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突然一阵天旋地转,下一秒就被人拉着胳膊直接压倒在床上。

祝灵寒顿感后背受到一阵重创,幸好她以前在警校时摔打惯了,这会儿也不觉得有多疼。

只是经过这么一摔,她全身的警觉性瞬间就被调动起来,不及多想便迅速反手擒住对方的手腕。

谁知对方竟先一步洞察出她的意图,迅速掌握主导权将她的双手举起死死按在床上,令她动弹不得。

陌生的气息侵略而来,两个人的身体几乎是贴在一起的,安全区域被人侵入,祝灵寒心里不禁警铃大作,暗暗牟足劲儿准备来第二次反击。

与此同时,她的头顶上方忽然响起一道低沉阴翳的声音:“别动,否则本王就真的不客气了!”

一个男人的声音,语气糟透了,可音质却好听的让人心肝儿发颤。

祝灵寒不受控制地闪了一下神,然而就是这么个闪神的功夫,让她彻底失去了反抗的机会。

想她在刑警队里也待了一年时间,不是没有和歹徒交过手,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强劲的对手,竟让她连还手的余地也没有。

“叫出声,马上。”头顶上的声音再次响起。

祝灵寒眉头一皱,想着自己该不会是遇到变态了吧!

说来奇怪,她根本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出来执行任务的。只记得自己今天难得准时下班,吃过晚饭后又泡了个澡,然后就回房间躺着看书了。

再然后,再然后……她就完全不记得了!

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的门呢?

祝灵寒忙转头去观察周围的情况,一张充满古香气息的雕花木床,四周挂着火红的纱幔,将整张床都围了起来,而她此刻就躺在这样一张床上。

“快叫!”

男人那低沉地催促声再次传进耳朵里。

祝灵寒默默在心里分析着当下的情况,这个男人显然不太正常,如果她真的按他的话去做了,还不知道接下来对方会提出哪些更变态的要求……

正当她聚精会神地权衡利弊时,脖子上却忽然一紧,男人竟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

祝灵寒一时大惊失色,本能地去握住对方的手想要自救。

她抬眼看过去,昏黄的光线下映出一个男人的轮廓,许是逆光的缘故,她根本看不清楚对方的脸。

可不知为何,她总觉得现在这个画面有些熟悉。

“既然你不肯乖乖听话,本王自有别的办法。”男人对上她那双警惕又痛苦的眼睛,脸上没有丝毫动容,双手依旧紧握住她纤细的脖子,放佛一个用力就能将它折断。

祝灵寒掰不开男人的手,呼吸却已经越来越紧迫,全身血液都在逆流,两条腿无意识地在床上扑腾着,发出不规则地“咚咚”声。

就在她觉得自己即将被灭口的时候,男人却忽然收回了双手。空气马上灌进她的嘴里,因为极度缺氧的缘故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只能凭着本能大口大口地喘气。

在她急促的呼吸声中,外面隐约响起一段刻意压低地对话声。

“成了,成了,赶紧回去禀报老夫人。”

“啧啧啧,年轻人可真是激烈。”

“王爷是头次,这是难免的,赶紧走吧。”

对话声断断续续飘进祝灵寒耳朵里,尚未恢复完全的神智,一度让她以为自己是在看电视剧。

不知过去多久,等她缓过神的时候,身边早已没了那个男人的踪影。

想到自己刚才险些丢掉小命,祝灵寒既自责又愤怒,霍然从床上坐起来。

“还能爬起来,看来是本王不够卖力。”男人的声音忽然又从旁边传了过来。

祝灵寒又惊又怒,寻声望过去,横眉骂道:“变态!下流!”

2018-2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