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抬起头看着湛蓝的天空,眸中浮现出几分忧伤,如果回去,不知道妈妈沈雪琴会怎么对她。

可不回去,她又能去哪里呢?

这完全是意料之外的灾祸,暗骂了几句顾慕寒是大祸害之后,她回到了盛家。

“夏夏回来了,事情办得怎么样?你呆了一夜,事情肯定办得很漂亮对不对?”

沈雪琴一脸喜色的看着盛夏,仿佛看到了合作带来的巨大利益,还有那极其诱人的两千万。

盛夏脸色沉了沉:“事情没有办好,顾总把合同…撕了,没有签。”

“什么?这么说被你搞砸了?”

沈雪琴脸色瞬间冷到极点,仿佛到手的金钱又飞了。罪魁祸首,就是面前的盛夏。

沈雪琴愤怒不已,伸出手狠狠地捏了盛夏一把:“没用的东西,你一个晚上都做什么去了?连个男人都搞不定。”

盛夏眸中晶莹的泪珠闪动,她的心像被狠狠刺了一刀。

被迫去签协议赔上了自己,结果回来妈妈最关心的还是利益。

一旁的爸爸盛振东听到事情没做好,也一脸烦闷的走去了楼上书房。

她一晚上经历了什么,就算她说出来,也不会有人在意她的心情,只会在她伤口上撒盐。

“妈,我现在对盛家是不是没用了,那我可以搬出去住吗?”

“搬出去?你想去哪里?不要搞得让所有人都觉得苛待你似的。”

沈雪琴早就看她不顺眼,只是不好开口赶她出去。

现在她自己主动提起,沈雪琴自然是求之不得,可盛家还不想落个对女儿不好的名声。

对于沈雪梅的意思盛夏很明白,她转身看着沈雪梅:“你放心,我出去找份工作,不会有任何流言蜚语,是我自愿独立的。”

“随你便。”沈雪琴丢了一句话,白了她一眼走去了楼上。

盛夏怔怔的愣了片刻,她想不通,为什么都是盛家的女儿,自己和妹妹盛妍的差距那么大。

从小到大,盛妍喜欢的东西都可以得到,喜欢上她的东西,也可以肆无忌惮的夺走。

可她喜欢的东西…她好像从来都没有喜欢任何东西的资格。

搬出去也好,至少心里痛快。

盛夏收拾了一番拎着少的可怜的两件衣服,开始出去找房子。

租房子不是容易的事情,要么房租太贵她承担不起,要么地方太乱,她一个女孩子不方便。

找了一个下午都没有满意的,她失望的坐在公园的石凳上休息。

不多久,这个消息就传到了顾慕寒的耳朵里。

顾氏企业,高耸入云的办公楼顶层。

顾慕寒站在阳台上目光飘忽的看着远方,忽然,总裁室的门被推开了。

“顾总,盛小姐在找房子住。”

顾慕寒在盛夏离开总统套房之后,就让人一路跟着,得知这个消息,他眼中闪过一抹寒意。

傻女人没有拿到合约,居然会落到这种惨兮兮的地步?

“林正,你……”

“知道了顾总。”

顾慕寒在林正耳边低语几句,林正听后快速的走出了总裁办公室。

盛夏看着西沉的落日,眼中闪现出几分迷茫,一会儿天黑了她要住哪里呢。

“小姐,你是找房子吗?”

盛夏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女人,眸中闪过一抹警惕:“你是?”

“我这里有房子外租,你可以看看合不合适。”

“一个月租金多少钱?”

“小姐看过房子之后,再议价。”

盛夏犹豫了一下起身:“好,我跟你去看看。”

反正她也没有多少钱,已经到了这一步就算被骗还能惨到哪里去。

可万一,老天爷看她可怜呢。

盛夏抱着几分希望,和男人来到了馨和小区,这里算是高档小区环境优雅。

“小姐,这就是我的房子,刚装修过还没住。”

“这一个月要多少钱?”看着房间的装潢,盛夏一脸忧虑。

“小姐可以看着给,我现在也不住,前三个月算是试住期,过了这三个月再给钱。”

盛夏惊诧的看着女人,天底下居然有这么好的事?

“那个…我会问一下这边的租住价格,全都补给你的。”盛夏感激的看着她。

无家可归有个容身之地可以算是极大的幸运了。

“好,那小姐您可以录一下开锁指纹,合同我一会儿就去弄,签了之后这里您就可以住了。”

“好。谢谢您。”

合同签完,盛夏看着这诺大的房间,心里虽然觉得奇怪,可她依旧愿意相信,世上还是好人多。

这是老天爷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安排给她的惊喜。

晚上,盛夏打开电脑开始找工作。

虽然是盛家的大小姐,可她从来都不是养尊处优长大的,做过很多兼职,养活自己还是不成问题的。

“这一个个的去哪个公司好呢?”她一边呢喃一边挨个投了简历。

不管哪个,只要通过了待遇好,她就愿意做。

简历全都投好,关了电脑熄了灯,盛夏躺在床上,虽然是租来的房子可她却觉得很安心。

再也没有盛家的人为难她了。

一觉睡到天亮,盛夏起床之后收拾了一下自己,吃过早饭,就来到小区花园散步。

“你住这里?”

流水质地好听的声音传入耳中。

2019-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