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时雨和顾慎领证之后的第一天。

时雨是一家综合医院的男科医生,确切来说,是男科女医生,作为时家的嫡亲女儿,这个工作被时雨的亲生父母诟病了无数遍,甚至是她老公顾慎,暗地里也是看不上的。

时雨去菜市场买了菜,打算做一顿大餐给顾慎,庆祝他们的新婚夜。

叮咚……

是手机头条提醒。

“女子新婚当天发现丈夫带小三在新房隔壁房间过夜,早上起来亲眼目睹……”

“天,还有视频,这男的也够缺德的。”

时雨摇摇头,顺手打开房门。

顾慎正坐在沙发上,腿上坐着一个身材妖娆的女人,看到时雨进来,女人似乎是有点害羞,挣扎这要从顾慎身上下来,嘴上却是不饶人。

“顾少,这就是你家的黄脸婆啊。”

顾慎轻笑,把挣扎的女人按回腿上,“不用管她,继续。”

时雨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一把火瞬间从心底冒了上来。

她扔下手里的购物袋,拽起桌上的剪刀冲了过去。

“贱人!”揪住女人的头发,时雨把她从顾慎的腿上拉了下来。

剪刀利落的在女人头发上划过,一下一下的把女人原本漂亮的波浪大卷剪成了一缕缕……

女人尖叫着,却碍于时雨手上的剪刀不敢太过挣扎。

“时雨,你清醒点。”顾慎往前走一步,想把她手上的刀拿过来。

“顾慎,你竟然这样对我?”时雨已经丧失了理智,再剪下去,就要到女人的发根了。

“顾少,她疯了!这个女人要杀了我!快点报警!”看到时雨的眼神,女人捧着头发整个人抖了起来。

“杀了你?简直脏了我的手!”时雨轻笑一声,胸前因为激动而起伏:“顾慎没跟你说过我是医生?就算我现在捅了你十下八下的,看起来也只是轻伤。”

“你,你!”女人气的不轻,更多的却是害怕,她没想到时雨这个女人这么厉害,捉奸现场竟然还能如此处变不惊。

“你什么你,当小三也拜托你有点本事,还不赶紧给我滚!”时雨晃了晃手上的刀。

“神经病!疯子。”女人被吓得拿着自己的衣服连滚带爬的往出跑。

女人走了之后,房间内一时无声,顾慎和时雨两眼相对,都想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点什么。

“玩够了吗?”顾慎抬起时雨的下巴,凑到她耳边说。

时雨浑身僵硬,努力遏制住自己想推开他的手,“真恶心,你这双手,碰过不少女人吧,也不怕得病。”

“恶心?论恶心,谁比得过你呢。”顾慎说着,放在时雨下巴上的手不自觉的用力,“那天要不是你闹着非要出去,小叔怎么会出事?时雨,晚上你睡觉的时候,不会梦到小叔满脸血来找你吗?车祸的时候,他为了保护你,可是面目全非了呢。你不就是不想嫁给他吗?何必害死他!”

“是,我是不想嫁给他,可是我不会因为这个要害死他,你为什么……”脖子上的力道把她的解释生生地卡在喉管中。

“闭嘴!小叔死了之后,要不是你,死皮赖脸非要嫁给我,我跟唯唯早就结婚了!你明知她受不得刺激,她住院你是不是很开心,嗯?”

“那你去娶她啊,你为什么要跟我结婚!”时雨喊道。

“呵,如果不是你和你爸妈暗中把新娘掉包,你以为我会娶你?”顾慎低声说道。

他的声音明明就在耳边,还是那么温柔的声线,可是里面包含的恨意让时雨生生的愣住了。

人生总是有这样或那样的意外,有些是天灾,有些是人祸。

“你可以选择不娶我!”

“这才是开始,宝贝儿。我娶你,是为了亲眼看着你在我面前,把小叔和唯唯受的罪,一点不落的还回来!”顾慎的嘴巴离她的耳朵很近,近到时雨几乎要以为他在亲吻那里。

一阵酥麻顺着耳朵传到脖子,到四肢,到心脏,让时雨几乎站不住。

这个男人,是她年少无望时的英雄,十年之后的现在,哪怕知道他的吻淬了毒,还是忍不住想要靠近。

“时雨,你完了”她在心里默默说到,如果这辈子她都没有办法忘掉这个男人,那就把命都赔给他吧,她认了。

“怎么,这就站不住了,靠近男人就腿软?果然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妇。”恶毒的话在耳边响起,“那就成全你,好不好?”

话音刚落,男人就伸手脱下了她的底裤,把她抵在墙上抬起她的腿。

疼……

像是感觉到了这层阻碍,男人粗暴的动作顿了一下,“装的挺像啊,这层膜是修的吧,挺像那么回事儿。”说完重重的一下。

“啊!”时雨不自觉的出了声。

顾慎几乎要溺毙在这种感觉中,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吻住眼前的唇,他用手捂住她的嘴巴“闭嘴!不要让我听到你的声音!恶心!”狠狠的顶上去,动作越发的暴虐。

在她陷入黑暗之前,眼前只晃动着顾慎发红的眼睛,那么近,又那么远,那双眼睛里的恨意,让她迷茫又绝望。

2018-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