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里的水声还没停,孟亦柔知道自己不该打开那扇门,但是心里的怒火让她失去了理智。

“啪——”

门打开了,门外的女人似乎也没有预料到会看到孟亦柔,神色一怔,但是马上恢复了正常。

“你好,林娇。”林娇娇伸出手,礼貌地朝孟亦柔笑了一下,“请问您是?”

孟亦柔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人,她绝对没有认错她的声音,但是眼前的人,明显跟林娇娇不是一个人!

虽然眉眼处还有几分相似,但是整个的五官却全然不同!

但是这个林娇身上的感觉,却是那么地熟悉……

“你好?”见孟亦柔一直不说话,林娇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我吓到你了吗?”

“娇娇?你来了。”沈默刚好从浴室里出来,身上只围了一根浴巾,见林娇来了,又去穿了身浴袍。

林娇笑着点头,她背了个画板,关上门便往房间走,在经过孟亦柔的时候,她突然脚一歪,径直倒在了地上。

也就是这一摔,孟亦柔看到了她脚上的那一块疤痕,这是她当初跟自己妈妈发生冲突时,用开水烫妈妈,却不小心烫到自己留下的疤痕!

孟亦柔确定了这就是林娇娇,她猩红着眼,伸手就拽起她的袖子,语气十分激动,“林娇娇!你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以为换一张脸就可以躲过去了吗?”

原来警方这么多年人脸识别都找不到她,原来是整了容换了脸!

“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闻言,林娇皱起眉头,厌恶地甩开孟亦柔的手。

旁光看到沈默的时候,她神情一变,自己倒在了地上,还哀嚎了两句,“好痛……”

“娇娇!”一声清冽的声音在孟亦柔耳边炸开,她抬头,就看到沈默一脸焦急地冲了过来。

他一把推开孟亦柔,小心翼翼地抱起林娇,眉眼间是化不开的温柔,“娇娇,你怎么了?那个贱人伤到你了吗?”

“我没事……”林娇乖巧地依偎在他怀里,一副淡然的样子,“我没事,你别怪她,她也是刚知道我和你的关系,有些气不过才……”

“林娇娇你这个骗子!”孟亦柔激动地喊了一声,她的后脑因为被沈默一推,在墙上撞了一个豁口,正汩汩地流着鲜血。

但是她无暇在意,愤怒地指着那个媚态百出的女人,“你敢不敢告诉沈默,你之前都做了些什么事情?”

“我做了什么?”闻言,林娇倏然红了眼,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这位小姐,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你——”孟亦柔还想上前说什么,手还没碰到林娇,就被沈默一手甩开了。

“孟亦柔!你最好摆清楚自己的身份,我的女朋友不是你说碰就能碰的!”沈默阴冷地看着她,仿佛下一秒就能让她粉身碎骨。

“好,那请问沈总,您这位女朋友,做小三逼死原配,为骗保害死别人爸爸,这些事您都知道吗?还是你根本都不在乎?”孟亦柔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喊出声,泪水不自禁地掉落。

她不想哭的,但是看到这辈子最爱的男人,在拼命维护自己最恨的女人,心中的苦楚,都快要了她的命了……

闻言,沈默嗤笑了一声,冷冷地看着孟亦柔,“娇娇是A大美院的学生,你只是一个酒吧的陪酒女,你说,我会相信谁?”

“什么?”闻言,孟亦柔瞪大了双眼,“她根本不会画画!怎么可能上得了A大美院!”

“她不会画画?”像是听到什么了不得的笑话一样,沈默的眼神倏然冰冷,“孟亦柔,你是在嫉妒娇娇考上了你当初没考上的学校么?”

他冷哼一声,温柔地放下林娇,然后将她的画板支好,转过身对孟亦柔说:“脱掉。”

“你什么意思?”孟亦柔紧了紧拳头,呼吸有些艰难,眼眶止不住红了一大圈。

“你是我买给娇娇的裸模。”

沈默嗤笑一声,眼神像刀片一样,一片一片,割在孟亦柔的皮肉上……

2018-20-07