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抬头,一眼就对上了熟悉的眸子,这个让她赔的惨兮兮的男人,顾慕寒。

“顾总,你不会也住这里吧?”

“是。”

“你堂堂顾氏企业总裁,会住这里?”总裁不都是住公寓的吗?

“没错。”顾慕寒眸中划过一抹异样的光,他上下的打量着盛夏眉头轻蹙:“盛小姐,你这身衣服穿着不太适合你自身气质,我送你两件新的怎么样?”

“我为什么要你送?”

“你都是我的了,送你两件衣服不应该吗?”

“……”混蛋,一提起这件事盛夏就气愤不已。

盛夏记得,小说中的总裁都是在醉酒或者被下药之后,才和女主发生关系。

这个混蛋居然在清醒的时候就那么对她,还撕毁了合同。

她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这个混蛋确实有责任。

“好,那顾总想要带我去哪里买?”

“跟我上车。”

顾慕寒走在前面,盛夏一脸愠怒的跟在后面,上了车子,一路疾驰奔到了顶级消费商场缔约。

“一会儿盛小姐不用客气。”

“你放心,你对我也没有客气,我也不会对你的钱客气。”

盛夏说完走在前面,顾慕寒看着她背影眼睛微眯,这女人还挺有个性。

装修异常豪华的缔约,盛夏还真的没有来过几次。

身为盛家小姐,虽然对服装名酒方面都有了解培训过,可这样实质性的买给自己穿,还是第一次。

她,不免有些小激动。

“小姐,那件粉色裙子拿给我看一下可以吗?”

服务员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看着她身上两百块的衣服:“这件衣服八千九百块,小姐,您确定价格合适吗?”

盛夏将目光看向后面的男人,服务员随她的目光看过去,一下就呆住了。

这男人简直就是高富帅集内涵修养于一身的特级男神啊。

“拿给他。”

顾慕寒薄唇轻启,三个字好听的让服务员颤了一下,赶紧的去拿衣服了。

“小姐,您可以试试。”

“好。”盛夏拿着衣服走去了更衣室。

都说人靠衣装,盛夏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确实让顾慕寒眼前一亮。

凹凸有致的身材比例恰到好处,粉色将她精致白嫩的脸庞衬托的更加如花似玉,仿佛一位不染俗世的仙子清纯可爱透着灵气。

“这件可以,再挑几件。”

“这可是你说的。”盛夏一副不宰他都对不起他的模样,对着顾慕寒挑眉轻快的一笑。

几件衣服高兴成这样,这女孩真单纯。

顾慕寒俊美的脸上浮现出几分浅笑:“我说的,随便挑,想要多少要多少。”

这声音传入一旁一个女人的耳中。

那女人回头看着顾慕寒脸上浮现的笑,蹙了蹙眉。

是不是看错了,顾慕寒居然会笑?

“慕寒,真的是你?”吴敏走过来,惊喜的看着他。

顾慕寒转身看见吴敏时,脸上的喜色瞬间消失不见。

“慕寒,你在这里做什么?”

顾慕寒不语,直接将目光看向别处,吴敏疑惑的目光落到了盛夏身上。

“他…在陪我买衣服。”盛夏觉得有些尴尬,怯怯的回答。

买衣服,陪女人买衣服?

吴敏眉头蹙紧仔细打量着盛夏,这个女孩仿佛当初的她,眼神清澈如溪,单纯富有灵性。

“这位小姐,看见你穿这身衣服,我好像看见了当初的自己。”

吴敏红唇轻启继续补充:“刚认识时,慕寒也喜欢给我买这样粉色的衣服。”

说完伸手就要挽慕寒的胳膊,慕寒却毫不犹豫的躲开了。

吴敏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慕寒我们的关…系,你是怕被媒体拍到?我明白。”

她自己给自己圆场,关系两个字,说的饶有深意。

听到这样的话,盛夏心里瞬间有几分失落,这个女人,难道就是传言中顾总的情人。

“对不起,我让他买衣服只是因为……我和他,没有关系。”

既然顾慕寒喜欢这个女人,她也不希望她们误会,何况顾慕寒和她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虽然劝自己这样想,可盛夏心里酸涩的要命。

此时的盛夏单纯如白纸,简直就是真善美的化身。

顾慕寒听到盛夏的话眸光一冷:“谁说没有关系?盛小姐,睡了不负责你想白睡?”

2019-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