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允许你做这个手术了!”顾慎抓着时雨的手,有点气急败坏。

“怎么,我的身体我做不得主了?我这样做不正合你意?”时雨几乎已经下定了决心不生孩子,自己的人生已经够悲惨了,再生个孩子,能跟着自己那当然最好,但目前来看,时家和顾慎怎么可能让孩子跟着她。

至于顾慎,会对自己的孩子好吗?她不想拿自己的孩子做赌注,也赌不起。

顾慎看时雨不说话,出言讽刺,“怎么,昨天没有满足你?做这个手术是想报复我?”

时雨听到这句话,一下子怒了。

“对,我就是报复你,我就是死也不会怀你的孩子,只会让我恶心!你的唯唯在病房里等你,你不去找她,跑来这里撒什么疯。”

顾慎听到这句话,简直要气疯了,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这么容易冲动,这个女人一点就着。

“报复我是吧,别忘了,你还是我老婆,你的身体本就属于我,我不同意你就休想做这个手术。”

他只顾着撒狠,没有注意到时雨动作和表情已经凝滞了。

老婆?这个男人的心里,竟然还有把她当成老婆的?

时雨被他压在那里动弹不得,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

但她的质疑和不挣扎,看在顾慎眼里,以为她是在期待自己做点什么,心里更加的鄙夷。

“果然是贱,好好感受,看我到底行不行!”话音未落,顾慎挺身一个深入,时雨的眼泪瞬间冲出眼眶。

两人激烈的发生着肉体碰撞。

两人的争吵太过激烈,很快就在护士里传遍了,时唯唯在病房里听到门口小护士的交谈,愣住了。

她从未想过他俩是夫妻,其实是可以做某些事的,这个女人太过自信,一想到他们正在……

怎么可以!那个肮脏的女人竟然碰了顾慎!

时唯唯冲到他们所在的房间,听着里面的声音,手指甲不自觉的嵌进手心。

时雨,你就这么喜欢抢我的男人吗?

“阿慎,你在里面吗,你快点出来好不好?”她一边敲门一边在外面喊道。

听着室内传来的声音,她再也不能忍了,一着急竟然把门推开了。

一眼就看到顾慎和时雨上下交叠着在检查床上,身体紧密的贴合,这一幕让她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

“你们,你们在干什么!”说着,时唯唯冲上去想要将两人分开,可是冲到一半,眼前一黑,晕倒了。

原本寂静的楼道迅速热闹起来,时雨跟在后面,却被挡在了急救室外面。

顾慎坐在急诊室门口的椅子上,整个人格外的颓废,没有了面对自己时的刻薄和绝情。

不一会儿,时父时母匆匆赶过来,问了顾慎时唯唯的情况后,看到旁边站着的时雨,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时母快步走到时雨面前狠狠地甩了她一耳光,“有你这么当姐姐的吗?明知道你妹妹身体不好,还去刺激她!我告诉你,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时父在旁边,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充满了责怪和不满。

时雨看着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人,她的爸爸,妈妈,丈夫,此时却为了时唯唯着急心焦……

呵,她竟然一时间格外的羡慕她。

她想起小时候养母对她说过的话,“你就是个杂种,不配得到别人的爱,永远像耗子一样活着,这才是你的命!”

她真的,这么不好吗?

2018-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