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震惊地看着她肚子上那条疤,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

那个口口声声说要给自己生孩子,要给自己一个家的人,如今却已经给另一个人,生儿育女。

孟亦柔伸手想挡,但是沈默紧紧地抓着她的手,让那条疤暴露在空气里。

“你看够了没有?”她再也受不了这种氛围,出声打断他,“沈默,我是生了孩子……”

她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废了好大劲,才让泪水没有就这么掉下来。

“谁的?”话一出口,沈默自己都觉得好笑。

他在期待什么?这道疤痕,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了,孟亦柔也是三年前放了一把火烧了沈家,然后才逃走的。

就算他还抱着一丝侥幸,但是他的孩子,早在三年前,被孟亦柔残忍地害死了。

虽然那也是她的孩子。

果然,孟亦柔深吸了一口气,眼睛有些红,直直地看着沈默,冷笑了一声,“沈总你想什么呢?当然是我现在的老公的。”

“……你又嫁人了?”闻言,沈默抬眼看她,满是深沉的眼眸里,看不出什么情绪。

“你老公知道你出来卖吗?”见孟亦柔不置可否的样子,沈默一下子就没了兴致。

他一边穿着裤子,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黑卡,伸手夹到孟亦柔的沟里,“明晚,帝国大厦最高层,洗干净再来。

说完,他看着孟亦柔那张明丽的小脸,冷笑了一声,“今天你身上味挺大的,我觉得恶心,记得把你那个无数男人进去过的地方,用消毒液洗洗。”

“好,沈总怎么吩咐,我就怎么做。”强忍住眼里的泪水,孟亦柔颤抖着拿下沟里那张卡片,强撑着摆出一个妩媚的微笑。

沈默只是厌恶地看了她一眼,便径直出去了。

几乎是在他关上门的那一瞬间,孟亦柔瞬间跌在了地上。

她像是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一样,眼睛里没有一点神采,有的全是对生活的迷茫和疲惫。

口袋里那个用来对付客人的喷雾终究还是没有拿出来,她虽然在醉欢只是名义上的表演小姐,并不出台,但是这两者之间的定义早就模糊了。

很多女孩子,就是在客人的软磨硬泡,或者干脆地硬上弓之下,慢慢地真正成了陪酒女的一份子。

孟亦柔进这一行不久,要不是为了小哀的医药费,她也不会来做这份工作。

就算她保护得了自己一时,也保证不了,以后还可以全身而退。

还不如……

孟亦柔悲哀地发现,不管怎样,这些年来,她还是眷恋着沈默的体温……

拿起那张黑卡,紧紧地攥在手里,她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定,等小哀的手术做了,她就出国,再也不回来。

……

第二天晚上,孟亦柔如约到了帝国大厦。

“……沈总?”她用沈默事先准备好的房卡开了门,发现房间里是一片漆黑。

她刚走进去,一双手从黑暗中搂住她的腰,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吻。

孟亦柔从那熟悉的味道中,尝出了一点酒精味。

她喝了酒。

沈默也不管她是不是准备好,一脚踹上门,将她翻了个身,狠狠地从身后撞了进去。

昨天他隔着布料的暴行,还让孟亦柔有些疼痛,今天又是这种姿势,每一下都能捅到底,沈默本身就粗大,猛烈地抽插之间,她只觉得自己快要死在他身下了。

他在身后狠狠律动,孟亦柔不知怎么地,落下了两地泪水。

“哭什么?你不是最喜欢被男人上?”沈默讽刺了一声,加快了身下的频率。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餍足,径直抽了身,将孟亦柔留在原地。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孟亦柔撑起残破的身子,雪白的肌肤上全是刚才沈默的暴行留下来的证据。

还没等她站稳,门突然被人敲响。

一个甜腻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阿默?你在吗?我来了哦。”

这声音,孟亦柔就算是下了地狱,也会记得!

那个勾引自己爸爸,为了上位逼死妈妈的小三!

最后为了骗取巨额保险!还和自己的情人伪装了爆炸,把爸爸害死在家里!

林娇娇!

2018-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