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了纱幔的遮挡,在摇曳地烛光里,男子长身玉立。一袭火红长袍穿在身上,非但不显娘气,反而平添几分摄人心魄的气势。

祝灵寒的半条腿还搭在床上,便被突然闯入眼球的这张脸给镇住了。对着仔仔细细看上几眼,无论五官还是脸型竟然毫无瑕疵。

这样一张鬼斧神工打造出来的俊脸,还有那轩昂魁伟的身段,恐怕只有在虚构的小说里才会出现吧。

“你是谁?这里又是什么地方?”祝灵寒略有不舍地强迫自己挪开视线,暗暗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目及之处全是古香古色的摆设,就连斜靠床框站着的男人也像古代人一样束着长发,身上的衣服更是像极了电视剧里的喜服。

祝灵寒忽然反应过来,忙低头看向自己,一身鲜红的里衣,宽大的喜袍在刚刚的对峙中被那个男人脱掉了丢在床边。

“卧槽,我不会是真的遇到变态了吧,趁我睡觉把我劫持过来……”

“你倒是会装傻。”男人冷笑一声,阴沉地看着她,说道:“本王给过你选择,可你偏要选择这条凶险之路。既然你想遵从母亲的意愿,那本王自然也会听从母亲的安排,日后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等、等等,他这番话怎么听着也这么耳熟呢?

男人没有再理会她,丢下这番饱含讽刺与威胁的话后就转头走掉了。

祝灵寒看着那扇被男人打开的屋门,在原地犹豫片刻,最终还是走了出去。

黑夜下,偌大的庭院里布置地分外喜庆,两边的抄手游廊下张灯结彩,就连花草树木上也挂满了红绸丝带。

这里,俨然就是一个古代版的婚房。

祝灵寒愣怔地站在屋门口,看着外面的眼神飘忽不定,久久也没有回过神来。

半晌后,她终于动了动嘴唇,从喉咙里发出不敢置信地声音:“我、我想起来了,刚才经历的那些和现在看到的这些不都是那本小说里所描写的吗?”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祝灵寒在手背上狠狠掐了一把,钻心的疼痛终于让她彻底清醒过来。

“不是做梦,这肯定不是做梦。”她猛摇头,满脸震惊地看着院子。

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呢?别人穿越好歹也是历史上已知的朝代,是真实存在过的,可她却穿越到了一本虚构的小说里,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更让她接受不了的是,她现在这个女主身份,将来的下场非常悲惨。

八岁时父母被害,十岁时被领进赤羽王府,名为童养媳实则不过是别人手里的一颗棋子,偏偏她还不自知,又天真的爱上渣男主,奋力冲破世俗成功嫁进王府。

可结果呢,她被骗的痛失爱子,又被渣男主误会心狠手辣移情家中侧室,一封休书便将她逐出了王府。

故事到了这里,她如果能够幡然醒悟,开启一段新生活也算明智,偏偏这是个蠢货,竟然跑去跳崖死了。

祝灵寒重重叹口气,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变成了这样一个傻白甜的人设。

这剧情越想越气,直到她穿着里衣歪倒在桌上……

2018-2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