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她睁开眼睛,疼痛让她回想到昨天的屈辱。

她拿过手机,是一条短信。

“新婚第一天,过的好吗?”发件人是个陌生的号码。

“这只是个小小的警告,你很快就会一无所有的。”那边又发了一条过来。

时雨打过去,却被告之对方已关机。

时雨拉开窗帘,阳光一下子照满了整个房间,她转身看着被单的一抹鲜红,脑子里不断回放着顾慎的辱骂和奚落,好像在嘲笑她的痴心妄想。

时唯唯病房外。

时雨抬起手准备敲门,里面传来的声音让她止住了动作。

“唯唯啊,爸爸妈妈跟你姐姐说了,她和顾慎先领证,不办婚礼,她同意了。没人知道他们俩结过婚,你到时候进门,就是唯一被承认的顾家少奶奶,没有人会知道她的存在。”时母的声音传过来。

“对啊,别伤心了,当时不是说好了吗,你姐姐嫁过去,生了孩子就让她离婚,到时候孩子和顾慎都是你的,你身体不好,这件事只能让你姐姐来了。”时父的声音传出来。

“爸爸,你们说的我都知道,可是我一想到,慎哥哥的妻子不是我,而是姐姐,我的心就堵的难受,要不是当年……我也不会身体这么弱,也不会受这么多罪,我好恨!为什么我要生病,还连累姐姐跟着我受苦。”时唯唯说着,用双手遮着脸痛哭起来,眼泪从指缝里不断的流出来,让人无端的心疼。

“唯唯,你乖,不哭啊,你呀,就是太心软善良,等她离婚了,妈妈一定给她再找个好男人嫁了,一定让她过好日子啊,不哭了。”时母说着,把时唯唯抱进了怀里。

病房外,时雨愣住了,是她听错了吗?里面的人,是她的亲生父母啊,他们,在说什么?

里面的男人,一心想让她为时唯唯做代孕,里面的女人,只想着利用完她之后随手丢掉。

可是凭什么!?

当初她和时唯唯被抱错换了身份,她受了那么多年苦,终于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后,他们竟然一心向着那个跟他们没有血缘关系的时唯唯?

这么多年,时唯唯在背后对她的威胁和嘲笑,却从来没有人知道。

况且,她根本就没有病,为了假装肾衰竭,她甚至一直在服用药物维持症状!

“代孕?做梦去吧!”

时雨转身回了科室,预定了永久性的结扎手术,时家为了一个养女想要断子绝孙,她就成全他们!

“张医生,我这个手术尽快做,今天能排到号吗?”妇产科的大夫是一个热心的中年大姐,此时正一脸不赞同的看着她。

“你可想好了啊,你选择的这种方式是不可逆的,真的想好了?”

“想好了,做吧。”时雨麻利的换上了手术服。

一旁的小护士看到她这样,在背后悄悄的议论:“这时医生不是刚领证吗?怎么这么坚决要做手术,这很伤身体的?”

顾慎从背后经过,听到这句话,返回来问:“时医生怎么了?”

小护士一看是个帅哥,也没多想,献宝似的把自己知道的说了一遍,末了来一句,“时医生可是铁了心不生孩子,她那个老公啊,八成也不是什么好人,不然也不至于被逼到这个份儿上。”

说到一半发现他要进办公室,赶忙拦住说,“哎,您不能进……”

砰!

办公室被顾慎强行推开了,时雨刚坐到椅子上,就看到顾慎脸色铁青的冲了进来。

张医生见状,摇了摇头,出去的时候顺手关了门。

现在的年轻人啊。

2018-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