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出神的坐在梳妆镜前,等着专业化妆师给她梳妆。

忽然,房间的门被推开了,看着急急走进来的化妆师她心里一紧,还是逃不了盛家的安排。

“快,给她化妆,这一次一定要化得漂漂亮亮,让顾总一眼就看上。”沈雪梅站在一旁眉开眼笑的指挥着。

盛夏脸色苍白:“妈,盛家真的到了这一步吗?要我去做这种事?”

沈雪梅以为她要反悔,紧张的盯着她:“现在可是盛家生死存亡之际,你可不能害盛家啊。”

害盛家。

盛夏听了这三个字,扯了扯唇涩涩一笑,盛家为了一笔大生意,要赌上她一生的幸福,究竟谁害谁。

她无神的双眼渐渐变冷:“不反悔,这是我为盛家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门外,佣人急急的催促声响起:“太太,时间到了,盛总说可以送过去了。”

盛夏起身,没有说一句话,走出了房间。

这一次,她真的死心了。

顶级娱乐场所馨香小筑。

华灯初上,盛夏被安排在豪华的总统套房等着签一个契约。

她正出神房间的门被推开了,一个身材挺拔高大,长相英俊的男人走了进来。

盛夏心里一紧,手心已经攥出了汗。

她盯着男人,只一眼就被这男人吸引住了,深邃完美的脸部轮廓,仿佛一件精雕细琢的艺术品。

但,强大气场给人的压迫感太强。

男人上下打量着盛夏,语气淡淡:“化的妆还算凑合。”眼中却闪过一抹异样惊喜。

还算凑合,这是嫌她长得不够漂亮么。

“凑合就可以了,签合约吧。”盛夏起身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不愧是盛家的人,你连签卖身契都这样痛快?”顾慕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

听到这样的话,盛夏无奈的攥紧手指:“对,所以你答应盛家的事情也要办到。”

男人好奇的盯着她,缓缓的将一张纸递到了她面前。

盛夏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合同主要内容就是盛家和顾家达成合作关系。

另外盛家可以获得两千万现金,盛夏和顾慕寒协议结婚。

传言说,顾慕寒叔叔顾允哲对他继承顾氏集团一直是个威胁。

所以,顾慕寒的父亲顾敬天逼他早点儿结婚。

顾慕寒又有自己喜欢的人,他为了搪塞顾敬天才这么做。

豪门向来多是非,盛夏虽然搞不清楚为什么,但也觉得事情肯定不简单。

沈雪琴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这个消息,她千方百计的接近顾慕寒。

意外的是,她竟然真的谈成了这个契约。

这样也好,一年之内她和这个男人保持相敬如宾的关系,一年之后,她就可以自由了。

盛夏看完契约毫不犹豫的向男人伸出手:“笔给我。”

她同意。

顾慕寒眸光一冷,拿出笔递给了她。

盛夏接过笔走到书桌前,将合同放平,在她要签字的时候,手中的笔突然被人夺了过去:“你知道签下这份合约要做什么吗?”

“做…做你的契约老婆啊,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侵犯你的隐私,你爱做什么和我也没有关系,我会和你保持距离,我发誓。”

顾慕寒听她说这话,脸色沉了沉:“女人,看来你真不知道男人有多危险。”话落,一把将她揽在怀里,幽深的眸子紧盯着这张天真清纯的脸。

“你做什么?合约可是明明白白写着我们保持距离。”盛夏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恐慌的看着她。

“呵……”顾慕寒伸出手将合约撕掉:“合约无效。”

“你…那你放开我。”盛夏挣扎着。

顾慕寒却将她禁锢的更紧了些:“女人,乖一点儿,我的耐心有限。”

男人霸道的将她扔到了床上,毫不留情的攻城略地。

“顾慕寒,你王八蛋。”盛夏一边挣扎一边怒喊。

“我不介意你再大声一点儿。”顾慕寒饶有情趣的看着她。

“……”

翌日。

暖暖的阳光照进总统套房,盛夏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浑身像被碾压过一样。

微微转头,入目的是一张陌生的脸。

“醒了?”流水质地好听的声音传入耳中。

盛夏腾的一下坐了起来,看着房间四处散落的衣服:“你…我…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

“你自己送上门,我还要客气?”男人坐起身子,修长的手指从她白皙的脸庞上划过。

“可是合约明明说…”合约已经被这混蛋撕了。

那么岂不是赔了自己又没拿到任何好处,这和原计划的截然相反。

这一次她真是赔惨了。

“顾慕寒,你,以后不要让我看见你。”盛夏穿好衣服,气愤的离开了总统套房。

顾慕寒看着洁白的床单上盛开的片片鲜红时,薄唇轻勾,眸中闪过一抹异样的光。

这个女人,和以前一样傻。

盛夏出了馨香小筑,整个人都处在崩溃边缘。

怎么办?

2019-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