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迷雾逐渐散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灯火辉煌的陌生院落,祝灵寒奇怪地打量着四周的情况。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清越的歌声突然入耳,像是魔咒一般轻易便汲取走了祝灵寒的所有注意力。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歌声悦耳动听,却又凄凉无比,只是听着便会有种悲从心中来的苦闷感。

而那歌声就像是开了循环播放一般,不停地在她的耳边回绕。

祝灵寒也犹如魔怔了一般,寻着那歌声走上一处凉台,进入一间灯火摇曳的屋子里。

里面坐着一位粉衣美人,怀抱琵琶,美眸含泪,朱唇轻启发出悦耳又悲伤的歌声。

祝灵寒怔怔地站在那里看着她,对方好似没有注意到有陌生人闯入,只黯然伤神地兀自唱着曲子。

不知唱了多久,直至泣不成声,歌声终于止住,美人转头望向窗外的黑夜,喃喃道:“王爷,您陪檀薇一起离去可好?”

轻飘飘的一句话传进耳朵里,却令祝灵寒心神一震,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自体内蔓延而出。

“卧槽,见鬼了!”

祝灵寒霍然睁开双眼,还没有来得及平复内心的紧张,就被洒落进来的晨光晃了眼。

她抬手挡在眼前,直起腰背看向四周,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看着眼前依然是那间充满古风气息的屋子,心里既失望又慌乱。

昨晚她试过很多种方法想要证明这里的一切只是一场恶作剧,可是不管她是走出这个院子,还是在外面找到不同的人来询问,得到的答案都是——这里乃赤羽王府。

联想到昨晚那个自称本王的男人所做的一切,还有刚才那场不算噩梦的噩梦,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真的穿越了,否则不可能连梦境都是一样的。

“姑娘,您醒了。”这时屋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名绿衣姑娘先走进来,后面又紧跟着进来两名穿着米色衣裙的小姑娘。

绿衣姑娘走到祝灵寒身前,屈膝行礼道:“奴婢们来伺候姑娘洗漱,詹嬷嬷嘱咐过,打今儿起姑娘需每日到老夫人跟前儿晨昏定省。”

祝灵寒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姑娘看,长得周正秀气,眉眼弯弯嘴角上扬,就算是安静的站着也像带着几分笑意。

看这样貌,应该就是女主身边那个叫做姒玉的婢女了。

说到去老夫人跟前儿晨昏定省,祝灵寒本能地抗拒,在这个王府里只有两个正儿八经的主子。一个是赤羽王,一个就是这位老夫人。

老夫人是个严厉且想法偏执的人,而王爷身为一个孝子,很多时候也都要受制于她。

记得这个时候是女主第一次去向老夫人请安,因为晚到一刻钟,竟被老夫人身边的詹嬷嬷罚跪了足足一个时辰。

想到这些,祝灵寒忍不住抖了两下膝盖,觉得那里已经开始隐隐作痛。

2018-2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