姐,奴婢真替小姐开心。”

觅尔眼中闪冒着星星,顾芊凡愈加心酸,“觅尔,以后我不会再让人欺负我们了!”

“奴婢不怕受欺负,只要小姐好好的,让奴婢去死都可以!”

“说什么傻话呢!我不会再让人欺负你了!”

这个偏远的小村庄有两家大户,柳家和夏家,光他们两家房子的占地就占了这个村落的大半,顾芊凡所住的,是随意收拾出来的一间柴房当成的卧室。

此刻,柳家的主房,精装摆设可以和县城里的大户有的一拼了。

杜慧最在上方主位上,神色不明的看着手中的信。

“夫人,你叫我?”张嬷嬷走进屋子,看着杜慧,猜测着她的目的。

杜慧扫了一眼贴身丫鬟,后者会意,将站在房中的丫鬟都带了出去。

之后,房间就剩两个人,杜慧这才开口:“丞相府来信了,让那个贱丫头在两个月后回去。”

“什么!”张嬷嬷惊呼:“不是说要一直寄养在这里,不会让她回去了吗!”

杜慧收起信,丢给张嬷嬷,嘴角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浅笑。

看来,有人比她更要着急。

张嬷嬷肯定要跟着一起回去的,到时候,顾芊凡将她这些年受的罪一说出去,她自然性命不保,而自己,山高皇帝远,谁愿意费那么大精力去惩治自己。

“夫人,怎么办?”张嬷嬷大致扫了一眼信上的内容,眉眼中显而易见的着急。

“怎么办?当然是你跟着回去了。”杜慧不疾不徐的说。

张嬷嬷咬了咬牙,对杜慧的事不关己莫可奈何。

“夫人,别忘了,这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但只要我们在回去之前不知不觉的......”张嬷嬷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这一切就可以免了。”

杜慧把玩着手中的饰品,“哦?我倒是不怕这万一。”

张嬷嬷暗恨,知道杜慧这是吃准了自己,“等她去了,我肯定会被召回京城,到时候,夫人应该会有所需要吧?”

“好,我就帮了你这一次。”杜慧阴狠的笑着。

小破屋内,顾芊凡把觅尔撵了出去,一个人在房间内修炼着功夫。

重新回到十三岁,她才发现她这具身体有多么瘦小,随便来一个会功夫的人一只手就能把她捏死。

想到她去京城要办的事,没有点功夫傍身当然是不行的,这次,她最大的希望还是能救回母亲。

犹记得母亲当时可是京城中让人羡慕的对象,生的美丽,有着京城第一美人的称号,她父亲待母亲也是极好。

自从母亲怀孕,娶进了二房,一切都变了,一个算命的说母亲肚子里怀的是一个灾星,六亲薄缘,会克死所有跟她有关系的人。

丞相自然是不信这番谬论,甚至还经常安抚母亲,可就在自己出生当天,祖母突然暴毙。

一切的根源,都是在那个时候开始的,算命先生的话不停回荡在丞相的耳旁,终于,他再也受不了折磨,将顾芊凡送到了二房的一个远方亲戚家,也就是现在顾芊凡待的地方。

但顾芊凡总归是丞相的女儿,既然对自己没有了危害,每月的银钱是不会少给的,这些,都被柳家给私吞了。

而她记的,这次回家的理由是母亲对自己思念成疾,已经卧床许久,想在临走前看她一眼。

丞相虽说早已对病恹恹的母亲没了感觉,好歹夫妻一场,便满足了她的要求。

也就在顾芊凡回去没多久,母亲便再也撑不住,撒手人寰,而那个时候,丞相府的大权早已掌握在了原本的二房手中。

思及前世怨恨,顾芊凡美眸一闪,划过一丝冷酷的寒光。

母亲,且看女儿今世,如何为你我母女前世屈辱雪恨!

2019-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